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在上海为遏制一波迅速传播的疫情采取封锁措施之前,在中国这座最富裕城市里,许多人的生活以及政府的应对措施就已被新冠病毒打乱。
民众忙着囤积食品,以防居家隔离令。一些人在几乎未提前通知就锁上大门的住宅小区门前抗议。还有人被送往政府的隔离设施,但由于床位不足,被迫睡在地上。
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上海遏制新冠病毒的措施已造成了可能致命的影响。因为不能出门,一些人无法去做血液透析或其他急诊治疗。一名哮喘发作的护士被一家医院因疫情防控停诊为由拒收后死亡。
官员们曾试图通过对个别建筑群或小区进行封闭管理,来减少抗疫措施的干扰,他们认为,对一座拥有260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全面封城难以维持。官员们说,他们采取的精准防控措施可以遏制疫情,同时维护上海这个国际商业中心的经济生活。
广告
后来,上海市官员在周日晚暗示,同时兼顾两者也许不再可行。上海宣布了“分区封控”措施,关闭了非必要的企业,暂停了公共交通,并将大多数人限制在自己家中。
分区封控措施将上海一分为二,首先从本周一起对浦东地区进行为期五天的封控管理,然后是浦西。上海本周一通报了3500例确诊病例,这个数字与世界许多地区相比微不足道,但都是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异株。官员们说,封控措施便于当局进行大规模检测。
上海民众排队购买鸡蛋,摄于周一。居民们忙着囤积食品,以防无法出门。
上海民众排队购买鸡蛋,摄于周一。居民们忙着囤积食品,以防无法出门。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这是自新冠病毒两年多前在武汉出现以来中国规模最大的一波疫情,政府一直在极力应对。政府担心的是,让病毒不受控制的传播可能造成医疗资源挤兑,导致灾难性后果。中国大多数8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还没有接种疫苗,也几乎没有通过感染获得的免疫力。香港遏制新冠病毒疫情的艰难让人们认识到中国可能出现的情况:香港最近几周的死亡人数激增,尤其是在未接种疫苗的老年人之中。
“封控和核酸检测的挑战在于,除了对经济和生活的总体影响之外,它们需要大量人力和医疗资源,”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说。
“领导层正在努力坚持目前的做法,同时也在进行评估,但奥密克戎变异株很可能会迫使领导层”放弃其依赖的不可持续的封控措施,他说。政府一直在努力为这种情况做准备,向老年人提供疫苗加强针,采购抗病毒药物。
中央政府仍在要求各地官员进行清零,采取世界上最严格的措施,包括隔离所有病毒检测呈阳性者,并对被认为有感染风险的人限制行动。已经发生过白领员工、购物者和用餐者由于被视为密切接触者而被迫在办公室、商店和餐馆里隔离的情况。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要么被送进医院,要么被送往政府在学校、展览中心和其他场所设立的隔离设施。
广告
然而,上海已有很多迹象表明,这种政策已力不从心,民众的忍受度也将消耗殆尽。
32岁的法律顾问艾薇·孙在小区被封后已经五天没出家门了,她一直期待着自由。周日宣布分区封控措施后,她突然被允许出门透透新鲜空气,但政府只给了她七个小时的时间。她和邻居们冲出去购买食品和其他日常用品,为再次被封做准备。
“我觉得还挺像末日场景的,大家全都跑出去了。非常多的人在我们周边的街道上,所有的店里面都是人,”孙女士说。
上海宣布采取“分区封控”措施,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
上海宣布采取“分区封控”措施,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 Aly Song/Reuters
孙女士说,在第一次封控期间,她未能在网上买到食品,因为网上的东西很快就卖光了。她和邻居们开始团购生活必需品。她也想知道,周日的恐慌性购物会不会加剧病毒的传播,因为通风不好的商店里挤满了人。
封控措施的不可预测性以及似乎无限期的隔离已在某些地方引发了抗议。在上海市中心,景华新苑的20多名居民聚集在一扇嵌有大理石的金属安全门后,为了防止居民外出,安全门已被锁上。
在当天发布在微博上、经过《纽约时报》核实的一段视频中,几名居民对站在门外的警察大喊“我们要出去。”
广告
据民众在网上的发帖,小区已经封锁了三天,但一直没给他们做检测,尽管小区里有感染病毒者。居民抱怨说,对于这种情况将持续多久,政府传递的信息相互矛盾。
“前天开始说14天,昨天又说昨天开始,今天他妈又变成今天开始,”一名戴着黑色帽子和身穿运动衫的男子喊道。“我他妈在海上坐游轮啊?”
周二,记者打给小区居委会和物业的电话无人接听。徐汇区派出所的一名值班警察接到记者打去的电话后,否认有抗议活动发生。
尽管当局在对居民实施隔离和限制外出方面行动迅速,但在确保所有被隔离的人有重大医疗需求时都能得到帮助方面,他们做得很滞后。不少民众为了获得透析等治疗,不得不上网求助。
上海的新冠疫情引发食品抢购,许多商店货架空空如也。
上海的新冠疫情引发食品抢购,许多商店货架空空如也。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浦东居民卢克尔·董说,他73岁的父亲患有尿毒症,需要每周三次去医院做透析。但董先生说,自从他们的住宅楼被封控以来,父亲已连续四天没有透析了。
他说,医院因为担心疫情,也不会接收他父亲,卫生当局也不提供帮助。他父亲的脚因为没做透析已经肿胀,透析的作用是帮助将血液中的毒素和水分过滤出去。
广告
“如果他器官衰竭,到时候就太晚了,”董先生在电话采访中说。董先生已在他的微博页面上发了求救贴,他本周一说:“我不能看着我爸在家里等死。”
上海市政府的卫生部门已表示,医院应确保需要透析和化疗等治疗的患者在封控期间得到帮助。但像董先生父亲这样的情况暴露了系统的漏洞。
疫情最初在武汉和湖北省暴发时,当地的医疗系统很快不堪重负,类似董先生父亲的情况和抱怨在当时很常见。上海有中国最好的医疗资源,上海居民因政府抵御新冠的措施而被拒绝治疗的报道同样激起了广泛的愤怒和悲伤。
上周,一名护士哮喘发作,但未能在她工作的医院急诊部得到救治,医院说因为消毒无法接诊。据她的雇主上海东方医院发布的情况说明,家人马上将她送往另一家医院,但不治身亡。
中央政府仍在要求各地官员们进行清零,采取世界上最严格的措施。
中央政府仍在要求各地官员们进行清零,采取世界上最严格的措施。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周五,上海市卫建委官员对这名护士的家属表示慰问。官员敦促医院加快环境采样、接触者追踪和消杀,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正常医疗服务的干扰。
尽管如此,官媒《中国食品安全报》的记者冯文亮把这名护士的死亡描述为可耻。“这一记耳光,打得极为响亮,”冯文亮在他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写道
广告
“疫情三年了,走在全国防控前列的上海居然发生这样的事,”他接着写道。“自己的护士患病了,自己工作的医院拒收。”
“她是护士,但更是患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