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觀點與評論

觀點

西方想讓俄羅斯付出慘痛代價,這很危險

4月,在烏克蘭扎沃里奇村,烏克蘭士兵站在一輛廢棄的俄軍坦克旁。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月,在烏克蘭扎沃里奇村,烏克蘭士兵站在一輛廢棄的俄軍坦克旁。

西方起初為抵抗入侵而支持烏克蘭,現在則要削弱俄羅斯本身。這種轉變增加了發生更大衝突的危險,任何戰略收益都無法抵消可能的風險。 閱讀更多

  • 觀點

    烏克蘭戰地記者手記:炮火之下,一切都已改變

    我一直在前線報導這場戰爭,在我所到之處,無一例外看到了流離失所、受傷和死亡。在冰冷的軍事術語外,烏克蘭和它的人民都已被改變。

  • 專欄作者

    我們還能對美國保持樂觀嗎?

    我們沉迷於美國的弱點,甚至忘記自己的優勢。這是我們悲觀主義的根源,但也是我們最深的力量:我們不僅承認它們,而且正開始修復它們。

  • 觀點

    「如果經濟學家這麼聰明,為什麼他們不富有?」

    實際上,很多富翁都擁有經濟學學位,但經濟學並不是作為投資者賺錢的理想方式。這是一門關於手段和目的的科學,賺錢不是它的用途。

  • 觀點

    普丁的五大陰謀論

    普丁狂熱支持的陰謀論共同講述了一個故事,即一個政權如何瓦解為充斥著虛假信息、妄想和謊言的泥潭,烏克蘭和世界為此付出了可怕代價。

  • 觀點

    被馬斯克收購的Twitter只會變得更糟

    馬斯克不是負責的管理人,他收購Twitter不是為了言論自由,而是要控制一個傳聲筒。如果他放鬆對內容的節制,該平台的毒性會更大。

  • 專欄作者

    我們為什麼欽佩澤連斯基

    欽佩澤連斯基有很多理由。他讓我們看到希望,那就是陷入困境的民主國家也有可能選出能夠激勵人、使人更高尚,甚至拯救我們的領導人。

  • 專欄作者

    俄羅斯和中國都暴露了威權政權的弱點

    入侵烏克蘭和新冠疫情讓莫斯科和北京向世界暴露了自身系統的弱點。威權領導人稱自己永遠正確,很難改變方向,這是它們陷入掙扎的原因。

  • 專欄作者

    給普丁的建議:講和吧,你這個笨蛋

    美國大戰略領域的頂尖導師之一阿基拉分析道,烏克蘭正在應用新時代戰爭的三條原則,這意味著戰爭升級的風險更大。普丁還有什麼選擇?

  • 專欄作者

    全球化已經結束,一場全球文化戰爭正在打響

    世界不再融合;世界正在分化。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觀也開始衰落。全球化已經被看起來很像全球文化戰爭的東西所取代,我們該如何贏得它?

  • 在俄軍的炮彈和圍困下,來自馬利烏波爾的聲音

    馬利烏波爾自3月初以來一直遭遇俄軍的轟炸和炮擊,引發了一場人道主義災難。數名仍然被困在馬利烏波爾的居民向記者描述自己的經歷。

  • 專欄作者

    貿易促進和平?一場大幻覺

    普丁認為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可以令其無視他的軍事野心。他並非完全錯誤。經濟全球化已被一些威權統治者視為不良行為的許可證。

  • 專欄作者

    如何應對一個由戰爭罪犯統治的超級大國

    烏克蘭和北約需要一個有效的反制策略,在俄羅斯內部掀起推翻普丁權力的力量,產生一個更好的領導人。美國也應該更好地捍衛民主遺產。

  • 專欄作者

    俄羅斯和中國會毀掉全球經濟嗎?

    我們很可能將經歷第二次去全球化。普丁入侵烏克蘭以及中國的新冠疫情政策正在對世界經濟造成嚴重損害。我們必須讓全球化變得更安全。

  • 專欄作者

    我們正走向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時代

    冷戰結束三十年後,普丁提醒我們,曾讓我們恐懼的核武器仍然存在。我無法擺脫這樣的感覺:我們正在滑向一個對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時代。

  • 觀點

    在封鎖中的上海,我們活得越來越像一座孤島

    中國的封鎖策略導致人們越來越孤立,在新冠疲勞出現、疫情對人際關係造成持久損害之前,我希望能找到辦法,得體地放寬我們的邊界。

  • 專欄作者

    如果西方又一次正中普丁下懷怎麼辦?

    人們普遍認為,普丁災難性地誤判了局勢。但如果普遍看法是錯誤的呢?把你的對手當作狡猾的狐狸,而不是瘋狂的傻瓜,是更明智的做法。

  • 專欄作者

    普丁認為西方正在墮落,他錯了

    普丁認為,西方民主國家過於墮落,無力抵抗他。但他所指的並不是我們真正的脆弱之處。如果我們放棄了民主價值觀,那才是真正的墮落。

  • 新冠未來會變得像流感嗎?

    新冠病毒可能繼續演化,但傳染性不會無限增長。它的未來也許像季節性流感,每年都有新變異株。新冠疫苗則需像流感疫苗一樣定期更新。

  • 觀點

    對普丁來說,權力遠比金錢重要

    西方以為制裁寡頭能影響普丁,讓他停止戰爭,這誤判了俄羅斯的運作方式。在一個權力就是一切的國家,制裁和失去財富本身不會帶來改變。

點擊下載iOS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iOS APP 點擊下載Android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Android APP 點擊下載Android APK 掃描二維碼下載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