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國務卿安東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和拜登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將在下週與兩名中國政府高級官員會晤,這是拜登政府與外國主要競爭對手的首次面對面外交接觸。
國務院發言人在週三的聲明中表示,布林肯和沙利文將於下週四在安克拉治會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及最高外交官楊潔篪。
會議將在下週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勞埃德·J·奧斯丁三世(Lloyd J. Austin III)訪問日本和韓國之後進行,這兩個美國核心盟友與中國關係緊張,預計布林肯在跟北京會晤之前將與兩國進行磋商。
白宮新聞秘書珍·薩基(Jen Psaki)表示:「本屆政府與中國官員的第一次會晤在美國的土地上舉行,而且是在我們與亞洲和歐洲的合作夥伴及盟友會晤並進行了密切磋商之後,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廣告
在安克拉治舉行的會議將繼續世界上兩個大國之間的謹慎評估。拜登政府承諾,將在很大程度上繼續川普政府對北京採取的堅定立場,自就任以來,這樣的估量就一直在進行。上週,布林肯的演講以及新的白宮國家安全戰略文件將中國確定為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
布林肯在演講中說,管理與中國的關係將是「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並稱中國為一個能夠「嚴重挑戰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的國家。
根據白宮的通話摘要,拜登上個月在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通話中警告,他打算挑戰中國的「強制性和不公平的經濟做法」、在人權方面的記錄以及對香港的鎮壓。但是拜登還說,他希望與習近平在新冠病毒、核擴散和氣候變化等問題上進行合作。
美國官員沒有描述安克拉治會議的具體議程。布林肯在Twitter上說,他期待著與中國官員「就一系列問題進行接觸,包括那些我們存在嚴重分歧的問題」。
在亞洲之行的回程中,布林肯將在阿拉斯加停留,這是他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首次離開華盛頓外訪。到目前為止,布林肯一直僅通過電話和影片進行外交,這讓他感到沮喪。布林肯已經接種了疫苗,但官員們列舉了陪同他的其他人面臨的風險,這是他迄今為止出行受限的原因。
他將於週一從華盛頓出發,計劃在東京和首爾停留,然後再前往安克拉治。國防部表示,奧斯丁將乘坐另一架飛機離開首爾與印度官員會晤。
廣告
布林肯週三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作證時表示,這次會議將是一次機會——「以坦率的方式闡述我們對北京的行為舉止的許多擔憂」,其中包括中國的貿易做法對美國工人的影響。
但他說,他和沙利文還將與北京「探討是否還有其他合作途徑」。
布林肯補充說,這次會議不是戰略對話的開始,後續會議將取決於華盛頓關注事項上的「切實進展和實際成果」。
在阿拉斯加舉行的這次會議是自去年6月時任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在夏威夷與楊潔篪舉行了緊張而基本上沒有成果的會議以來,美中外交官之間首次進行的面對面外交接觸。
週五,拜登將與澳洲、日本和印度的領導人進行「四方安全對話」虛擬會面,這一機制的隱含目的是遏制中國在亞洲的經濟和軍事影響。
白宮上週發布的戰略文件由沙利文牽頭,它概述了重建美國經濟、民主制度和外國同盟的計劃,以建立對抗俄羅斯和中國等競爭對手的「實力地位」。
廣告
這份白宮計劃表示:「通過恢復美國的信譽並重申具有前瞻性的全球領導地位,我們將確保由美國——而不是中國——制定國際議程。」
但是到目前為止,拜登一直步履謹慎,尚未對華採取任何重大政策行動。沙利文上週表示,甚至連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總統對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也正在審查中。五角大廈正在對中國的政策和在亞洲的部隊態勢進行為期數月的評估。
中國官員公開表示,他們不尋求與美國對抗或全球主導地位,分析人士表示,美中關係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點,中國官員認為這應歸咎於川普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