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份親北京的報紙宣稱,李家超的政綱「讓香港市民和國際投資者放心、安心、充滿信心」。官媒《中國日報》在一系列稱讚他的文章中寫道,他將幫助香港「譜寫新篇章」。
中央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稱,李家超當選香港行政長官「是民意的集中體現」,儘管週日參加投票的只是經過政府挑選的1424名選舉委員會成員,而且,李家超在這次由北京控制的選舉中沒有競爭對手。
正式當選為下任行政長官的李家超現已成為北京的代理人,中央信賴安全官員出身的李家超會聽從命令,確保香港的秩序。
他的政治議程是中國對這個英國前殖民地願景的下一章,兩年前開始實施的涉及範圍廣泛的國家安全法開啟了這個未來。在曾有活躍的公民社會和新聞自由名聲的香港,港區國安法已將異見鎮壓下去。
李家超在鎮壓2019年席捲香港的反政府抗議活動中起了主要作用,他將接管的是一座已被馴服和已被嚇倒的城市,北京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要麼身陷囹圄,要麼流亡海外。與他的前任不同,李家超在推進強調社會穩定和官員忠誠的立法上不會遇到多少阻力,這兩點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理想。
週日,香港會議中心外的警察,選舉委員會在那裡開會投票選舉行政長官。
週日,香港會議中心外的警察,選舉委員會在那裡開會投票選舉行政長官。 Isaac Lawren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李家超將面對的也是一個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世界上一些最嚴格的限制措施所困擾的城市。香港的經濟正在萎縮,失業率正在上升,越來越多的人正在離開,它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已受到威脅。
選舉委員會週日宣布李家超獲勝後,他向鼓掌的委員們揮手致意。「香港已經從混亂中恢復了秩序,現在是開啟走向更大繁榮發展新篇章的時候了,」他說。
廣告
自1997年回歸以來,北京一直讓香港知道中央希望誰來擔任行政長官,只不過以前的做法更微妙。
1996年,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時任中國領導人江澤民專門與後來擔任香港首位行政長官的董建華長時間握手,暗示了對他的支持。2012年,中央政府駐香港的正式代表機構中聯辦私下告訴選舉委會成員投票梁振英,讓他成為了最終的獲勝者。
李家超宣布有意參加行政長官選舉後曾明確表示,他需要在得到北京的許可後,辭去香港二號官員——政務司司長的職務。雖然這只是個簡單的程序問題,但他的公開宣告也表明了誰在發號施令。
香港一棟被封控建築外的新冠病毒檢測站,攝於今年3月。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嚴格的抗疫措施已讓這座城市陷入困境。
香港一棟被封控建築外的新冠病毒檢測站,攝於今年3月。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嚴格的抗疫措施已讓這座城市陷入困境。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李家超的當選幾乎在一個月前就已成定局,當時,他的前任林鄭月娥表示不尋求連任,中央政府批准了他的候選人資格。沒有其他人獲得足夠多成為候選人的提名。
雖然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過程進行嚴格控制,但這次徹底摘下了競爭或反對的面紗。在新選舉法和港區國安法的擠壓之下,親民主陣營實際上已遭到閹割。
李家超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曾在去年領導一個小組對選舉委員會成員的忠誠度進行審查。週日,選舉委員會中的1416名成員投了他的支持票,只有8人投了反對票。他將在7月1日,也就是香港回歸25週年的紀念日宣誓就職。
廣告
「北京讓選舉委員會全是聽自己話的人,進一步將這個過程扭曲為一次毫無意義的競選,」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和弗里曼-斯波格利國際問題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說。「即使在伊朗,在爭奪政府領導權上也有更多競爭。」
李家超的出身進一步彰顯了北京對香港的意圖。他19歲進入香港警務處,任見習督察,之後步步晉陞,最終在2017年擔任了保安局局長。
香港去年9月開學後教室裡空著的課桌,居民已在紛紛離開這座城市。
香港去年9月開學後教室裡空著的課桌,居民已在紛紛離開這座城市。 Anthony Kw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將是一個多世紀以來首位擔任香港最高職位的前警務人員,安全仍是他的首要任務。
他計劃推動通過統稱為23條立法的一系列針對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和顛覆的新法律。雖然這些法律是香港的小憲法《基本法》所要求的,但香港領導人從未能讓它們得到通過。2003年,香港政府曾試圖通過這些立法,但在幾十萬人上街抗議後退卻了。
這次,李家超不會遇到類似的反對。
在政府的壓力和根據國安法進行的調查下,新聞機構、工會、政黨和人權組織紛紛解散。數十名民主派政治人士和活動人士已被拘留,等待違反國安法指控的審理。
「為應對未來的國安風險,完成23條立法已是刻不容緩,而且立法更必須是『有牙老虎』,」政府擁有的《大公報》在上月的一篇評論中寫道
李家超幫助領導了對2019年曾震撼香港的抗議活動的鎮壓。
李家超幫助領導了對2019年曾震撼香港的抗議活動的鎮壓。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李家超一直是安全立法的堅定倡導者。今年3月,他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說,2020年實施的港區國安法結束了抗議活動的「暴力、破壞和混亂」,「恢復了香港的和平與穩定」。
他還想根除香港公務員隊伍中的批評人士。由於一些政府僱員參加了2019年的示威活動,香港公務員隊伍一直受到親北京政客的攻擊。忠於北京的人還指責香港官僚機構抵制在當地推行內地的新冠病毒放空措施,包括封控和強制檢測。
廣告
李家超在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擴大了對公職人員的要求,要求他們做出類似於大陸官員需要做的忠誠承諾。他還領導了一個審查公職候選人的委員會,以確保他們足夠忠誠(就是這個委員會審查了後來投票他當選行政長官的人)。
「我們需要確保公務員隊伍忠實地執行政府政策,」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顧問劉兆佳說。
香港的數十名民主派活動人士和政治人士仍在等待違反國安法指控的審理。
香港的數十名民主派活動人士和政治人士仍在等待違反國安法指控的審理。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李家超還接受了一個在內地官員中盛行的觀點,即缺乏住房和經濟機會是引發2019年抗議活動的原因之一。
上個月,他視察了香港一個擁擠的住宅區。他承諾建設更多的公屋。他在描述那裡的惡劣條件時提到了住在一套只有15平方米公寓裡的母親和兩個孩子,「蟑螂有時會從水管裡爬進來。」
「他們最大的願望是能夠儘快分到公屋,以改善居住環境,」李家超說。目前的公屋輪候時間是20年來最長的。
香港是世界上最昂貴、最不平等的城市之一,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劇了李家超即將面臨的挑戰。
今年,由於奧密克戎變異株感染了100多萬居民、導致醫療資源擠兌,香港的生活陷入停頓狀態。當地官員轉向新冠清零策略,關閉了酒吧、健身房和學校,縮短了餐館營業時間。這些措施嚴重打擊了香港的工人階級,讓服務行業難以為繼。
香港一家停業的餐館,攝於今年2月。針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限制措施給服務行業造成重創。
香港一家停業的餐館,攝於今年2月。針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限制措施給服務行業造成重創。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抗疫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將香港孤立起來,也促使國際公司重新評估這座城市。商界領袖說,他們很難招到或留住願意住在香港的高管。越來越多的公司已搬離香港,還有一些公司已讓高管暫住新加坡等城市。
「這曾是一座充滿機會的城市;人人都想來這裡,」國際銀行和金融公司的獵頭尤金妮亞·裴說。「現在,香港不再是一個熱門城市。」
廣告
商界基本上不太了解李家超,他承諾要恢復香港作為一個蓬勃發展的全球中心的地位。他還說,他會加強香港與內地的金融聯繫。
「我們有希望並期待,下任領導人將帶領香港走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回到正軌,」香港歐盟商會主席高飛(Frederik Gollob)說。
李家超曾表示,他將推動香港的公屋建設。
李家超曾表示,他將推動香港的公屋建設。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9年初,當香港未來的行政長官正在起草一份允許將嫌犯引渡到中國內地和其他地方的法案時,香港立法會前議員鍾國斌曾與李家超見過面。(引渡法後來引發了香港全市範圍的抗議活動。)
當時,許多商界領袖對該法案的涉及範圍有疑問,擔心引渡法會讓他們在正在進行反腐敗運動的內地受到指控。鍾國斌說,中國經濟剛開放時,許多企業都曾有過法律上站不住腳的做法。
幾次會面之後,李家超同意刪除引渡法最初涉及的46類犯罪中的九類,這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商界領袖的擔憂。鍾國斌說,目前不清楚李家超擔任行政長官後是否還這麼願意談判。
「我們不能用過去的經驗來分析目前的情況,因為許多決定都是由中央做出的,」鍾國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