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克拉治——拜登政府與中國的首次面對面會晤在週五結束。這次會晤生動地展示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和技術大國在一系列問題上面臨著日益擴大的不信任和分歧,這些問題在未來幾年將塑造全球格局。
雙方在週四以相互公開譴責拉開了會晤的序幕,週五離開安克拉治的酒店時,雙方沒有發表任何錶明他們願意合作的共同聲明,即使雙方都表示從氣候變化到削減朝鮮的核武庫方面存在共同利益。
國務卿安東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認為,僅僅是了解到拜登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追求各自的優先事項上的差異,就很有價值。十年前,兩人有著謹慎的友好關係。
「我們當然知道,行前就很明確,我們在一系列領域存在根本的分歧,」布林肯在中國外交官未發表任何公開聲明或回答任何問題就離開會場後說。「毫不意外的是,我們明確和直接地提出這些問題,得到了防禦性的反應。」
廣告
中國最高外交官在阿拉斯加表現出的非比尋常的敵意,反映了一個最近變得好鬥且拒不讓步的中國,一個越來越不屈服於美國總統政府施加的外交壓力的國家。
華盛頓在多年來鼓勵中國融入世界經濟後對該國的看法已經發生變化,北京對美國及其長期以來享有的世界特權地位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他們認為,美國人不再擁有壓倒性的全球影響力,也不再擁有利用這種影響力來對抗中國的能力。
這使中國更加自信地公開和毫不掩飾地追求其目的,從香港和新疆的人權問題,到與印度、日本以及其他國家在南海的領土爭端,再到最具爭議的民主自治島嶼台灣的命運——中國稱其為自己領土的一部分。
儘管中國在國內外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但其領導人現在表現得好像歷史站在他們這邊。
「這種戰略溝通是坦誠、有建設性且有益的交流。」中國最高外交官楊潔篪說,其評論在中國國家電視台播出。「雙方在一些問題上仍存在重要分歧。中國將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國的發展壯大是不可阻擋的。」
儘管安克拉治的大部分討論都是閉門進行的,但開場影片充分證明了會晤開始時的緊張氣氛。楊潔篪進行了長達16分鐘的聲討,指責布林肯和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的妄自尊大和虛偽。
週四,布林肯和沙利文試圖淡化在電視攝像機前爆發的激烈爭吵。
週四,布林肯和沙利文試圖淡化在電視攝像機前爆發的激烈爭吵。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中國更為激進的外交態勢很可能加劇與美國的緊張關係,美國已宣布中國是它在國家安全方面的競爭對手。中國的強硬立場已經浮現在其邊境和周邊水域的活動中。去年,中國與印度軍隊發生衝突,並恐嚇日本、馬來西亞和越南等多個國家的船隻
布林肯說,美國代表團抵達阿拉斯加,準備討論被中國視為禁忌的問題——因為它們涉及中國的內部事務。其中包括美國反對中國侵犯西部新疆地區的少數民族——維吾爾族人權的行為,布林肯稱其為「種族滅絕」,以及中國利用新的國家安全法來鎮壓香港政治異議的行為。
廣告
布林肯和沙利文試圖淡化在週四晚上——即為期兩天的會晤開始時——在電視攝像機前爆發的激烈爭吵。
「我們帶著清醒的認識來,也帶著清醒的認識走,」沙利文說。「而且我們將回到華盛頓評估現狀。」
布林肯說,有關中國網路活動的討論也引發了激烈的反應:儘管美國尚未查明哪個國家應對微軟郵件(Microsoft Exchange)系統(數以萬計的政府實體和企業都在使用的系統)遭到的大規模駭客入侵負責,但微軟已表示這是由中國政府支持的行動。
布林肯說,在與伊朗、朝鮮和阿富汗的外交以及氣候變化方面,「我們的利益相交」。但是,雙方沒有發表決心在這些問題上共同合作的聲明,而類似這樣的高級別會議通常會以這樣的外交細節收場。
會後,拜登政府高級官員堅持認為,對話有助於了解北京的觀點,這可能有助於制定新的美國戰略,以便在廣泛領域與中國競爭。這些要求不具名的官員向記者簡要介紹了相關情況,說閉門會談有禮貌得多。
一位高級官員說,布林肯在週五的最後會晤中集中討論了人權問題和中國拘留外國人的問題,以及中國利用所謂的出境禁令來阻止他們離境。
廣告
雖然中美之間如此激烈的會談並非首次,但兩國之間的力量平衡已經發生了變化。
幾十年來,中國在與美國政府的接觸中,經濟和軍事上都處於弱勢地位。這迫使它有時不得不接受美國的要求,即便非常勉強——無論是釋放被拘留的人權活動人士,還是接受華盛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條件。
今天,中國在挑戰美國以及推動自己的國際合作願景方面,遠比過去有信心。這是自2012年以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一直宣揚的自信,他曾用過「東升西降」的說法。
中國在挑戰美國的能力上顯示出日益增強的自信,其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曾使用過「東升西降」的說法。
中國在挑戰美國的能力上顯示出日益增強的自信,其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曾使用過「東升西降」的說法。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在中國已基本得到控制的新冠病毒疫情和美國內部的政治分歧強化了北京的觀點。楊潔篪在週四的講話中特別提到了這兩點。
「美國存在的人權問題是根深蒂固的,」楊潔篪說,他提到了反對警察暴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我們兩國最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轉移矛頭,把國內的問題沒解決好,轉移到國際上去。」
中國戰略的轉變並不僅僅是口頭上的,或者像與布林肯同行的一位高級官員所說的那樣,是面向國內觀眾的「嘩眾取寵」。
廣告
對於布林肯在會談前和會談中提出的一系列問題——從香港到新疆,從人權到科技——中國領導人拒絕做出任何讓步。儘管受到國際社會的批評,甚至是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現在施加的懲罰措施,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
在最新一輪措施中,美國國務院上週宣布,對24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原因是他們在破壞香港選舉制度方面的所作所為。制裁的時機恰逢中方準備前往阿拉斯加的時候,這也加劇了雙方的敵意。
「這不是正常的待客之道,」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他在阿拉斯加的講話同楊潔篪一樣尖銳。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左)和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到達安克拉治的會談現場。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左)和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到達安克拉治的會談現場。 Pool photo by Frederic J. Brown
拜登政府的既定對華策略是建立國家聯盟,以對抗和遏制中國的行為。拜登的團隊認為,儘管川普總統正確地將中國視為不斷上升的威脅,但他反覆無常的政策和對盟友的不當做法削弱了對抗中國的努力。
新戰略成功與否還有待觀察,但近年來,中國表現得好像對外界的憤怒無動於衷,令這項任務更具有挑戰性。
例如,國際社會去年強烈譴責中國對香港實施新國安法限制異見人士,但這絲毫未能阻止它今年出台一項破壞香港選舉制度的新法律
廣告
中國還選擇在週五開始審判兩年多前被捕的兩名加拿大人,他們被控犯有間諜罪,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對美國尋求引渡電信巨頭華為一名高管的報復,該公司在涉及對伊朗的銷售中存在欺詐行為。
引人矚目的是,資深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講話中表示,無論是美國還是西方國家,都不能壟斷國際輿論。
這一觀點反映在中國成功利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際論壇(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反擊對新疆大規模拘禁和再教育項目等政策的譴責。新疆是中國西部以穆斯林為主的地區。
「我認為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不承認美國所說的普遍價值,不承認美國的言論就是國際輿論,」楊潔篪說。「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就是所謂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位於中國以穆斯林為主的西部地區的和田的一個高度警戒設施。
位於中國以穆斯林為主的西部地區的和田的一個高度警戒設施。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楊潔篪還反駁了布林肯關於最近聽到美國盟友對中國脅迫行為感到擔憂的說法。他指出布林肯剛剛訪問的兩個國家——日本和韓國——是中國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貿易夥伴,炫耀中國經濟實力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從中國受到嚴格審查的社群媒體網站上的反應來看,這場對抗在中國國內觀眾中反響良好。「現如今除了中國,誰還敢在美國的領土上這麼的把美國給懟到牆角,」在楊潔篪講話的影片下面,一名微博用戶表達了讚許
雖然美國官員說,在阿拉斯加隨後舉行的閉門會議上,雙方態度有所降溫,但雙方的官員或專家都不認為兩國關係會有顯著改善。「這次談判總體上只是雙方的一個交底,只是雙方的一個互相認識到雙方的差異、分歧有多大、多深,」北京獨立政治分析人士吳強說,「其實是不會促成任何的和解或者任何的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