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斯里兰卡人,我发现看国际新闻报道我们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崩溃,感觉就像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每个人都在猜测你是怎么死的。
西方媒体指责中国引诱我们进入债务陷阱。塔克·卡尔森说,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项目害死了我们。所有人都指责拉贾帕克萨兄弟,这个腐败的政治王朝统治着我们,直到愤怒的斯里兰卡人上个月举行大规模抗议把他们赶下台
但在我看来,最终的责任在于西方主导的新自由主义体系,它使发展中国家处于一种债务驱动的殖民形式。该体系正处于危机之中,其摇摇欲坠的基座被乌克兰战争的多米诺骨牌所暴露,导致粮食和燃料短缺、疫情肆虐,以及迫在眉睫的破产和饥饿在世界各地蔓延
斯里兰卡就是一个例子。我们曾经是经济上的希望,人口受过良好教育,收入中位数在南亚名列前茅。但这只是一种幻觉。经历了450年的殖民主义、40年的新自由主义以及四年来我国政客的彻底失败之后,斯里兰卡及其人民已经沦为赤贫。
广告
前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加剧了我们的债务问题,但在多届政府下,我们的经济结构一直不健全。进口太多,出口太少,用债务来弥补差额。这种不可持续的经济总是要崩溃的。
但我们只是危险的预兆。整个世界都与这个失败的体系紧密相连,痛苦将是广泛的。
以下是过去几个月的感受。
我有一辆车,现在它变成了一个巨型镇纸。斯里兰卡真的没有汽油了,所以孩子们问他们能不能在车里玩。这就是它的全部用处。为了获得燃料,需要令人崩溃地排几天队。我放弃了。我出行靠公共汽车或自行车。大部分经济都停止了运转。现在燃料已经定量供应,但却是不合理的。富人可以为高油耗的SUV得到足够的燃料,需要工作的出租车就总缺油,开拖拉机的更是一滴油都别想弄到。
自今年3月以来,卢比贬值了近一半,许多商品缺货。你要学会在有麻烦的第一个迹象出现时就做出反应:几个月前停电时,我和妻子买了一台昂贵的可充电风扇;几天后,它就断货了。当燃料供应变得很紧张时,我们立即买了自行车,第二天它就涨价了。大米、蔬菜、鱼和鸡肉等主要食品价格飙升。
许多斯里兰卡人每天只吃一顿饭;有些人在挨饿。每个星期都有新的一批人来到我家门前,他们为了生存而沦到乞讨的地步。
广告
我在网上写作,赚的是美元,所以当卢比不断贬值时,我实际上得到了加薪。我们能买得起太阳能和备用电池,保持电力供应。但还有许多人受到停电的影响。由于工厂和其他工作场所关闭,人们无法工作,孩子们在高温下无法入睡。第一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于3月开始,经过了这样一整晚之后,整个国家似乎都处于睡眠不足和愤怒之中。
上个月,抗议者闯进总统官邸和总理办公室,这是唯一一件让人感觉不错的事情。和成千上万的普通斯里兰卡人一起,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些殖民时代的堡垒内部。这件事是自发的、安全的、值得尊重的。情侣们在那里约会;父母带着孩子。我看到人们在总统的房子里唱歌,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孩子跳舞,人们在游泳池里游泳。我在一个大厅里走来走去,这里挂着一排排的牌匾,上面写着英国殖民者的名字,接下来自然是我们历任总统的名字。
在总理办公室,有人弹钢琴,一个披着斯里兰卡国旗的赤膊男子睡在沙发上。四个人安放了一个罗姆棋盘玩了起来。一个孩子在外面的草坪上开心地翻着筋斗,一个社区厨房为饥肠辘辘的人们提供米饭。这是一个美丽的景象,从前,在这个地方,精英们在武装警卫的包围下品味着精美小吃。如今,这里感觉充满希望。
但是,人们短暂感受到的真正民主并没有持续多久。议会只是用拉贾帕克萨的亲信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取代了他。维克勒马辛哈曾担任过几次总理,但在2020年失去了议会席位。他让军队对付示威者逮捕抗议者和工会成员。这一切都是“符合宪法”的,侵蚀了人们对整个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心。
与其他许多为偿还债务而苦苦挣扎的国家一样,斯里兰卡仍是一个殖民地,其行政管理外包给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我们仍然出口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进口昂贵的制成品——这是基本的殖民模式。国家仍然被本土精英们分割和征服,而真正的经济控制权却掌握在国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向斯里兰卡提供了16次贷款,每次都有严格的条件。它只会不断重组我们,让债权人进一步剥削我们。
尽管西方指责中国掠夺性贷款,斯里兰卡外债中只有10%到20%是欠中国的,大部分是欠美国和欧洲金融机构或日本等西方盟友的债务。我们主要死于西方国家的债务陷阱。
广告
其他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危险。约60%的低收入国家和30%的中等收入国家陷入债务困境或债务风险较高。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突尼斯、加纳、南非、巴西阿根廷苏丹——陷入困境的国家正在迅速增加。据估计,世界上60%的劳动力的实际收入低于疫情前,富裕国家提供的帮助很少,甚至没有
但大型经济体也在承受痛苦。欧洲面临着能源的不确定性,美国人正在努力填满自己的油箱,美国可能已经陷入衰退,其资产泡沫有破裂的危险,英国家庭面临食品担忧
情况还会变得更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刚警告,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正在增加。随着经济崩溃,西方国家的贷款根本无法得到偿还,贫穷国家将在支撑西方生活方式的美元体系中崩溃。到那时,即使美国人也无法通过印钞来摆脱困境。这已经开始了。斯里兰卡已经开始用印度卢比结算贷款,而印度正在用卢布购买俄罗斯石油。中国可能用人民币购买沙特石油
斯里兰卡驱逐领导人的起义被称为阿拉加拉亚起义。它的意思是“斗争”。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正在全世界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