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奇幻單元劇《金宵大廈2》(Barrack O’Karma 1968)的名字引人注目,情節更是令人咋舌。
一名菲佣深陷欺騙、歧視和巫術的指控,被看似好意的僱主改造成一個說粵語的養女。
TVB的這部電視劇選擇華裔加拿大演員黃婉華作為兩集非主線情節的主角,讓她在劇中把臉塗成棕色。在劇中,她的皮膚慢慢又變白了,還學會說一口流利的粵語。
4月12日第一集播出後,片花中出現了黃婉華模仿異域口音——據信是菲律賓口音——以及把腿塗成棕色的畫面,一些觀眾說,21世紀竟還有這種事,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廣告
「我真的很震驚,」27歲的伊茲·何塞說,他是香港的一名菲裔演員和教育工作者。「這讓我感到非常憤怒,這種感覺進一步變成了失望。」
這段影片很快成為爭論焦點。對許多香港的菲律賓人來說,這是種族主義和階級主義的雙重嘲弄。對一些演員來說,這是一種再熟悉不過的非人化和不體面的表現,提醒人們少數族裔演員往往無法演回自己。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塗棕臉是膚色歧視抬頭的又一個例子。
但另一種反應開始出現。這部劇於2019年首播,也有浪漫和戲劇元素,許多觀眾都為它辯護。中文新聞媒體稱讚了黃婉華的表演,以及她努力學習菲律賓口音的努力。還有媒體稱這是一個創作自主權的問題。一些人指責批評人士在沒有理解整個情節背景的情況下就大喊種族主義,他們認為,這部劇把黃婉華飾演的角色描繪成了受害者。
這一切都可以歸結為一個反問: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TVB在一份聲明中為黃婉華辯護,稱她以「專業和精湛的演技,成功刻畫出這個角色」。
上週,在TVB電視劇中塗棕臉的黃婉華在社群媒體上道歉。
上週,在TVB電視劇中塗棕臉的黃婉華在社群媒體上道歉。 TVB
TVB的演員兼總經理曾志偉進一步否認節目中有種族歧視的成分,堅稱塗棕臉對情節至關重要。
「該角色是菲律賓人士,然後變白,」曾志偉上週在TVB的一個活動上對記者說。「這就難了,」他還說。「你不能夠找一個菲律賓人塗白,所以只能找藝人先塗黑再變白。如果我們要做外星人,我們不能夠找一個外星人來演,那我們扮外星人算不算種族歧視?這完全是劇情需要。」TVB的公關人員表示,曾志偉不方便置評。
廣告
批評人士說,以這種方式在情節中使用棕色面孔,並假設所有菲律賓人都是某種膚色,會讓人產生負面的刻板印象。
「這本質上是一種特權的行使,」菲律賓電影製作人、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員克里斯汀·維希拉在接受採訪時說。「在拍攝結束時,黃婉華能夠去除棕色的皮膚。然而,在香港的菲律賓人、東南亞人或南亞人,我們沒有去掉自己膚色的特權。」
香港教育大學研究多元文化教育和多樣性的助理教授高俊傑(Jan Gube)說,許多本地觀眾缺乏歷史背景,無法理解為什麼塗棕臉是一種冒犯。他說,香港公立學校的大多數學生在成長過程中,並沒有和自己外觀不同的同齡人互動過。他說,當地的學校沒有深入地教授文化尊重,更不用說棕色面孔的背景了。
「你會看到很多社群媒體和當地媒體的評論,說這位演員忠於自己的角色,」他說。「沒有太多人從文化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這意味著他們不一定能意識到,那種妝容對其他人來說有其他含義。」
塗棕臉(還有塗黃臉——由淺膚色的表演者模仿棕色人種和亞裔)是從種族主義雜耍表演傳統「塗黑臉」演變而來,後者是19世紀初美國吟遊藝人表演的主要內容。大部分白人演員塗黑臉部,扮演諷刺黑人的滑稽角色。由於在舞台上——以及後來的電影銀幕上——很少有黑人的其他表現形式,塗黑臉表演有助於增強非人化的隱喻。
亞洲國家長期存在膚色歧視,對淺膚色的偏愛滲透在文化和社會習俗中。化妝品公司因銷售美白霜而受到批評。巴基斯坦電視劇《帕裡扎德》(Parizaad) 講述了一個深色皮膚工人的奮鬥歷程,主角為了扮演這個角色,似乎把臉塗黑了,這招致了一些社群媒體用戶的批評。但該劇去年首播時大獲成功。
廣告
「塗棕臉總是錯的,因為它構建了種族主義的刻板印象。塗棕臉的潛在種族主義前提是,一個人的本質植根於他們的身體特徵,而不是他們的性格或行為。」香港教育大學的全球歷史助理教授賈森·佩特魯裡斯說道。他研究美國—亞洲關係中的種族與政治。
「塗棕臉表演的演員是在暗示,她可以化身菲律賓家政工人,通過模仿她的膚色、語言模式或髮質來塑造她的內在性格,」他還說。
根據2021年的人口普查,約有20.3萬菲律賓人生活在香港,形成了該市最大的非華裔族群。其中約有19萬人是家庭傭工。過去兩年,隨著香港加大對新冠的限制力度,這些家政工人被單獨挑出來進行大規模檢測,並因違反社交距離規定而被處以罰款,罰款金額往往超過她們的月薪。
對於在這座城市找到演員工作的菲律賓人來說,角色通常僅限於笨拙的女傭、黑幫或清潔產品廣告中的小角色
「我一直覺得,我們的種族和膚色在片場被用作增加創意價值的道具,」29歲的菲律賓演員兼獵頭雷·尤穆說。「這是需要停止和改變的事情。」
尤穆說,有一次他接到電話,對方說想為廣告找一個菲律賓演員,結果卻得知他需要扮演一個細菌。
廣告
香港反歧視監督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的負責人朱敏健說,塗棕臉不能作為判定歧視行為的唯一標準。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監管機構還必須考慮化妝是否「很誇張」,並伴有「言語、動作」。
至於黃婉華在幕後影片中模仿的口音是否構成冒犯行為,他說,必須有人提交正式投訴,委員會才能做出判斷。(該委員會以保密為由,拒絕透露是否收到投訴。)
朱敏健表示,作為TVB這部劇的觀眾,他更關注的是對話中使用「你們外佣」之類短語,從而強化了「負面標籤」。
TVB是一家有55年歷史的廣播公司,以綜藝節目和連續劇著稱,它曾面臨民主派抗議者的抵制,他們指責TVB有親中國的傾向。它還因為在一部歷史劇中使用了種族侮辱性語言而遭到投訴。
黃婉華在兩集《金宵大廈2》中塗棕臉之後,最新的爭議加劇了。此後,該電視台已從其流媒體網站上刪除了這幾集,並表示將對內容進行審查。
黃婉華沒有回應置評請求,她上週在社群媒體上道歉,說她已經知道試圖「分析、闡釋和扮演」角色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廣告
她的許多支持者回應說,她沒有什麼可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