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美國動畫片《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中嘲笑中國政府審查制度的一集,似乎在迪士尼於香港新近推出的流媒體服務平台上遭遇了審查,這加劇了人們對香港自由表達和批評空間日益縮小的擔憂。
備受期待的Disney+本月登陸香港,《辛普森一家》的其他集在平台上仍可觀看。但該劇的第16季直接從第11集跳到了第13集,略去了辛普森一家去北京旅行的第12集《咕咕雞飯》。
辛普森一家在北京參觀經防腐處理的毛澤東遺體時,荷馬·辛普森稱毛澤東是「殺死了5000萬人的小天使」。另一個場景是這家人走在天安門廣場,廣場上有一塊寫著「1989年這裡什麼都沒發生」的牌匾,對中國政府試圖控制「六四」大屠殺的公眾記憶進行抨擊,解放軍在那次大屠殺中射殺了學生和其他支持民主的抗議者。
自從去年6月,中央政府為平息香港長達數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在香港實施涉及範圍廣泛的國家安全法以來,對審查制度的擔憂在香港迅速增加。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1997年回歸中國後,中央政府曾承諾讓香港保留公民自由至少50年。但在國安法下,這些自由中有許多已經消失,新聞媒體變成了「喉舌」歌曲被禁博物館受到密切控制
廣告
香港政府今年還擴大了電影審查權,讓政府能禁止其認為有礙國家安全的港產或進口電影的發行。
《辛普森一家》於2005年首播,目前尚不清楚迪士尼略去該劇第16季中的這一集是公司的選擇,還是應政府監管機構的要求。迪士尼沒有回覆記者的詢問,香港通訊事務管理局也拒絕置評。但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在一份聲明中說,電影審查條例只適用於電影,不適用於流媒體服務。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媒體監管的專家麗娟說,迪士尼的做法暗示,該公司是在進行自我審查,以避免引起中國政府不滿。
去年的上海迪士尼樂園。迪士尼一直渴望進入中國大陸的巨大市場,並已因願意為進入這個市場做出讓步而受到批評。
去年的上海迪士尼樂園。迪士尼一直渴望進入中國大陸的巨大市場,並已因願意為進入這個市場做出讓步而受到批評。 Aly Song/Reuters
「迪士尼顯然向當地觀眾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那就是,為了取悅(中國政府),它會刪除有爭議的節目,」梁麗娟說。「公司的信譽肯定會受到傷害。」
儘管如此,梁麗娟承認,迪士尼在香港的任何潛在損失很可能會被安撫大陸當局帶來的好處大幅抵消。「這裡人口沒那麼多,」她談到香港時說。「該公司準備犧牲香港市場。」
迪士尼和更廣泛意義上的好萊塢都毫不掩飾對中國大陸巨大市場的渴望。因為願意為進入這個市場做出讓步,迪士尼尤其經常受到批評。
廣告
該公司去年推出的真人版《花木蘭》曾面臨廣泛的抵制呼聲,因為該片的片尾字幕感謝了新疆的八個政府部門。中國政府一直在西部邊遠地區新疆嚴厲鎮壓維吾爾少數民族。這部電影有部分在當地拍攝。
1998年,迪士尼當時的首席執行官麥可·艾斯納曾向中國總理道歉,因為公司支持了馬丁·斯科塞斯的電影《達賴的一生》,該片講述了中國壓制西藏人民和達賴喇嘛的故事。艾斯納稱該片是個「愚蠢的錯誤」。2016年,《奇異博士》的製片人將片中一個藏人角色改為凱爾特人,據一位編劇表示,此舉背後的部分原因是為了避免冒犯中國政府。
Disney+目前還沒有在中國大陸推出,但公司已表示計劃在「所有主要國家」推出這一服務。
其他流媒體服務也被指責存在審查行為。網飛已出於海外市場的政治考慮改變了一些劇作的版本。
《辛普森一家》並不是香港唯一因觸及天安門事件而受到審查的創意作品。
香港大學已要求移走校園裡樹立的紀念「六四」大屠殺的雕塑「國殤之柱」。
香港大學已要求移走校園裡樹立的紀念「六四」大屠殺的雕塑「國殤之柱」。 Louise Delmotte/Getty Images
在香港大型新藝術博物館M+本月開幕之前,立法會議員們曾呼籲禁止展出艾未未的一個攝影作品。艾未未或許是中國最著名的藝術家,目前流亡國外。在照片中,艾未未對著天安門豎起中指,該博物館已將那張照片從其在線藝術品庫中刪除。
香港大學已下令移除樹立在校園20多年的「六四」大屠殺紀念雕塑「國殤之柱」。
廣告
此外,香港最知名的維權組織之一「支聯會」已於今年9月解散,之前該組織的大多數領導人已經被捕。支聯會曾組織每年紀念「六四」大屠殺的守夜活動。官員還突襲了支聯會組織的一個紀念館。
一些藝術家、活動人士和知識分子對香港鎮壓的回應是逃離當地。上週六,講述2019年香港抗議活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獲得了台灣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獎,金馬獎通常被稱為華語世界的奧斯卡。該片還沒有在香港上映。
《辛普森一家》被刪的那集仍可在台灣的Disney+上觀看。香港人如果使用虛擬專用網路,仍可以觀看該集。
梁麗娟說,隨著意識到該集被審查的消息傳開,人們可能會對其更感興趣,會通過各種方式去觀看它。
「如果他們什麼都沒做的話,人們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集的存在,」梁麗娟說。「但如果做得這麼明顯的話,那反而會引起人們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