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上,很少有事情能獲得大家的一致同意,可能除了一件事:今年一團糟,等不及要進入下一年了。
所以潘通(Pantone)的預測師將兩種顏色選為2021年度顏色,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些趨勢預測員會在全球搜尋好幾個月,關注服裝、汽車、廚房、咖啡(等等我們身邊的東西),將其轉化為某種據稱將是明年色彩主宰的顏色。
這一決定並不意味著這些預測師舉棋不定,而是一種隱喻。準備好迎接極致灰(Ultimate Gray)和亮麗黃(Illuminating)。用直白的話說就是:隧道盡頭的亮光。
在2019年的珊瑚橙(Living Coral)和2020年的經典藍(Classic Blue)之後,這可能不是大家所期待的(期待的可能是「黯淡黑」),但這可能正是大家所需要的。
廣告
「沒有一種顏色能傳達這一時刻的意義,」潘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 Color Institute)副所長勞裡·普萊斯曼(Laurie Pressman)在電話採訪中說。「我們都意識到是,這一點是無法獨立實現的。對於我們如何需要彼此,需要精神支持和希望,我們都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
潘通色彩研究所執行董事執行董事萊亞特麗斯·艾斯曼(Leatrice Eiseman)說,因此,選擇「兩個獨立顏色的」決定「就是這樣形成的」。
沒有人會假裝顏色理論很隱晦。另外,這一選擇確實代表了某種進步。
這是22年來第二次潘通在選擇年度顏色時選中兩種顏色。第一次是在2015年,當時被選中的是薔薇石英粉(Rose Quartz)和寧靜藍(Serenity),也就是說2016年度顏色是粉色和藍色。那一年,這兩種顏色意在融入彼此,體現出對性別流動性和社會進步的認可。但今年,這兩種顏色是要代表自己,作為互補,襯托彼此。
這也是灰色首次獲此殊榮,而黃色是第二次被選中。巧的是,兩種顏色都是今年初和月經紅(Period Red)一起被加入潘通色卡的。
艾斯曼和普萊斯曼都說,在開始選擇年度顏色時,一開始並沒有要最終選兩個顏色,但他們在初期就意識到關於2021年度顏色的選擇意義重大,可能需要一個新方式。
潘通2021年度顏色「極致灰」。
潘通2021年度顏色「極致灰」。 via Pantone
潘通第二款2021年度顏色「亮麗黃」。
潘通第二款2021年度顏色「亮麗黃」。 via Pantone
這不只是因為在歷史性災難的一年過後,選擇任何一個事物來代表來年都可能都會是徒勞。(誰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也因為與潘通的選擇息息相關的是消費,以及其作為一個營銷事件的本身就是個問題。此外,沒有人能像過去一樣四處奔波,偵查顏色世界裡的各種動態也是一個原因。比如,艾斯曼說她從2月開始就沒有搭乘過飛機了。
但在互聯網和在大約30個國家的潘通團隊的合作下,到了仲夏,年度顏色的選擇便有了一個比較肯定的方向了。
廣告
預測師開始認可我們都沉浸其中的灰調。確實,在色卡上的所有灰色裡,極致灰是一種明確的中性灰。它不是烏雲滾滾的深灰,並非人們習以為常、千篇一律的單調灰,也不是隱匿在陰影裡的黯淡灰,或是迪奧(Dior)的那種柔軟、奢華的鴿子灰,而是一種更為堅實、花崗岩一般的灰色。是一種智慧之灰(灰色鬍鬚!)和智力之灰(腦灰質!),還有建築之灰。
「這是一種可靠之灰,」艾斯曼說。
然而,對某人來說的可靠之灰,對另一個人來說可能是抑鬱之灰,這時候就需要亮麗黃了。它不像是2009年度顏色含羞草黃(Mimosa)那樣是蛋黃色,也不是酸性黃或是熒光黃,也不是來世或科幻冒險裡的那種「走向那束光」的黃色,而是一種陽光、笑臉黃。
艾斯曼說,這兩個顏色「組合在一起讓我們前行」。從耐吉(Nike)到瑪莎百貨(Marks and Spencer)的艷星馬提尼酒罐子,它在各個地方都已經出現。
在我們即將結束一個充滿政黨對峙而非妥協的政府之時,人們很容易會認為該信息「齊心協力」的方面包括了某種准政治潛台詞。但普萊斯曼說他們的意圖並非如此。
「它關乎於讓我們的注意力回歸真正重要的事物,」她說。
廣告
當然,這一選擇也關乎於銷售。準備好迎接肯定會接著來的「打造年度顏色造型吧!」的郵件吧。
但新冠疫苗的新聞為潘通的選擇提供了支持。即便是在我們目前千篇一律灰色的生活裡,未來確實看起來要光明得多,甚至是亮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