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隆德——前不久,在一場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奇想曲》(Pezzo Capriccioso)演奏會上,幾位觀眾聚精會神地向前傾著身子,眼睛閃閃發亮,除了幾聲鼓勵的鼻息之外,整個會場一片寂靜。儘管對古典音樂較為生疏,但它們似乎對台上八名大提琴手的舉動心領神會,在慵懶旋律突然變成一連串運弓動作時,它們突然抬起了腦袋。
一曲終了,在熱烈的掌聲和「好極了」的喊聲中,可以聽到一聲聲讚賞的哞哞叫。
週日,在哥本哈根以南約50英里的隆德村,一群傑出的大提琴演奏家為喜愛音樂的奶牛和他們的人類同伴舉辦了兩場音樂會,這是當地兩名養牛人莫根斯(Mogens)和路易絲·豪加德(Louise Haugaard),以及附近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Scandinavian Cello School)的創始人雅各布·肖(Jacob Shaw)合作的成果,旨在吸引人們對該校和那裡年輕音樂家們的關注。但是,從兩條腿和四條腿的觀眾們的反應來看,這也證明了為農村地區帶來文化生活的倡議是多麼受歡迎。
32歲的肖出生在英國,幾年前,他曾作為大提琴獨奏家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在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和廣州歌劇院等備受尊崇的場所演出。當他搬到史蒂芬斯(隆德所屬的自治市),並開辦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時,他很快發現,他的鄰居——飼養赫裡福德奶牛的豪加德夫婦也是古典音樂愛好者。事實上,曾任史蒂芬斯市長的莫根斯·豪加德是哥本哈根愛樂樂團(Copenhage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董事會成員。
從左到右:牧場主莫根斯和路易絲·豪加德,以及創立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的雅各布·肖。
從左到右:牧場主莫根斯和路易絲·豪加德,以及創立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的雅各布·肖。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遊歷過日本的大提琴家給這位牧場主講起日本養牛業如何飼養以嬌生慣養著稱的和牛,用於生產鮮嫩的牛肉,莫根斯·豪加德沒費多少功夫就把其中的一個培育方法用在了自己的牛身上。
從11月開始,在豪加德的牛棚裡就有了一台播放莫扎特和其他古典音樂的音響,每天都為奶牛奏起小夜曲。肖和全體學生基本上每週都會來這裡做一次現場表演。
廣告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這些奶牛的新聆聽習慣是否影響了肉質,但農場主指出,每當樂手們出現時,這些牛就會跑過來,並在演奏時盡可能靠近他們。
「古典音樂對人類非常有益,」莫根斯·豪加德說。「它能幫助我們放鬆,奶牛能辨別我們是否放鬆。這也能讓它們感覺良好,這是有道理的。」
然而,古典音樂並不總能令表演者感覺良好。肖說,他創辦學校就是為了幫助初出茅廬的音樂人準備好去面對這份職業的困難,在這個不斷尋找下一個潮流的產業裡,年輕藝術家有時候會備受摧殘。
他在一次採訪中說,作為一個沒有雇專職經紀人的藝術家,在進行國際巡演時,他發現自己被合同談判、自我推銷和無休止的旅行折磨得筋疲力盡。這段經歷——加上他還要在巴賽隆納一所著名的音樂學院擔任教授——讓他意識到,有一個空白需要填補。
斯堪的那維亞大提琴學校位於丹麥史蒂芬的一座前農舍,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大多在17歲到25歲之間。
斯堪的那維亞大提琴學校位於丹麥史蒂芬的一座前農舍,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大多在17歲到25歲之間。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為奶牛演奏真的很好,」約翰內斯·格雷說。「牠們真的會來找你。而且有自己的偏好。」
「為奶牛演奏真的很好,」約翰內斯·格雷說。「牠們真的會來找你。而且有自己的偏好。」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古典音樂對人類非常有益,」莫根斯·霍加德說。「它幫助我們放鬆,而奶牛可以知道我們是否放鬆。這也能讓牠們感覺良好,這很有道理。」
「古典音樂對人類非常有益,」莫根斯·霍加德說。「它幫助我們放鬆,而奶牛可以知道我們是否放鬆。這也能讓牠們感覺良好,這很有道理。」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其最初的版本中,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是一個流動的組織——與其說是學院,不如說是一個旅行訓練營。但在2018年,肖和拉小提琴的女友卡倫·約翰娜·佩德森(Karen Johanne Pedersen)在史蒂芬斯買了一處農舍,成了學校的永久基地。它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大多在17歲到25歲之間,他們在這裡做短期居留,磨練他們的音樂和專業技能——包括如何實現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這個選址很有幫助。學校距離大海不到半英里,來訪的音樂家還可以在菜園幫忙、在附近的森林裡覓食,釣魚當晚餐,或者只是在遠離城市的地方放鬆。
廣告
這種環境吸引了23歲的美國大提琴手約翰內斯·格雷(Johannes Gray),他目前居住在巴黎,2018年獲得了著名的巴勃羅·卡薩爾斯國際獎(Pablo Casals International Award)。格雷最初於2019年訪問了斯堪地那維亞大提琴學校,然後在學校的大流行後首次招生時回來,他被學校提供的職業發展機會和休閑活動所吸引。
「雅各布一直在給我一些建議,告訴我怎樣創建一個計劃,給它做包裝,讓它更有趣,」格雷說。「但我們也都非常熱愛美食,我們喜歡烹飪,在一天的練習之後,我們可以出去釣魚,或者計劃一場盛大的宴會。這裡不僅僅是關於音樂。」
在音樂家們從環境中獲益的同時,這個以農業為主的地區也從國際藝術家的少量流入中獲利。學校得到了當地政府和企業的一些財政支持。作為回報,來訪的音樂家們——其中七位是作為目前的常駐樂手——在該地區的學校和護理機構演出。他們還為奶牛演奏。
由於新冠病毒的限制,週日的兩場音樂會都在室外舉行,每場音樂會的人數限制在35人(門票全部售罄)。出席者包括丹麥文化部長喬伊·莫根森(Joy Mogensen),她品嘗了當地廚師用豪加茲的牛肉製作的漢堡。她說,這是她六個月來第一次看現場音樂會。
4月25日,35名觀眾出席了該校學生的兩場音樂會。
4月25日,35名觀眾出席了該校學生的兩場音樂會。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丹麥文化部長喬伊•莫根森說:「我希望這是我們從新冠中學到的教訓之一,我們所有人——甚至奶牛——多麼懷念在一起的時光。」
丹麥文化部長喬伊•莫根森說:「我希望這是我們從新冠中學到的教訓之一,我們所有人——甚至奶牛——多麼懷念在一起的時光。」 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過去幾個月裡,我見證了很多創意,」她在接受採訪時說。「但數碼的東西到底是不一樣的。我希望這是我們從新冠中學到的教訓之一,我們所有人——甚至奶牛——是多麼懷念一起參加文化活動的日子。」
出席的兩個物種似乎都很享受。在音樂會開始前,奶牛們分散在草地上,在明媚的陽光下吃草,哺育新生的小牛。但是,當穿著正式服裝的樂手們在鋪滿乾草的舞台上就座,開始演奏富有戲劇性的開場樂曲——丹麥作曲家雅各布·蓋德(Jacob Gade)的《戈·齊甘尼》(Tango Tzigane)時,奶牛們擠過把它們與人類觀眾隔開的圍欄,爭相搶佔位置。
廣告
「為奶牛演奏真的很好,」格雷說。「我們在排練的時候看到了——它們真的會過來找你。它們還有自己的偏好。你看到它們在什麼時候同時離開了嗎?它們不怎麼喜歡德沃夏克(Dvor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