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以西约1930公里的荒芜沙漠中,中国政府正在挖掘一片新区域,那里似乎是110个核导弹发射井。这是分析人员最近几周在研究商业卫星图像时发现的第二处类似区域。
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核武库的大规模扩张——这个经济和科技超级大国渴望表明,经过数十年的克制,它已准备好拥有与华盛顿或莫斯科规模同等的武器库了。
又或者,这可能只是一种有创意但成本高昂的谈判策略。
新的发射井显然是为了被发现而建造的。最新一处发射井在今年3月开建,位于新疆东部,距哈密市一处声名狼藉的再教育营不远。上周末,美国科学家联合会(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 的核专家根据行星实验室(Planet Labs)众多卫星传回的图像确认了这一发现,并分享给了《纽约时报》。
广告
自上世纪60年代首次成功进行核试验以来,中国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最低核威慑”,大多数外部专家认为,中国大约拥有300枚核武器。(中国政府不愿公开,而美国政府的评估也是保密的。)如果评估准确,那这一数字还不到美国和俄罗斯部署数量的五分之一。在核领域,中国总标榜自己占据了某种道德高地,避免了昂贵而危险的军备竞赛。
但在习近平上台后,这种情况似乎正在改变。就在中国打击国内异见、对香港实行新的控制、威胁台湾,并更积极地使用网络武器之时,它也在核武器问题上走入了新的领域。
“玉门和哈密的发射井建设,是中国核武库有史以来最重大的扩张,”马特·科尔达(Matt Korda)和汉斯·M·克里斯滕森(Hans M. Kristensen)在对新发射井场的研究报告中写道。他们指出,几十年来,中国运作着大约20个大型液体燃料导弹(即东风-5型)发射井。但把新发现的发射场跟数百公里外的城市玉门发现的发射场(由加州蒙特雷市的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加起来,中国就有了大约230个新发射井。《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早些时候报道了第一处发射场的存在,那里大约有120个发射井。
中国的战略为何改变仍是个谜。
对此存在几种看法。最简单的解释是,中国如今认为自己是一个全方位的经济、科技和军事超级大国——因此希望拥有一个与之相称的武器库。另一种可能性是,中国很担心效力越来越大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以及印度发展迅速的核力量。还有俄罗斯公布了新型超高音速和自主武器,以及北京想拥有更有效威慑力量的可能性。
第三种看法是,中国担心其为数不多的陆基导弹容易受到攻击——通过建造200多个发射井,并将其分布于两处,他们可以玩起藏豆骗局,到处移动20枚或者更多的导弹,让美国猜到底在哪里。这一策略就跟核军备竞赛本身一样古老。
新发射井之间的间隔距离不到两英里。
新发射井之间的间隔距离不到两英里。 Planet Labs Inc.
“建好发射井并不意味着必须把所有发射井都装满导弹,”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专攻核战略的教授维平·纳朗(Vipin Narang)说,“他们可以移动它们。”
当然,他们也可以拿它们做交易。中国可能相信,它迟早会被卷入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军控谈判——这是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在执政的最后一年试图推行的做法,当时他表示,除非把从未参与过核军备控制的中国包括在内,否则他不会续签与俄罗斯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 treaty)。中国政府拒绝了这一想法,称如果美国人如此担心,他们应该削减五分之四的武器库,达到中国的水平。
广告
结果是一场僵局。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末期,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和他的军控特使马歇尔·比林格斯利亚(Marshall Billingslea)写道,“我们已要求北京提高透明度,并与美国和俄罗斯一道起草一份涵盖所有类别核武器的新军控协议。”
“中国是时候停止故作姿态,开始负责任地表现自己了,”他们写道。
但拜登政府已经得出结论,仅仅因为中国拒绝加入,就让与俄罗斯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到期是不明智的。上任后,拜登总统迅速采取行动,续签了与俄罗斯的条约,但他的政府表示,在某个时候,它希望中国能签署某种协议。
这些对话尚未开始。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本周访问了中国,这是拜登上任以来美国高级外交官首次访华,不过目前尚不清楚核武器问题是否在议程上。接下来,她将与俄罗斯进行核谈判。
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拒绝就中国军火库扩张的证据置评。
美国间谍卫星很可能在几个月前就发现了这些新建筑。但在华盛顿的一个私人团体——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研究分析师科尔达利用民用卫星图像检查新疆干旱的内陆地区之后,这一切才得以公布于众。新疆位于中国西北部,是一个由山脉和沙漠组成的崎岖地区。他正在寻找与研究人员已经发现的发射井建设相匹配的视觉线索。
广告
今年2月,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报告称,内蒙古吉兰泰镇附近一个军事训练基地的导弹发射井有所扩大。该组织发现了14个正在建设的新发射井。后来是在玉门的发现。
在查看新疆的野外部分时,科尔达专门寻找可充气的圆顶——和那些可以容纳网球场的圆顶没什么不同。中国工程师把它们架立在地下导弹发射井的建筑工地上,以隐藏下面的工程。突然间,在最近发现的基地西北方向约400公里处,他发现了一系列与玉门几乎相同的充气穹顶,后来发现那里是另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
这个庞大的建设基地位于新疆东部,占地约300平方英里。
这个庞大的建设基地位于新疆东部,占地约300平方英里。 Planet Labs Inc.
新的建设基地位于一个偏远地区,中国当局令一般人难以到达这里。它位于哈密市西南约96公里处,哈密有一个中国政府关押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成员的再教育营。而在它以东约420公里处,有一个整齐的建筑群,建筑群的屋顶很大,可以向天空敞开。最近,分析人士确认,该地点是中国军队建造的五个激光基地之一,这些激光可以向侦察卫星发射集中光束,这些卫星大多由美国发射升空。激光会使脆弱的光学传感器失明或失效。
科尔达与他的同事克里斯滕森合作,利用卫星照片对该地点进行了勘查。克里斯滕森是武器专家,负责该组织的核信息项目
他们的报告称,新发射井之间的距离不到三公里。报告补充说,总体而言,这个庞大的建设基地占地约480平方公里,与同样位于沙漠中的玉门基地面积相仿。
纳朗说,这两个新的发射井基地给了中国政府“许多选择”。
广告
“这并不疯狂,”他说。“他们让美国瞄准了很多可能是空的发射井。如果需要,他们可以慢慢地填满这些发射井。他们会在军备控制方面获得筹码。”
“我很惊讶他们十年前没有这么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