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越南胡志明市——岚山竹林是日本京都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现在安静到可以听到竹叶在风中的窸窣声。
载着乘客前往一座著名佛像的香港昂坪360缆车空无一人,静静悬挂在那里。
越南中部会安古城的灯笼桥上,成群结队跟随国旗的旅游团消失了。
广告
在柬埔寨吴哥窟遗址所在地暹粒,通常生意繁忙的萨拉小屋(Sala Lodges)已经三周没有新的客房预订了。
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orld Travel & Tourism Council)的数据,全球旅游业在2018年为世界经济贡献了8.8万亿美元。一些经济学家说,这场疫情可能是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负累,仅航空公司今年将损失约290亿美元的收入
中国是全球主要的国际游客和旅游支出来源,也是此次疫情暴发的中心。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亚洲国家首当其冲,但其影响正在蔓延。周日,威尼斯缩短了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在伦巴第地区新病例激增后,意大利政府关闭了前往该地区10个城镇的进出通道。
近年来,东南亚国家大举投资度假村和赌场,以吸引不断增长的中国游客。现在,航空公司、酒店和旅游运营商都面临着大量取消预订和未来预订量下降的问题,这些预订主要来自中国大陆,但也有受到该地区病毒蔓延惊吓的西方游客。
经济损失越来越大:根据伦敦研究和咨询公司GlobalData旅行和旅游主管阿尼米什·库玛(Animesh Kumar)的分析,越南、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严重依赖中国游客的国家,在旅游相关方面的损失预计都至少达到30亿美元。
2018年,中国出境游达到创纪录的1.5亿人次,国际旅游支出超过2770亿美元。但是,在去年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同美国的贸易战之后,它的势头开始减弱。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导致政府禁止游客出国旅游,以及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等数十家国际航空公司暂停了飞往中国大陆的航班,该国出境游实际上已经停止。
广告
随着病毒继续传播,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上周六发布了针对日本和韩国的二级警报,建议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考虑推迟不必要的旅行”。周三,该中心对香港发布了一级警报,建议旅客采取预防措施,如洗手和避免接触病人。
周三上午,来自瑞典舍夫德的詹妮·霍卡宁(Jenni Honkanen)和托拜厄斯·索尔弗约德(Tobias Solvefjord)乘坐空了一半的飞机从香港飞往胡志明市,两人都是39岁,他们不知道当地景点是否会关闭或限制旅行,不过也没有过度担心。
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城的中国城空空荡荡。
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城的中国城空空荡荡。 Matthew Tostevin/Reuters
他们知道越南只有少量病例(16例,而中国有超过7.7万例),还开玩笑说,与其在舍夫德度过寒冷的冬天,在热带地区隔离也不错。
“我们会没事的,”霍卡宁说。“越南应该还好,希望如此。”
在越南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会安,上周末的情景就好像这个昔日的港口城市回到了旅行团和旅游巴士堵塞街道之前的日子,64岁的帕特里夏·克莱格(Patricia Clegg)说道。她是法国人,父母来自越南。
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多的度假村布满了该镇和往北约20英里的岘港之间的海岸,中国和韩国一直是这里最大的游客来源。
河内的胡志明主席纪念堂对游客开放,但鲜有游客。
河内的胡志明主席纪念堂对游客开放,但鲜有游客。 Manan Vatsyaya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所有亚洲游客几乎都消失了,”克莱格说。她在该镇最早的专为游客量体裁衣的裁缝店Yaly做顾问。“现在主要是西方游客。”
在会安古镇的手工艺品店“Reaching Out”,现年56岁的老板平黎阮(Le Nguyen Binh,音)说,自从冠状病毒上了新闻,生意下降了65%,店内茶馆的生意下降了45%。三分之一的员工在放假,领取失业救济,等待销售回升。平黎阮说,余下的40名员工在到店时要量体温并戴上口罩,店里也为顾客提供口罩和消毒洗手液。
广告
日本的旅游业正处在空前的繁荣中,通常2月的京都街道和公园到处是观赏古都樱花的游客——其中大部分是组团出游的中国人。2018年,在日本创纪录的3200万游客中,中国游客占了四分之一。而现在,著名的知恩院和二尊院几乎没有游客。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Katsunobu Kato)敦促公众“避免非紧急、不必要的聚会”。
在香港,旅游发展局总干事程鼎一表示,旅游业遭受的打击将比17年前席卷香港和中国大陆的SARS暴发期间更大。他说,在2月的前两个星期,每天只有三千名游客到访香港。在1月,该市平均每日游客数量已因数月的政治抗议和经济萎缩而下降,为6.5万。
病毒影响了游客出行,日本京都祇园花见小路冷冷清清。
病毒影响了游客出行,日本京都祇园花见小路冷冷清清。 Getty images
“下降幅度非常大,”程鼎一说。“这次不只是香港,而是亚洲的全部或大部分地区。”
已有89例冠状病毒病例的新加坡宣布了数十亿美元的财政援助,以帮助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家庭和行业,如航空业和旅游业。
在樟宜机场,以自然为主题的建筑群星耀樟宜(Jewel)反映出了这种不安。在室内瀑布“雨漩涡”周围通常挤满了争先恐后拍照的人,现在却有足够的空间独自拍照。苹果商店里,穿着深蓝T恤的员工比顾客多出一倍。
在柬埔寨,往常的旅游热点城市暹粒的机场空旷得惊人,登机和安检排队的人很少。
广告
法国出生、现年56岁的阿尼·吕荣(Arne Lugeon)是萨拉小屋的所有者兼总经理,他说,虽然2月是旅游旺季,但是截止2月中旬,11座传统木屋在三周内没有收到任何新预订。他说:“我只能希望这种病毒能够被遏制,疫情赶快结束。”
46岁的法比亚·马蒂亚尔(Fabien Martial)是拥有35个房间的维罗斯酒店(Viroth’s Hotel)的共同所有人,他说:“春节期间,我们70%的客人来自中国,但今年他们全部取消了。这家酒店有几天几乎是全空的。”
“我一直在这里经营酒店,经历了SARS、禽流感和政治动荡,”马蒂亚尔说。“我学会了耐心和坚持。商业和旅游业会回来的。”
新加坡樟宜机场仍然开放,但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新加坡樟宜机场仍然开放,但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Edgar Su/Reuters
泰国是目前为止中国游客最多的东南亚国家,2018年接待的中国游客超过1000万人。现年65岁的西里婉·塞恩苏万(Siriwan Saensuwan)表示,曼谷的白金购物中心(Platinum Mall)通常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很热闹,她在那里销售服装已有十年。但是在过去的几周中,她说:“那里一直很安静,就像一座墓地。”
“你自己看看吧,”她说,“没有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