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兩年來,通過嚴密的邊境管制和嚴格的社交距離措施,香港基本沒有出現新冠病毒的大暴發。隨後,奧密克戎毒株引發了爆炸性感染,暴露出該市未能幫助年紀較長、也是風險最大的居民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
短短几周內,疫情迅速擊垮了香港世界級的醫療系統。救護車成群結隊地到達急救站。醫院的隔離病房已經沒有床位。在一年最寒冷、最潮濕的時候,病人在人行道和停車場的輪床上等待,工作人員分發急救毯給他們保暖。
香港早期遏制疫情方面的成功成為其自滿情緒的起點,如今這種自滿情緒已造成致命後果。社會工作者和專家說,官員們在為更廣泛的疫情做準備方面行動太慢,在解決有關疫苗的錯誤信息方面做得太少。這座城市有100萬70歲以上的居民,對其中許多人來說,一直以來,患病的風險似乎很低,因此他們不去接種疫苗。
在本次疫情暴發之前,該年齡組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接種了疫苗。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數據,在住養老院的人當中,這一比例甚至更低,只有20%。現在,他們正承受著該市最嚴重疫情的衝擊。本月已有200多人死於新冠病毒,其中許多人年逾70歲,未接種疫苗。
香港的醫療系統因新冠病例而不堪重負。
香港的醫療系統因新冠病例而不堪重負。 Peter Park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疫苗問題上的猶豫被歸因於對疫苗潛在副作用和效力的錯誤信息,以及公眾對政府的高度不信任。不過,儘管香港在短短兩週內的死亡人數超過了過去兩年,但一些居民仍然不願接種疫苗。
「我害怕咯!副作用,」80歲的居民林淑霞(音)說。週三,她在去北角工薪階層社區一家餐館的路上停下來交談。「當然不敢打啦。」
廣告
林淑霞說,她總體上對西醫持懷疑態度。她還說,從電視新聞報導中聽說,像她這樣患有高血壓、膽固醇和血糖水平高的人接種疫苗可能會有嚴重副作用風險。(事實上,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建議患有疾病的老年人接種疫苗,以降低重症風險。)
衛生官員最近幾天一再敦促老年人接種疫苗,並正在努力加大對養老院居住者的接種力度。政府還規定,進入餐廳、商場和超市時必須出示疫苗接種證明。這些措施起到了作用:現在,四分之三的70歲以上老人,以及近一半80歲或以上的老人,都至少接種了第一針。
親北京組織在香港發起的清潔運動。
親北京組織在香港發起的清潔運動。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疫苗准入要求最終讓73歲的艾拉·陳於本週接種了第一針疫苗。她說,一開始她有點猶豫是因為感冒了,後來又讀到了一些讓她擔心的報導,於是就繼續拖延下去。
「因為看報紙,有好多擔心,那就一直往後推推推,推到現在,」艾拉·陳在離開北角一座政府大樓時說,她在那裡接種了疫苗。
這種擔憂表明,有關疫苗的錯誤信息在香港蔓延得很快。在香港,居民可以在輝瑞-BioNTech開發的疫苗或中國民營企業科興開發的疫苗之間進行選擇。
接種疫苗後罕見的死亡報告變成了有關疫苗危險的謠言,在WhatsApp群組和社群媒體上廣泛傳播,儘管官員們沒有將任何死亡歸咎於這兩種疫苗。
週三,香港接種疫苗者在排隊。
週三,香港接種疫苗者在排隊。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大學研究社會工作的教授林一星說,政府在糾正有關疫苗功效及其副作用的誤解方面進展緩慢。他說,許多老年居民認為科興疫苗沒有效果,而BioNTech疫苗有許多嚴重的副作用。
「當這種錯誤信息在傳播,沒有人出來澄清,而且我們的病例非常少,大家就會想,『我為什麼要冒這個險?』」林一星說。在這座半自治的中國城市,一些居民還對政府推廣國產疫苗表示懷疑。「人們覺得政府推動科興疫苗有政治原因,」他表示。
廣告
與人口約500萬的島國新加坡相比,香港的情況尤其令人震驚。新加坡70歲及以上人口當中,95%都接種了疫苗。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妻子何晶在Facebook上敦促香港老年人「放下對政府的不信任,放下逃離中國的記憶、或任何其他不信任當局的原因」。
在某種程度上,政府早期對疫苗接種的謹慎態度可能引發了人們對風險的擔憂。例如,去年3月,官員們指出,不應給「未控制的嚴重慢性病」患者接種科興疫苗,並敦促不確定自己健康狀況的居民在接種疫苗前諮詢醫生
香港的一家老人院。
香港的一家老人院。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人們對疫苗接種產生了恐懼,衛生保健系統也加強了這種恐懼,」香港大學專門研究經濟學和衛生系統的副教授凱倫·格雷平說。 「我們創造了這樣的想法:要想接種疫苗,必須首先成為健康的候選人。」
現在,官員們正努力使更多的老年居民得到保護,但這隻解決了一個問題。養老院經營者和社會工作者說,政府對病例大增的準備不足造成了不必要的混亂。當公立醫院床位用完時,養老院沒有醫護人員或設備來照顧病人,也沒有空間將他們與其他居住者隔離。
自去年秋天以來,香港的養老院已對訪客關閉。不過,行業管理人士說,最近幾週,很多養老院都出現了病例。行業組織香港安老服務協會秘書長陳勇舟表示,在本週舉行的約300家養老院的代表會議上,超過70%的養老院表示,他們在居住者或員工中錄得新冠病例。
「對我們來說,目前的情況真的很不健康,」陳勇舟說。他還是鈞溢護老集團的董事總經理,該集團經營著六家養老院,有640個床位。「我們的工作人員和密切接觸者沒有隔離中心。他們都被困在養老院,那裡的環境並不好。」
週五,居民們在一個公共小區等待捐贈的大米、蔬菜、牛奶和口罩。
週五,居民們在一個公共小區等待捐贈的大米、蔬菜、牛奶和口罩。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蔡海偉表示,香港政府尚未向養老院發出如何處理疫情的正式指導方針。儘管有兩年的時間為這樣的事件做準備,但迅速的傳播還是讓許多人措手不及。
「沒人料到我們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現這麼多確診病例,」蔡海偉說。他表示,一些養老機構需要等待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才會有公共衛生工作人員上門注射疫苗。
廣告
不斷惡化的疫情可能也不會改變現年80歲、尚未接種疫苗的林淑霞這種香港市民的態度,除非政府強制規定接種疫苗。
「如果可以不打我都不打,」林女士說。「讓年輕人去打吧。」
老年居民的疫苗接種率也在增加,因為如果沒有接種證明,很難開展日常生活。
老年居民的疫苗接種率也在增加,因為如果沒有接種證明,很難開展日常生活。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