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市場感受到了來自外界的壓力。
目前尚不確定,在這個藝展季期間,最近的恐怖襲擊之類事件是否會影響布魯塞爾藝博會(Art Brussels)與計劃四月的第三個星期召開的布魯塞爾獨立藝術博覽會(Independent Brussels)等活動。高端市場正在衰退中掙扎,由於全球經濟不穩定,富有的收藏家在購買和銷售時非常遲疑。
但是其中一個收藏領域,不管商品在何處銷售,不管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仍然總是能夠賣出高價,那就是中國文物。
3月12日在法國,三個明代銅鎏金佛像坐像以含交易費630萬歐元(約合700萬美元)的價格在波爾多拍賣行布裡斯卡迪厄(Briscadieu)拍出,買家是20位亞洲競拍者中的一位。這些15世紀的佛像估價在40萬到60萬歐元之間。這些佛像原本來自中國某地方寺院,是一組五尊的「五方如來」中的三座,原本屬於20世紀初一個亞洲軍醫。
廣告
「這是個不可思議的價格,」拍賣師安東尼·布裡斯卡迪厄(Antoine Briscadieu)評論這個拍賣結果。這是該家族拍賣行拍出的最高價格。「這些不知名的藝術品被一個家庭保管了100年之久,對於中國收藏家們來說非常有吸引力。他們知道這些作品非常可靠。信任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
中國買家頑強地從全世界的小拍賣行追溯中國文化遺產的精品,近年來出現了數不清的事例。在這次波爾多的拍賣之前,2011年的圖盧茲,一幅乾隆年間的捲軸水墨畫曾以2210萬歐元的價格拍出。2010年,在西倫敦的賴利斯普一次拍賣會上,一個相似年代的花瓶亦以8300萬美元拍出,不過並未支付。
蘇笑柏2015年的作品,「寬厚—幽靜」,以25萬美元賣出。
蘇笑柏2015年的作品,「寬厚—幽靜」,以25萬美元賣出。 Eleanor Porter
最近,隨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反腐行動和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藝術品需求有所減少,特別是那些被修復或被過高估價的普通作品。
然而,根據荷蘭的歐洲藝術基金會(Tefaf)於3月9日發佈的年度藝術市場報告,中國裝飾藝術與古董仍是2015年出現增長的少數拍賣門類之一。中國瓷器、玉石、傢具與其他古董的拍賣斷斷續續地增長,2014年同期是21億美元,2015年同期增長到22億美元。儘管這與2011年創下的34億美元高峰相差甚遠,但報告稱,這個領域「在年度增長方面,無疑比中國當代藝術拍賣和其他許多國家的藝術拍賣的表現強勁很多」。
中國文物市場的優勢和弱點都在今年3月10日到19日舉辦的紐約年度亞洲周活動中展露無遺。
這項活動如今已經舉辦到第八年,有45家畫廊與5家拍賣行參加。組織者稱,最後成交量達到了1.3億美元。去年,亞洲周成交額達到3.6億美元,其中1.317億美元來自佳士得拍賣安思遠(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藏品的巨大金額。或許更重要的數據是,相比2014年的2億美元成交額,今年的成交總額也有所下降。
廣告
推廣會上,聯邦官員沒收了七八件東南亞文物,官方稱其為走私物品,這件事為亞洲周帶來了一些無用的曝光,但是的確有不少中國買家趕來紐約參加展會,交易商與拍賣行也售出了物品。
「中國大陸的買家現在愈來愈謹慎和挑剔,」參加展會的亞洲交易商詹姆斯·拉裡(James Lally)說。他展銷的75件中國玉器售出了62件,價格從5000美元到50萬美元不等。「然而中國每天都有新的收藏家,一旦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人開始收藏,他總會收藏中國藝術品。」他補充說,自己此次售出的物品中有40%都是被大中華區域的買家買走。
拉裡這次帶來的重頭物品是一組六塊玉器,來自20世紀美國投資銀行家尤金·邁耶(Eugene Meyer)與妻子艾格尼絲(Agnes)的藏品,他們將自己收藏的不少物品捐贈給了華盛頓的弗裡爾藝術館(Freer Gallery of Art)。弗裡爾藝術館以大約5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另一件邁耶的藏品,約在公元前3300年到2250年,新石器時代的一塊玉質祭祀用品,名為「玉琮」。
在20世紀,這樣的中國文物被許多富有的美國與歐洲藏家視為多樣化的「古典」品味。
3月16日,蘇富比(Sotheby\'s)在紐約舉辦的中國藝術品拍賣會上仍能感覺到這種品味,其中一件拍賣品是一尊唐代釉彩宮廷婦女陶像,估價在70萬到90萬美元。這是蘇富比前總裁A·阿爾弗雷德·陶布曼(A. Alfred Taubman)提供的最後一批重要藏品中的一件。陶布曼的收藏品中包括印象派、現代派、美國與「二戰」後藝術,以及古代大師作品、古老文物和若干亞洲文物。2015年4月,陶布曼去世後,蘇富比以5.15億美元的保證金獲得了他藏品的拍賣權。這尊唐代婦女陶像拍出了130萬美元,這次拍賣會的200件物品總共拍出了4.645億美元。
正如許多交易商指出,這些歷史物品在西方人眼中不夠時尚。如今的收藏家更青睞當代藝術。
廣告
「我不認為有人能一下子取代我們過去的美國與歐洲藏家,」中國古玩行業倫敦交易商約翰·波沃爾德(John Berwald)說。他也參加了紐約的亞洲周。「當代藝術在藝術界之外獲得了大量金錢。中國人非常敏銳,但他們主要在拍賣中交易。」
歐洲藝術基金會的報告估算,去年中國裝飾藝術與古董拍賣額的82%都發生在中國。2016年,西方賣家更多選擇在香港售出他們最好的物品,而不是在紐約或倫敦,因此這個百分比還將上升。比如20世紀英國收藏家羅傑·皮爾金頓(Roger Pilkington)的後裔將於4月6日在香港蘇富比拍出他收藏的100件中國瓷器。拍賣會總拍賣額估計在2900萬美元。
富有的西方人如果購買中國藝術,也更傾向購買當代藝術。其中很多人希望,一旦中國出現當代藝術收藏熱,他們此時購買的中國當代藝術便會成為有利可圖的投資。
2015年,香港交易商林明珠第一次參加於當年3月20日結束的馬斯特裡赫特的歐洲藝術博覽會,就以每幅2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蘇笑柏的兩幅抽象作品。在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上,239位西方與亞洲藝術交易商帶來了數千件中國藝術家的作品。然而,中國擁有幾千年高度發達的文明史,因此要想判斷中國當代藝術品的價值,或許為時過早。
總體來說,全世界的博物館仍然認為中國新石器時代玉器、唐代陶器與明代青銅器屬於人類文明經久不衰的成就行列。
而中國的新富們也仍然重視這些文化遺產,並且準備好花錢購買。
廣告
「未來的中國藝術品市場仍將強勁,」倫敦古董交易商波沃爾德說。「但這個未來會發生在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