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底,奧密克戎變異株首次突破香港的新冠病毒防禦時,香港將其撲滅,鞏固了該地區作為世界最強大清零堡壘之一的地位。
但幾周後,奧密克戎再次來到這個大都市,在一處清潔工居住的公屋暴發,並失去了控制。目前,疫情導致的死亡速度超過了新冠出現以來的幾乎所有國家。
整個疫情期間,香港的人均死亡人數曾經遠低於西方國家,如今已不再如此。一個月前,美國人死於新冠的比例是香港人的90倍。截至週一,美國的累計死亡率是香港的3.5倍。
目前美國正忙於應對本國相對已經不那麼痛苦的病例數上升,而中國大陸則在抗擊兩年來最嚴重的疫情,與此同時,科學家們將目光轉向香港,研究奧密克戎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中構成的威脅:這是一個人口密集的城市,人們基本上沒有受到以前感染的影響,而且當地最年長和最脆弱的居民也基本上沒有接種疫苗。
廣告
衛生專家說,出現了幾個關鍵的教訓。
科學家們說,在奧密克戎及其更具傳染性的變種BA.2出現的時代,為廣大人群接種疫苗仍然很重要。但是,盡量為老年人接種疫苗已經成為重中之重。
他們說,這一信息對中國來說最為緊迫。在中國,老年人群的疫苗接種似乎也比較滯後,而且此前的感染並沒有帶來多少免疫力。
但這在美國也同樣適用。在美國,老年人的疫苗接種和加強率低於標準,讓科學家擔心BA.2病例可能激增。在一定程度上,由於在早期的疫情浪潮中有更多美國人被新冠病毒感染並死亡,科學家們預計美國在未來幾個月不會面臨像香港那樣嚴重的情況。
衛生專家說,香港可怕的疫情也預示著在消除該病毒的同時,不對接下來的情況作出計劃會帶來什麼樣的危險。他們說,奧密克戎的高傳染性使得病毒暴發幾乎不可避免。
香港和中國大陸是最後幾個堅持採取嚴格限制和邊境控制策略來根除病毒的地方之一,但由於之前的感染沒有為居民帶來多少免疫力,香港變得很脆弱:在奧密克戎病毒激增之前,科學家估計只有1%的香港人口感染了這種病毒。
香港青衣島一個臨時隔離點,用來安置新冠患者。
香港青衣島一個臨時隔離點,用來安置新冠患者。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隨著更具傳染性的變異株悄悄進入或限制解除,低水平的免疫力可能會讓這些地方容易出現病例浪潮。但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博士表示,政府仍可以為這些浪潮做好準備。
在奧密克戎飆升之前,香港8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接種過兩劑疫苗,而在新加坡和紐西蘭,這一比例超過了90%。
廣告
科學家表示,由於中國未接種疫苗的老年人數量眾多,它在取消清零限制方面可能也有一些困難。中國87%以上的人口已經接種了疫苗。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上週五表示,80歲及以上人群中只有超過一半的人打過兩針,打過加強針的人不到20%。
「我認為它還沒有做好過渡的準備,」梁卓偉說。
一些亞洲和太平洋國家在兩年內基本上沒有受到該病毒的影響,但由於奧密克戎的傳染性很強,而這些國家的人口又避免了此前的感染,所以如今才會面臨疫情暴發。包括老年人在內的高疫苗接種率幫助其中許多國家避免了更具破壞性的激增。
以韓國為例,該國87%的人接種了疫苗,63%的人打了加強針,人均累計死亡率僅為美國的十分之一,儘管在整個疫情期間,韓國錄得的病例數超過美國的四分之三。
衛生專家表示,香港在老年人接種疫苗方面的困難,一方面是由於該市早些時候在控制病毒方面取得的成功導致的自滿情緒,另一方面是由於人們擔心老年人和健康狀況不佳的人接種疫苗會面臨特定風險,而這種擔憂是毫無根據的。
該市目前已為39%的80歲及以上居民接種了疫苗,儘管12至19歲的人群中已有近三分之二的人接種了疫苗。
廣告
香港許多人都接種了中國產的科興疫苗,這種疫苗似乎對奧密克戎感染提供的保護相對較少,但對重症有較好的防禦能力。科學家們指出,在最近一波死亡浪潮中,近90%的人沒有完全接種疫苗,這表明給最脆弱的人接種疫苗比選擇特定品牌更重要。
「香港的問題是,我們沒有成功地為最脆弱的人群——老年人,特別是那些住在養老院的老年人——接種疫苗。」香港大學臨床病毒學家薛達博士說。「結果是,我們的處境非常糟糕。」
美國接種疫苗的老年人比香港多,但比西歐少,而且死亡率很高。隨著早期接種疫苗的免疫力下降,加強針成為鞏固老年人對奧密克戎免疫力的關鍵,美國發現自己也面對這一問題。大約有41%的65歲及以上人士沒有接種加強針。
科學家們說,與亞洲其他地區在近幾個月逐漸解除限制不同,香港還沒有為防禦系統失敗做好準備。
「從政府的角度來看,他們對清零有很強的固定觀念,只要這種觀念有效,接種疫苗就不一定是首要任務。」香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本·考林說。
公共衛生專家說,許多老年居民及其家人也持同樣的觀點。在一般人的觀念裡,如果香港嚴格的社交距離措施和謹慎的邊境管制無論如何都能阻止病毒進入,那麼接種疫苗值得嗎?
「如果你告訴人們這種疾病永遠不會進入,那麼人們去接種疫苗的動機就會減弱,」香港家庭醫生戴維·歐文斯說。「在某種程度上,有關清零的信息干擾了接種疫苗的必要性。」
青衣正在等待接受冠狀病毒檢測的人,該地區本月已被封鎖。
青衣正在等待接受冠狀病毒檢測的人,該地區本月已被封鎖。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大學的考林說,該市可以用兩種方式之一來應對病例即將激增的跡象:要麼通過為海外入境者建立更好的檢疫設施等措施來加強清零,要麼承認暴發不可避免,並提高疫苗接種率。
「如果你能保持零感染率,那麼清零是一個非常好的策略,」考林說。「但正如我們在香港發現的那樣,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廣告
隨著先前的疫苗通行證等誘導手段被證明無效,香港最終採取各種措施,說服老年人接種疫苗。今年1月,政府宣布將禁止未接種疫苗的人進入在老年居民中很受歡迎的點心餐館,但為時已晚。
隨著病例和死亡人數的下降,香港週一宣布將取消某些限制。
新加坡從今年夏天開始放棄清零政策。新加坡杜克國立大學醫學院的傳染病專家黃英勇博士說,德爾塔變異株的感染浪潮提高了疫苗接種率,使人們不再認為他們不需要保護。
現在,新加坡病例數激增,但死亡人數相對較低。
「它的傳播性太強了,我認為戴口罩和各種措施都是有幫助的,但沒有達到影響流行病學的程度,」黃英勇在談到奧密克戎時說。「這種趨勢實際上是由接種疫苗推動的。」
然而,即使在經歷了五、六波疫情之後,一些國家取得成功,而另一些國家卻陷入困境的原因仍不清楚。
廣告
例如,科學家們說,日本在整個大流行期間都沒有採取全面封鎖的做法,但病例數還是得到了控制。
該國受益於政府在疫情早期分享的良好公共衛生建議。長崎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教授山本太郎說,儘管居民對預防措施感到厭倦,但他們在很大程度上認真對待這些建議。
在日本,大約80%的人已經接種了最初兩針疫苗。但是,儘管該國在加強針接種方面滯後,並出現了奧密克戎感染激增,但奧密克戎期間的死亡率仍遠低於鄰近的韓國。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個謎,」山本太郎說。「我們無法解釋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