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驻美大使秦刚周三抵达华盛顿,这名外交官积极反对西方批评的记录表明,北京正在为与华盛顿的持续紧张关系做准备。
担任新职务的秦刚,将处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努力重塑中美关系的前线。目前中美关系已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点。在北京方面眼中,拜登政府将继续挑战中国崛起,并回击了华盛顿团结民主国家站在自己一边的努力。
秦刚可能会向华盛顿传达习近平希望他的国家被当作一个大国对待,这种自信部分来源于中国对新冠疫情的成功控制。在本周与副国务卿温迪·R·谢尔曼(Wendy R. Sherman)的会谈中,以及3月在安克雷奇的一次充满敌意的会谈开场白中,中国高层外交官不同寻常地与拜登政府官员发生公开争执时,中国外交官都表现出了这种大胆的姿态。
中国大使馆网站发布的一则信息中,秦刚说两国都应当“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广告
秦刚与自1980年代以来的历届中国驻华盛顿大使不同,他从未专门与美国打交道,也没有派驻过美国。但是作为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后来又担任礼宾司司长,秦刚似乎赢得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信任,经常陪同他出访,会晤外国领导人。
“这个时机很能说明问题,”曾任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管的唐安竹(Drew Thompson)说。
“过去20年来,有一批美国专家被派驻华盛顿,”如今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任教的唐安竹接受采访时说。“有些人的职业生涯更多建立在捍卫中国高级领导人的尊严和平等待遇基础上,他们可能会带着不同的心态来做这份工作。”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表示,在习近平2015年访美期间,秦刚“在他觉得有必要的时刻会毫不犹豫地激怒他人”。何瑞恩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中国事务负责人。
“秦刚非常关注领导人如何被描述以及领导人公开露面所传达的形象,”何瑞恩说。“他在习近平对白宫进行国事访问时尤其如此。”
作为大使,秦刚将面对越来越棘手且政治上紧张的关系。中国外交官强烈谴责华盛顿对习近平在边远的西部地区新疆和香港的强硬政策的批评和制裁。但是他们也试图在限制全球变暖等问题上寻找共识
广告
作为中国数十年来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习近平一直试图将北京定位为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的主要挑战者。去年,习近平在对共产党官员发表的内部讲话中,对两国关系发表了坚定自信而慎重的表态,称虽然“东升西降”,但美国的实力不应被低估。
拜登政府暗示,将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建立同盟与中国抗衡,习近平最近警告,北京不应在全球事务中被边缘化,并且准备好要对来自西方的压力作出反击。
“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他在纪念中国共产党“七一”建党100年的讲话中表示。“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现年55岁的秦刚似乎很适合宣扬习近平更加强硬的国际立场。
上一任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为中国的政策进行了有力的辩护,但他与中国某些外交后起之秀充满敌意的言论和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论保持距离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十字路口”,上个月,崔天凯在发布于中国大使馆网站的辞别信中表示。
广告
秦刚的态度要比这些“战狼”——人们对一些最近崭露头角的好斗的外交官的称呼——要温和一些,但是作为外交部的发言人, 他为中国对西方压力越来越强硬的反击树立了一个早期的榜样。
秦刚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之后在合众国际社北京分社担任新闻助理,然后于1992年加入外交部外交使团。他在2005年被任命为外交部发言人后日益受到关注,当时中国在人权问题上以及北京对西藏和新疆的强硬政策方面,面临着日益加剧的国际紧张局势。
秦刚善于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与记者辩论,有时会用讥讽的方式来回答问题。他把共产党收复西藏比作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解放黑人奴隶。他斥责记者“不要根据你们的幻觉来进行报道”。2008年,在被问到“枪与玫瑰”(Guns N’Roses)乐队发行硬摇滚专辑《中国民主》(Chinese Democracy)时,秦刚不屑一顾。
“据我了解,很多人不喜欢这类音乐,因为它太嘈杂,噪音太大。”他对提问的记者说。“我想你应该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吧?
秦刚在2018年升任外交部副部长时,他的母校发布的简历中写道,他作为发言人“从来不会绕着问题走,而是态度鲜明直截了当;不会躲躲闪闪,更不会语焉不详”。
秦刚的擢升经历包括在外交部西欧司任职,后来担任伦敦的高级外交官。在仕途的下一阶段是领导外交部新闻司,然后是礼宾司负责人——他专注于保护中国和习近平的形象。
广告
前美国外交官、现任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所长的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说,秦刚的任命可能反映出“中国的系统似乎正处在一个偏向对党坚定忠诚,而非外交方面成就的阶段”。
作为外交部副部长,他一直是中国政策的坚定捍卫者,在北京召集外国外交官,对他们的政府在新疆和其他有争议问题上的言论正式表达不满。
“国际上一些反华势力为遏制中国发展,编造种种谎言,”根据中国外交部,他去年在德国驻华使馆组织的招待会上说。“对此,14亿中国人民绝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