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俄罗斯被阴谋论驱使着。
二十年来,记者和官员配合克里姆林宫,乐此不疲地散布虚假信息。无论多么牵强或荒诞——例如中情局正在密谋推翻普京的权力——这些故事有一个明显的目的:支持普京政权并确保该政权的行动得到公众支持。无论政治机构成员的个人观点如何,很明显这些说法与政治计算毫无干系。这些故事致力于让该政权出于自身目的的所作所为有理可依。
现在大可不必了。自两个月前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以来,阴谋论和国家政策之间几乎已经没有距离。阴谋论思维已经从上到下完全控制了这个国家,现在它似乎是克里姆林宫决策背后的驱动力。普京以前与阴谋论保持距离,任由官方媒体和二流政客去传播,而现在成了阴谋论的主要推动者。
当然,不可能知道普京脑子里在想什么。但从他在入侵之前和之后的好战且慷慨激昂的演讲来看,他可能相信他多次重申的阴谋论。以下是这位总统在过去十年中愈发狂热地支持的五个最流行的阴谋论。这些阴谋论共同讲述了一个故事,即一个政权如何瓦解成为充斥着虚假信息、偏执妄想和谎言的泥潭,而乌克兰和世界其他地区为此付出了可怕代价。
Mark Henley/Panos Pictures, via Redux
西方想瓜分俄罗斯领土
2007年,普京在年度全国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一个奇怪的问题:对于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提出俄罗斯的自然资源应该由美国重新分配和控制的言论,他怎么看?普京回答说,“某些政客”也有这种想法,但他不知道这一言论。
广告
那是因为它完全是虚构的。官方媒体《俄罗斯报》的记者们编造了这句话,理由是俄罗斯情报部门能够读懂奥尔布赖特的心思。多年来,似乎没有人提起过它。然后在2015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重述了这句话。他平静地汇报说,她曾说过俄罗斯不应该控制西伯利亚或其远东——这就是美国卷入乌克兰的原因,俄罗斯正忙于在该国东部挑起冲突。当时感觉普京的这位同僚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在2021年5月,普京表明这个说法并未被遗忘。这位总统宣称,每个人“都想咬我们或咬掉俄罗斯的一部分”,因为“仅让俄罗斯拥有像西伯利亚这样的地区的财富是不公平的”。一个编造的引用已经成为“事实”,将普京对西方越来越敌对的做法合法化。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北约将乌克兰变成了一个军营
北约是普京最可怕的噩梦:北约在塞尔维亚、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军事行动让人担心俄罗斯将成为该军事联盟的下一个目标。用北约这个妖怪来激发普京选民中的反西方心态也很方便。在他的论调中,北约是美国的代名词,是“西方集体”的一手军事牌,俄罗斯一旦软弱就会被窒息。
因此,北约成为该政权一些最顽固的阴谋论的主题是情有可原的,这些阴谋论认为,该组织是世界各地民众起义背后的幕后黑手。自2014年以来,他们一直专注于乌克兰。自从那年乌克兰的广场革命——乌克兰人迫使亲俄罗斯的维克多·亚努科维奇下台——以来,普京和他的下属一直在宣传乌克兰正在变成一个受美国控制的傀儡国家。在2021年7月发表的一篇长文中,普京对这个说法进行了最充分的表达,声称乌克兰完全被西方控制,北约正在将该国军事化。
就在入侵前几天,他在2月21日的讲话证实,对普京来说,北约在乌克兰的活动——将该国拖入西方的轨道——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原因。关键是北约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分开,在他看来,这两国人属于同一民族。正是西方的军事活动使乌克兰变成了一个反俄国家,窝藏着要来羞辱俄罗斯的敌人。
Sefa Karaca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反对派想从内部摧毁俄罗斯,并且有西方的支持
北约和西方不仅在外部威胁俄罗斯。他们也在内部制造麻烦。至少从2004年开始,普京就一直对国内反对派持怀疑态度,担心会出现乌克兰式的革命。俄罗斯堡垒总在被外敌破坏,这成为克里姆林宫宣传的一个特色。但正是广场革命使克里姆林宫的信息汇聚在一起:持不同政见者不仅给俄罗斯带来了不和,而且还是在西方的命令下这样做的。其目的是将俄罗斯变成像乌克兰一样的烂摊子。
广告
在这种思路中,反对派像是第五纵队,渗透到原本纯洁的祖国,它导致了活动家、记者和组织被贴上外国特工的烙印。尽管普京永远无法讲出他最激烈的批评者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名字,但普京表示,纳瓦尔尼是中央情报局特工,其调查工作使用“来自美国特务的材料”。根据总统的说法,纳瓦尔尼在2020年8月被下毒事件也是为了抹黑普京的声誉而制造的阴谋
克里姆林宫近年来对国内反对派的无情清除现在可以被视为入侵乌克兰的先决条件。自战争开始以来,最后的独立媒体已被关闭,数十万人逃离俄罗斯一个俄罗斯人对战争做出任何批评都可能导致入狱15年,并获得叛徒的称号,被视为里通外国。普京的支持者已经开始在反对派活动人士的门口做标记,这表明将异见人士与外国敌人之间联系起来的做法现在已经完成。
Olga Maltsev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全球的LGBTQ运动是针对俄罗斯的阴谋
普京曾说,在西方,“儿童可以扮演五六种性别角色,”这威胁着俄罗斯的“核心人口”。这种说法已经酝酿了十年之久。2012年,针对批评政权的无政府朋克乐队Pussy Riot的刑事案件是一个转折点。克里姆林宫试图将该乐队及其追随者描绘成一群性颠覆挑衅者,其目的是摧毁俄罗斯东正教和传统价值观。这些指责蔓延到外国非政府组织和LGBTQ活动人士身上,他们被指控从成立伊始就旨在腐蚀俄罗斯人。很快,散布反LGBTQ的恐怖谣言成了克里姆林宫政策的主要内容。
这一举措非常有效:到2020年,五分之一的俄罗斯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将男女同性恋者“清除”出俄罗斯社会。这是在回应官方媒体发起的一场宣传运动,它声称LGBTQ权利是西方的发明,有可能破坏俄罗斯的社会稳定。普京在2021年议会选举前公布了他的政党宣言,更进一步声称,虽然西方人没有试图彻底废除性别概念,但他们允许学校的老师决定孩子的性别,而不考虑父母的意愿。他说,这是一种反人类罪
西方对性别多样性的进步态度最终在乌克兰战争中发挥了作用。今年3月,俄罗斯东正教会基里尔大牧首声称,入侵乌克兰是必要的,是为了保护乌克兰境内讲俄语的人不受西方国家的影响,因为西方国家坚持要求任何加入其国家俱乐部的国家都要举行同性恋骄傲游行。对所谓的LGBTQ权利掠夺必须用正义的武力来应对。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乌克兰正准备使用生物武器对付俄罗斯
这种阴谋论是克里姆林宫最新的大骗局,自战争开始以来就一直盛行——尽管它与普京在2017年的言论相呼应,当时他指责西方专家从俄罗斯人那里收集生物材料用于科学实验。
广告
在战争的第二周,一些支持政权的博客写手及当时的一些高级别政治人物——包括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宣称,俄罗斯情报获得的证据表明,美国和乌克兰正在开发生物武器——以带病的蝙蝠和鸟的形式——在俄罗斯传播病毒。国防部表示,他们已经发现了证实这一合作的文件
为了让这一说法更有说服力,官方媒体重复了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的言论,即白宫在乌克兰参与了针对俄罗斯的生物战。当然,没有可靠的证据来证明这类事情。但是这个故事传遍了整个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甚至召开了一次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来讨论这个问题。毕竟,亨特·拜登很可能资助了它。
所有这五种阴谋论,以及更多阴谋论,都在战时的俄罗斯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它们被普通民众和克里姆林宫用来为乌克兰战争辩护。更重要的是,阴谋论已经成为一种方式,来拒绝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暴行的证据——这些证据被重新定义为外国的诡计。例如,布查的罪行立即被归咎于乌克兰人,他们显然不是伪造了照片,就是杀害了无辜的人,以此陷害俄罗斯军队。与此同时,据信好莱坞正在努力制作大规模投毒的场景,以便进一步抹黑俄罗斯。中情局也在编织自己的大网。
阴谋论已从脱口秀节目和网络上的口水战有效地发展成为现实中的杀人武器,这已经很可怕了。但最可怕的是,毫无节制地发动战争的普京似乎确实相信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