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拖船奮力拖拽沉重的巨型貨輪,挖泥船清理沙子和泥漿,負責處理此事的救援公司週四警告說,令這艘堵塞埃及蘇伊士運河交通的集裝箱船脫離擱淺可能需要幾天甚至幾週時間。
數十艘載著運往世界各地港口的石油和貨物的船隻被困在運河中,運輸中斷導致的經濟成本每時每刻都在增加。
自週二在沙塵暴的大風中擱淺後,「長賜號」(Ever Given)一直被卡在運河中無法移動。它的船頭楔入了運河的東岸,船尾則楔入西岸。
蘇伊士運河當局在週四的一份聲明中說,八艘大型拖船試圖將船拖出這個意外的泊位,但事實證明,要讓這艘長約400米(約等於帝國大廈的高度)、重約20萬噸的船脫淺是很困難的。
廣告
該船的機務管理公司伯恩哈德·舒爾特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在週四的一份聲明中說,週四早間8點左右,將這艘船脫淺的嘗試沒有成功,迫使救援人員不得不在當天晚些時候再次嘗試。該公司表示,一艘專業的吸泥船已經抵達,用挖掘的方式助這艘船脫困。
這艘船的擁有者日本正榮汽船株式會社(Shoei Kisen Kaisha)在週四的一份聲明中承認,局勢「極其艱難」,並為事件造成的干擾表達歉意。公司稱「我們將繼續竭盡全力」將船移走。
皇家博斯卡裡斯西敏(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是「長賜號」船東指定的幫助移動該船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彼得·貝爾多夫斯基(Peter Berdowski)週三告訴荷蘭時事節目《新聞時刻》(Nieuwsuur),該船的脫淺作業可能需要「幾天甚至幾週」。
這家公司參與了蘇伊士運河拓寬工程貝爾多夫斯基說,「長賜號」卡在V型水道兩側的淺水部分。他說船滿載了2萬個集裝箱,「是一條在灘涂擱淺的沉重鯨魚。」
當局首先嘗試使用拖船進行拖拽,該型號的拖船曾幫助相似大小的「中海印度洋」號(CSCL Indian Ocean),該船於2016年被困在德國漢堡港附近的易北河中。12艘拖船嘗試了三次,不得不對船擱淺部位的部分沙洲進行挖掘。
貝爾多夫斯基說,「長賜號」——由名為長榮海運(Evergreen)的公司運營——對於拖船來說過重,他還說,救援人員可能需要取出燃料,抽走壓載艙中的水並卸下一部分集裝箱,以減輕船的重量,令其更容易移動。他說,挖泥可能需要額外的設備。
週四,挖掘機幫助擱淺的貨輪脫淺,該船長約400米,重約20萬噸。
週四,挖掘機幫助擱淺的貨輪脫淺,該船長約400米,重約20萬噸。 Suez Canal Authority, via Shutterstock
一切都取決於這艘大型集裝箱船被卡住的深度。貝爾多夫斯基說:「船卡得越深,減輕重量就越困難,脫困所花費的時間就越多。」
該船的管理者在一份聲明中說,初步調查發現使該船擱淺的原因是強風,而不是因為機械或發動機故障。公司稱所有25名船員——據船東稱均為印度公民——都是安全的,沒有人員傷亡、污染或貨物損壞的報告。
廣告
全球船運和供應業已經受到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訂單激增以及最近日本和得克薩斯州工廠癱瘓的衝擊。該行業迫切想知道的是,運河堵塞的干擾是只會造成幾天小小的不便,還是更糟的後果。
該運河是埃及的重要收入來源,其地緣政治意義也來自於此,全球貿易的10%需要通過這裡。連接紅海與地中海的運河,為從亞洲到歐洲乃至其它地區的石油和貨物運輸船隻提供了一條約10天航程的捷徑。平均每天有50多艘船通過該運河。
週四,兩艘拖住長賜號的拖船。救援人員可能需要取出燃料,抽出壓載艙的水,並卸下一些集裝箱,以使船舶更容易脫淺。
週四,兩艘拖住長賜號的拖船。救援人員可能需要取出燃料,抽出壓載艙的水,並卸下一些集裝箱,以使船舶更容易脫淺。 Suez Canal Authority, via Associated Press
2015年,埃及在運河的一個河段上開闢了一條新航道,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宣布這個斥資80億美元的擴建工程是歷史性的國家成就。但是,「長賜號」橫檔擱淺的河段只有一條航道。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奧薩馬·拉比(Osama Rabie)中將在週四的一份聲明中說,在前一天,原本預計有13艘船將在「長賜號」脫淺後穿過運河。但是,當局在聲明中指出,脫淺行動花費的時間比預期的長,迫使船隻在等候區拋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