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以深入報導法院和地方政治而聞名的香港小型網路新聞網站《眾新聞》宣布自4日起停止發布新聞,這加深了人們對曾經十分強勁的香港媒體崩潰的擔憂。
就在幾天前,另一家獨立網路媒體《立場新聞》在數以百計警察突查其辦公室並逮捕了七人後關閉。《立場新聞》的兩名前高級編輯和該出版物被指控共謀發布煽動性內容。
最近的媒體停運標誌著香港獨立媒體消亡的最終章。香港曾經擁有亞洲一些最自由、最積極的新聞媒體。現在,隨著北京繼續對香港進行全面鎮壓,越來越多曾經報導過香港抗議和政治的記者被逮捕或失業,文章無處發表。
「這不僅僅是又一個媒體停運,」前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學教授徐洛⽂說。「這是政府更大項目的一部分,旨在解除香港的所有持批判態度的媒體,所有的獨立媒體。」
北京已將目標對準隨香港民主抗議活動而興起的新聞媒體。
週一,在眾新聞宣布停運之後,該新聞機構的總編輯李月華及其主筆楊健興在香港的新聞發布會上。
週一,在眾新聞宣布停運之後,該新聞機構的總編輯李月華及其主筆楊健興在香港的新聞發布會上。 Bertha Wang/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立場新聞》和《眾新聞》是通過報導香港民主抗議運動而繁榮起來的一波媒體風潮的一部分。他們很少帶廣告,而是依靠捐贈運營。它們是為網路讀者打造的,經常連續幾個小時直播抗議活動。
當抗議運動被大範圍逮捕和全面的國安法鎮壓後,他們將焦點轉向了法院,記錄了數十起針對抗議者和反對派政客的刑事案件。
廣告
五年前,幾名在香港其他新聞媒體積累了豐富經驗的編輯和記者創立了《眾新聞》。公司的小規模有時意味著其全面性無法媲美大型出版物。但這些媒體深入研究本地問題,經常報導關於當局如何用法律運動針對反對派的獨家新聞。
去年9月,他們率先報導稱,檢方計劃指控一個組織「煽動顛覆」,因為其口號是「結束一黨專政」。該組織每年舉行守夜活動悼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的受害者。
在記者接連被捕的情況下,《眾新聞》高層表示,他們意識到發表這類作品可能不再安全。
「改變的不是我們,」《眾新聞》總編輯李月華週一向記者表示。「而是外在的客觀環境。我作為總編輯,我都沒辦法去拿捏這個故事、這個報導,或者這句話,會不會寫出來就是觸犯了那個新改變的環境下的條例。」
 《蘋果日報》的停刊引發了一連串抓捕和封停。
2021年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員工印刷最後一期報紙。
2021年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員工印刷最後一期報紙。 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更為新興的數位媒體曾從《蘋果日報》汲取靈感、吸收人力,這家立場激進的獨立報紙於1995年由富商黎智英創辦。黎智英激烈反對共產主義,提倡暢所欲言的小報新聞,對政府瀆職的報導就跟追逐明星八卦一樣積極。
長期以來,黎智英都是北京的眼中釘。但在他和數名《蘋果日報》高層被捕,而該報於去年被迫停刊後,當局的注意力就轉向了《立場新聞》和《眾新聞》這些規模較小的獨立媒體。雖然這些媒體沒有《蘋果日報》的小報式聳動風格,但它們同樣強調監督政府,並為反對派人物發聲,因此激怒了當局。
廣告
「他們的新聞分析報導無比專業,事實核查無比嚴謹,而且重要的是,他們不怕對權力說出真相,」徐洛文說。「這就是他們被整治的原因。」
在突擊搜查《立場新聞》的幾週前,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批評該媒體對香港監獄狀況做出了「偏頗、誤導和妖魔化」的報導。
傳統新聞媒體受到的限制也越來越多。
香港電台總部,這家公共廣播機構開始嚴格遵循官方說法,刻板地報導政府活動。
香港電台總部,這家公共廣播機構開始嚴格遵循官方說法,刻板地報導政府活動。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隨著獨立媒體都被封停,傳統新聞媒體變得愈發謹慎。香港電台長期以來都被視為香港最可靠新聞來源之一,批評人士稱,這家公共廣播機構已被政府改造得更像中國官媒,嚴格遵循官方說法,刻板報導政府活動。
當中國網球名將彭帥去年指控一名前中共高官性侵時,換在以往,她所引發的政治醜聞會主宰香港媒體的頭條。但主流媒體在一開始直接忽視了事態進展。指控曝光一個月後,香港電台網站才發布了一篇報導,僅提及了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對她人身安全的關切,並未詳細說明彭帥的指控內容。
立場溫和的中文報紙《明報》起初僅在商業版刊登了這一消息。那篇文章研究了此事對與官員張高麗有關聯的公司的影響,張高麗曾任中國最高政治權力機關政治局的常委。記者電話聯繫到《明報》總編輯,後者拒絕對此報導置評。
廣告
「彭帥的最新案例能讓人看出誰不怕對權力說真話,而誰又在害怕,」徐洛文說。「沒有一家主流媒體願意做封面報導,甚至不願討論此事,這在我看來揭露了很多問題。」
北京自己的媒體如今發出了更強勢的聲音。
獨立新聞媒體被噤聲,讓北京自己的出版物得以擴大影響力。國家控制的《文匯報》和《大公報》經常在版面上攻擊民主派政客、記者和活動人士。反對派政客表示,這些報紙的記者有時會連續數日跟蹤他們。
這些報紙的報導受到了人們的密切關注,為的是尋找安全部門可能採取下一步行動的線索。當它們的攻擊愈發激烈,官方動作往往接踵而至。
去年,《大公報》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攻擊《立場新聞》,批判後者支持恐怖主義,因其發表了一篇比較北愛爾蘭和香港暴力抵抗運動的文章。
北京和香港都為鎮壓行動進行了激烈辯護。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去年訪問北京期間。香港和中國政府為逮捕行動進行了辯護。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去年訪問北京期間。香港和中國政府為逮捕行動進行了辯護。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抓捕記者、關停獨立媒體的行動已經受到新聞自由倡導組織和西方政府的廣泛批評。在《立場新聞》遭遇突擊搜查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敦促香港和中國中央政府釋放被拘記者和媒體高管。「新聞報導並非煽動,」他說。
北京指責西方批評者企圖破壞香港的穩定。「(這些人)對香港警方依法執法肆意抹黑,妄圖拿所謂『新聞自由』做犯罪行為的擋箭牌,以偷換概念的伎倆給香港法治設置障礙,」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一篇社論這樣寫道。
廣告
在致《華爾街日報》的信函中,香港政務司司長李家超表示,該報應支持抓捕,而不是在社論中批評鎮壓行動。「如果你真的對新聞自由那麼熱衷,你應該支持我們針對那些非法地利用媒體作為工具,去達到政治或個人利益的人,」他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