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上海一名高级官员承认,当地政府在应对感染者大幅增长方面存在不足,这是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之都罕见的认错之举。
在这个有2600万人口的大都市,官方实施了令许多人感到紧张的严厉限制措施。他们先是以社区为单位进行封闭管理,然后改变方针,在整个城市实施分阶段的封锁,官员表示,这便于进行大规模检测。
为了应对这种状况,位于这个中国金融中心的多家银行和投资公司将交易员和基金经理留在办公室,以维持业务运转。公司为员工准备了折叠床、睡袋和其他物品。
封锁引发了抢购潮,即将居家不出的人们争先囤积各种物资,一些人在网上抱怨无法获得一些必需品。有民众表示,封锁期间难获医疗服务保障,包括那些需要透析和化疗的人。
广告
上海市政府秘书长马春雷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感染病例的激增是该市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他说“针对感染者大幅增长的情况,我们的准备也不够充分”。
“我们诚恳接受大家的批评,正在努力改进,”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不过,他没有详细说明或回应具体的投诉。
上海市卫健委周四报告前一天新增确诊病例5653例,其中5298例为无症状感染者。在过去一个月,确诊病例从屈指可数的几例增至逾3万例。
与许多国家相比,中国的病例数仍然较低,特别是在重病和死亡方面。但中央政府敦促地方官员动态清零,部署世界上最严格的防疫措施。
自本轮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疫情在3月暴发以来,上海市政府面临越来越多的批评与指责。周二,在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网站微博上出现了一个上海抗疫求助超话。目前还不清楚创立者的身份。截至周四,该超话的阅读量达2亿次
58岁的浦东居民张本线是在该超话下登记的一户住在浦东的人家。他说,他的妻子是尿毒症患者,封锁使得他们难以及时获得医院要求的核酸检测结果。张先生说,他的妻子已经五天没有透析了,尽管应该每两天进行一次。
广告
“现在浑身没劲,坐都坐不住,”张先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上海的卫生部门曾表示,不应该禁止像张先生妻子这样需要治疗的患者就医。
上海最初采取精准防控措施,只选择封锁特定社区,只对密接者进行检测,它认为,作为中国经济首都,上海承担不起像中国其他城市那样完全封闭的后果。
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浦东一侧已被封锁,周五该地区的检测工作结束后将解除封锁。然后,从周五开始,浦西也将采取同样的限制措施。
卫生官员周三表示,在周一开始的这一轮封锁期间,上海已检测了91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