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戈尔巴乔夫去世的文章大多都在谈论他的改革计划在政治上的失败。毫不夸张地说,作为苏联的主要继承国,俄罗斯联邦仍没有成为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乌克兰或许最终能看到那一天,但那样的成功可能也是它现在抵抗俄罗斯入侵、为自身存亡而战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所读到的内容很少强调后戈尔巴乔夫时代俄罗斯的经济失败。然而这些失败不容忽视,绝对推动了普京主义的大行其道。因此,让我们来谈谈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有多糟。
先说一些背景:如今人人都将实施中央计划经济的前苏联视为彻头彻尾的失败。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实际上,上世纪50年代——甚至一直到60年代——全球有许多人都将苏联的经济发展当作一种成功经验,让一个落后的国家摇身一变成为世界大国。(数以百万计民众在此过程中丧生,但谁在乎呢?)在1970年之前,除了日本,苏联似乎是在向西方财富水平靠拢方面最成功的国家。
这也不是统计上的海市蜃楼。不说别的,苏联在“二战”中的表现证明其在斯大林治下的工业增长绝对是真实的。
广告
然而在1970年之后,苏联的增长故事土崩瓦解,技术的进步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了停滞。
经济停滞也许不能完全解释戈尔巴乔夫的崛起。但中央计划经济愈发明显的失败无疑为改革奠定了基础。苏联分崩离析;俄罗斯从社会主义转向了市场经济。
结果是灾难性的。
我不知道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经济的糟糕表现是否已成为常识。但数据反映的问题相当严重。真实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超过40%:
叶利钦时代的经济萧条。
叶利钦时代的经济萧条。 Our World in Data
这比美国在“大萧条”最严重时期的衰退还要严重得多:
比美国“大萧条”更为严重。
比美国“大萧条”更为严重。 FRED
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还经历了极端通货膨胀,年通胀率的峰值一度超过2000点。是的,我并没有不小心多加几个零:
这才是实打实的通胀。
这才是实打实的通胀。 statbureau.org
我看过一些说法,认为俄罗斯和其他前计划经济国家的经济下滑并不像数据显示的那样严重,因为在共产主义时代,大量经济产出可能都是无用功,因此统计数据可能夸大了实际产出的水平。但还有其他很多证据可以证明生活水平的下降。其中之一是预期寿命大幅下滑:
糟糕经济害死人。
糟糕经济害死人。 Our World in Data
我们也不能说这些短期损失就是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过渡的必然结果。正如2001年的一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所指出的那样,俄罗斯自由化后的表现远不如其他“转型”经济体:
俄罗斯的表现最糟。
俄罗斯的表现最糟。 Gérard Roland, “Ten Years After … Transition and Economics”
那是出了什么问题呢?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人们对此展开了激烈辩论,据我所知从未达成共识;那之后,所有人就把关注转移到其他议题上了。但也有一些看似合理的说法并不相互排斥。它们包括以下内容:
 • 起初,俄罗斯只是部分转向市场经济,其部分私有化也不是系统性的。结果导致了政府和私人企业的拙劣混合,对双方而言都是最糟的结果。
广告
 • 至于私有化的实现,俄罗斯是在缺乏证券监管、限制掠夺性行为、以及基础法治等市场经济运行所需制度的情况下完成的。
 • 无序私有化造成了垄断的泛滥,垄断集团试图从其他所有人那里榨取尽可能多的利润,变成了现代版强盗贵族——他们是老式贵族,而非镀金时代那些实业家——阻碍了商业的整体发展。
 • 混乱的自由化也造就了一个寡头阶级,即拥有大量不劳而获财富的男性。无政府主义者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宣称,“财产就是盗窃!”;是的,在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大多情况确实如此。寡头的权力当然扭曲了经济政策。
这些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后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经济灾难?我不知道答案,也怀疑可能根本没人能说清楚。但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显然成为了如何拒绝过渡到市场经济的教学实例。
上世纪90年代的问题在1998年的金融危机中全面爆发。此后,俄罗斯经济终于稳定下来并恢复了增长;不幸的是,这是在一个叫普京的人的领导下实现的。民主衰落是否是经济复苏的必要条件是值得怀疑的,但俄罗斯的情况就是如此。
这个故事可能还没有结束。(这种故事真的能结束吗?)我当然希望乌克兰能击退这场入侵;如果是这样,前苏联的一大片地区或许终于能迎来可持续的民主。可以想象一个民主的乌克兰会与欧洲经济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展示出将民主与繁荣结合起来的一种方式。
广告
但那都是留给未来的问题了。令人悲哀的历史真相就是,俄罗斯的经济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掺入戈尔巴乔夫政治遗产的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