华盛顿——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旧的核秩序——源自冷战不可想象的后果——就已经开始瓦解。现在,正在取代它的是一个即将到来的混乱时代,这是自原子时代以来从未有过的。
俄罗斯在过去三个月中常常发表提及其核力量的言论,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虚张声势,但也证明了这一潜在威胁已经以更加公开和危险的方式重新出现。这些言论足以促使拜登总统周二向莫斯科发出尖锐警告,这相当于默认世界已经进入核风险加剧的时期。
“目前,我们没有看到俄罗斯有意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的迹象,但是俄罗斯偶尔发表言论威胁使用核武器本身就是危险的,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拜登在《纽约时报》的一篇客座评论文章中写道。“让我明确一点:在这场冲突中以任何规模使用核武器对我们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来说都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并且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不过,官员们表示,这些后果几乎肯定是非核的——这与华盛顿和莫斯科在冷战期间开展的那种核升级威胁形成鲜明对比。
广告
这种转变远不仅限于俄罗斯。中国扩大了其核武库,限制朝鲜——更不用说令其放弃——核弹头储备的希望已经破灭,此外还出现了伊朗等所谓的核门槛国家,这些国家几乎已达到制造原子弹的水平。
在特朗普政府期间,美国和俄罗斯退出了限制核武的武器条约。唯一还在生效的是将双方部署战略武器数量限制在1550件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然后,随着乌克兰战争于2月开始,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关于用什么来替换该协议的谈判突然结束。
拜登政府加大向乌克兰输送常规武器,并且与俄罗斯关系紧张,一位高级政府官员承认,“现在几乎无法想象”在最后一项条约于2026年初到期之前谈判将如何恢复。
去年夏天,中国的沙漠中出现了数百个新的导弹发射井。北京长期以来一直表示只需要“最低限度的威慑”,而五角大楼宣布,北京正在采取行动,到2030年建立一个“至少”1000件核武器的武器库。
负责维持核武库发射准备的军事单位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上个月表示,他担心北京正在从莫斯科对乌克兰的威胁中学习经验,并将其应用于台湾,它同样将其看作一个分离的省份。
指挥官查尔斯·A·理查德上将告诉国会,中国人“正在密切关注乌克兰的战争,并可能在未来的冲突中利用核武力为自己谋取利益”。他说,北京的目标是“到2027年,甚至更早,实现统一台湾的军事能力”。
广告
其他政府官员则持怀疑态度,指出俄罗斯的武力威胁未能阻止西方武装乌克兰——中国可能得到的经验是核威胁可能适得其反。
另一些国家则在从中吸取各自的教训。特朗普总统吹嘘他将通过一对一外交解除朝鲜的武装,但朝鲜正在制造新武器。
拜登上个月访问了韩国。该国再次公开讨论是否要建立一支核力量来对抗朝鲜,这一讨论让人想起1970年代,当时华盛顿迫使韩国放弃秘密原子弹计划。
在韩国及其他地区,乌克兰在30年前放弃其核武库被一些人视为一个错误,使其容易受到入侵。
上个月,乌克兰维尔基夫卡的一所学校被毁。由于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升温,官员们认为,在仅存的核武器条约到期之前,不太可能重启陷入僵局的谈判。
上个月,乌克兰维尔基夫卡的一所学校被毁。由于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升温,官员们认为,在仅存的核武器条约到期之前,不太可能重启陷入僵局的谈判。 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自特朗普总统放弃2015年核协议以来,伊朗已经重建了大部分核基础设施。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表明,德黑兰现在可以在数周内生产出核武器的燃料,尽管弹头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
专家说,第二个核时代即将来临,充满了新的危险和不确定性,比冷战时期更难以预测,采用此类武器的更加赤裸裸的威胁将压倒既定的约束——并且需要新的战略来维持原子和平。
广告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小安德鲁·F·克雷皮涅维奇最近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指出,即将到来的时代将出现“核军备竞赛风险变得更大,以及各国在危机中诉诸核武器的意愿也在增强”。
末日威胁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讲话中插播了核宣传视频。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讲话中插播了核宣传视频。 Maxim Shemetov/Reuters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乌克兰战争开始时宣布,他将把自己的核能力置于某种高度警戒状态——这是在明确警告华盛顿不要插手。(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最近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普京转移了任何核武器,或放松了对核武器使用的控制。)
这是普京战略的最新表现,意在提醒世界,即使俄罗斯的经济规模与意大利相当,其影响力因中国的崛起而黯然失色,但它的核武库仍是最大的。
入侵乌克兰之前的几年里,普京经常在演讲中穿插一些核宣传视频,其中一段视频显示大量核弹头落在佛罗里达州。2018年3月,他宣布开发出一种长逾23米、配备核武器的鱼雷,旨在穿越海洋,用放射性物质覆盖比加利福尼亚还大的地区,他称其“令人惊叹”“真的很棒”——另一个同时发出的视频画面显示,鱼雷在一个巨大的火球中爆炸。
最近,俄罗斯一个受欢迎的周日新闻节目播放了一个动画,再次展示了巨大的鱼雷,声称该武器爆炸当量高达100百万吨——是摧毁广岛的美国原子弹的6000多倍——可以将英国变成“放射性沙漠”。
广告
即使对受挫的普京来说,这一切也有点拙劣。但在五角大楼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他的咆哮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俄罗斯武器库的另一部分:战术武器或“战场”武器,这些相对较小的武器不受任何条约保护,易于运输。俄罗斯拥有大约2000枚左右此类武器,是北约武库的20倍。
俄罗斯人设计这些武器是为了模糊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之间的区别,战略家们担心这会让它们更容易被考虑投入使用。
在战棋推演和实地演习中,俄罗斯军队模拟了从常规核武器到战术核武器的过渡,以此作为吓退对手的实验。在俄罗斯军事原则中,这被称为“用升级实现降级”。
准备应对措施
上个月,拜登总统和尹锡悦总统访问了位于韩国平泽的乌山空军基地。韩国正在公开讨论是否要建立自己的核力量来对抗朝鲜。
上个月,拜登总统和尹锡悦总统访问了位于韩国平泽的乌山空军基地。韩国正在公开讨论是否要建立自己的核力量来对抗朝鲜。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新时代风险的一个迹象是,美国政府举行了一系列紧急会议,以规划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或黑海附近进行核爆炸,拜登应该如何应对。官员们不会讨论这些战棋推演的机密结果。
但在上个月对国会的公开证词中,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说,官员们认为,普京只有在“认为他在乌克兰的战争中失败,而北约实际上正在干预或即将干预”的情况下才会动用其武库。
广告
情报官员说,他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很低,但比入侵前任何人预测的都要高。
“在局势升级的背景下,他在动用核武器之前会先做很多事情,”海恩斯说。
白宫、五角大楼和情报机构正在研究,如果俄罗斯声称自己正在进行核试验,或其军队使用一种相对较小的战场核武器以展示其能力,这些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正如拜登的观点文章暗示的那样,他的顾问们正在悄悄考虑几乎全部的非核回应——很可能是制裁与外交努力的组合,如果需要军事回应,则是常规打击——来应对任何此类核爆炸演示。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发出立即缓解局势的信号”,然后进行国际社会谴责。由于涉及机密话题,这名官员要求匿名。
“如果你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你就会失去道德高地,失去利用全球联盟的能力,”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于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核专家乔恩·沃尔夫斯塔尔说。
沃尔夫斯塔尔指出,2016年,奥巴马政府举办了一场战棋推演,参与者一致认为,对俄罗斯的打击做出非核回应是最佳选择。该模拟推演由当时担任奥巴马总统副国家安全顾问的海恩斯负责。
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的核战略专家斯科特·萨根称,非核反应的成形是“极其重要”的发展。
“回应不需要是以牙还牙的,”他说。
但是细节也很重要。俄罗斯在大洋上进行试验,没有人死亡,可能是一回事;在乌克兰的一个城市进行致人死亡的试验,可能会导致不同的反应。
亨利·基辛格最近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指出,“国际上几乎没有讨论过,如果这些武器真的被使用,会发生什么。”他还说:“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全新的时代。”
 一个新的中国谜题
3月在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成员。中国已着手扩大其核武库。
3月在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成员。中国已着手扩大其核武库。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几十年来,北京一直满足于拥有几百枚核武器,以确保自己不会受到攻击——而且如果有人对它使用核武器,它还可以保留“第二次打击”的能力。
去年,当卫星图像开始显示中国在戈壁沙漠边缘挖掘新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时,五角大楼和美国情报机构就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意图展开了辩论,特别是目前他在台湾问题上似乎正转向对抗。
最简单的理论是,如果中国要成为超级大国,它就需要一个超级大国规模的武器库。但另一种说法是,北京认识到,所有熟悉的核力量平衡理论都在受到冲击。
“中国正预示着一种范式转变,转向一种不那么稳定的东西,”克雷皮涅维奇写道,“一种三极核体系。”
政府官员表示,每次提到这个问题,中国方面都会明确表示,他们不会讨论签订军控协议的问题。因此,他们不清楚习近平的意图。例如当中国试图将一些国家拉入其轨道时,是否意味着将其置于核武保护伞之下?
所有这些都是五角大楼最近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机密研究报告的主题。但到目前为止,这些都没有公开讨论过。
“所有国家都急于获得核保护伞,如果得不到,他们就会考虑拥有自己的武器,”华盛顿追踪核武器扩散的私人组织科学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的所长戴维·奥尔布赖特表示。
他称中东是进一步实现原子武器野心的主要地区。就在伊朗朝着制造核弹的方向缓慢前进的同时,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也在公开谈论,无论德黑兰做什么,它们都有可能效仿。
“他们在谋划一些东西,”奥尔布赖特谈到沙特阿拉伯时说,“而且他们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