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週,在具有政治敏感性的香港回歸中國紀念日,一名男子在一條繁華的商業街上用刀刺傷了一名警察,然後自殺身亡。
警方後來在週二說已逮捕了九名男女,其中六人是中學生,警方指控他們涉嫌製造炸彈,並打算把炸彈放置在法院、鐵路和其他公共場所。
在這個被政治動盪困擾的城市,當局將這些事件描述為恐怖襲擊和某些反對派別對安全構成威脅的證明。當局說,這些事件凸顯了北京去年對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的必要性,而且還暗示可能需要採取更嚴厲的措施。
「這些行動表明,『黑色暴力』已經從群眾式地面活動轉為隱蔽形式的個人化行為,」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週二提到最近的事態發展時對記者說。
廣告
但是民主活動人士指責政府製造了一個不可能進行合法和平抗議的環境,讓居民感到絕望,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變得激進。
一些居民也暗示,警方為了妖魔化支持民主的運動,誇大了暴力威脅。專家說,儘管警方宣布,自2019年爆發反政府抗議活動以來,已挫敗了多起製造炸彈的陰謀,但幾乎沒有幾個嫌疑人出庭受審,因此很難評估他們構成多大威脅。
警方在週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被控策劃爆炸陰謀的九人年齡在15歲至39歲之間,與活動組織「光城者」有關。官員說,他們在該組織租用的一個賓館房間裡找到了少量製造爆炸物的原材料,還找到一本手冊。警方說,該組織原本計劃在本月某個時間實施陰謀,然後離開香港。
這些事件在民主運動內部重新引發了令人不安的辯論:民主運動是否能以在似乎權力無限的北京面前處於劣勢為理由,寬恕甚至支持暴力。
香港警方週二展示的他們稱之為陰謀製造和引爆炸彈的證據。
香港警方週二展示的他們稱之為陰謀製造和引爆炸彈的證據。 Jerome Favre/EPA, via Shutterstock
在2019年的抗議活動中,隨著一些示威者採取了越來越暴力的做法,比如向警察投擲燃燒彈,甚至對親北京的平民進行身體攻擊,這個問題也曾給抗議活動蒙上陰影。但實施國安法後,這個問題已經有了一個新的維度,因為政府實際上禁止了抗議活動,並在大規模地逮捕反對派人物。
「我認為,即使在過去的一年,這條界限也被向前推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在談到民主運動對更極端做法的容忍時說。
廣告
這種容忍在上週四發生持刀襲警事件後表現得很明顯,該事件引發了對襲擊者意想不到的同情。據當地一家網站拍獲的影片顯示,襲擊者走到一名警察身後,將刀刺入他的背部,然後將刀刺向自己。他被送往醫院後,在那裡死亡。
當局說襲擊者50歲,在他家裡找到的報紙、電腦裡的文件和一份自殺遺書表明他「受了激化」。後來有報導給出了他的名字是梁健輝,曾在飲料公司維他奶擔任採購經理。
官員們馬上將這次襲警行為歸咎於反政府情緒,受襲警官的肺部被刺穿。
「導致這些事件除了兇徒要負責之外,亦是同時有很多人不停地鼓吹暴力、煽動憎恨社會、煽動憎恨國家,以及去美化這些暴力行為,」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在記者會上說。
「這些人都是滿手鮮血,」他說。「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對這些人予以譴責。」
但許多人在襲警事件發生後的幾個小時裡做的正相反。社群媒體上充滿了對襲警男子表示敬意的帖子,感謝他做出了他們稱之為犧牲的事情。
廣告
上週五下午5點左右,至少十幾人徘徊在該男子倒下的街角,其中很多人穿著黑色衣服,拿著鮮花。也有人將花束放在附近一個地鐵站的入口處或者插在樓梯扶手上。
有些人非但沒有譴責暴力,反而說他們對可能助長了暴力的絕望情緒表示理解,並說責任在政府,因為政府壓制了其他表達的途徑。
香港警隊在7月1日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這個日子是三個敏感事件的週年紀念,包括英國在1994年將香港主權交還中國。
香港警隊在7月1日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這個日子是三個敏感事件的週年紀念,包括英國在1994年將香港主權交還中國。 Peter Park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我當然不想看到暴力,」手裡拿著一束花的S·W·唐說。「但我不能對他做出批評性的評價。」
唐女士說,過去,香港人在面臨不公時可以依靠法庭和其他法律保障。「現在,我們不相信這些東西還存在,」她說。「所以如果我說,『不要訴諸暴力,不要試圖犧牲你的生命』——但如果不這樣做,又該怎樣做呢?」
帶著自己五歲女兒前來送花的凱莉·陳(Kelly Chen)說,她不認為送花會美化這一事件,或會激勵其他人效仿。她說,她認為該男子的爆發是一種反常。
但一些專家說,悼念可能會導致模仿者。
廣告
「這的確能製造一個神話,」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恐怖主義的高級研究員拉菲洛·潘圖奇(Raffaello Pantucci)說。「運動需要烈士。」
警方一直對其他威脅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已在本週逮捕了至少三人,原因是他們在社群媒體上發了警方稱之為鼓勵襲擊執法人員的帖子。
儘管如此,其他更糟糕的情緒仍在繼續蔓延。在更激進的抗議者喜歡用的互聯網時事台LIHKG上,一個給出受傷警官的狀況已穩定的文章的鏈接,只得到了44個拇指向上,卻得到了近3000個拇指向下。
當局拒絕了對襲警事件有任何責任的說法。
「不要為暴力找藉口,」林鄭月娥週二說。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說,那些指責當局對該男子的行為負有責任的人,是在鼓勵其他人效仿。
「很多人用警方執法為藉口,講給社會人士聽,指警方嚴正執法,所以你要更加犯法,」他說。「這正正是我們很擔心的。」
上個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主持了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的宣誓就職儀式。兩人誓言要平息暴力異見。
上個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主持了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的宣誓就職儀式。兩人誓言要平息暴力異見。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t, via Reuters
但這裡似乎對更溫和或更具細微差別的聲明沒有興趣,這顯示了香港截然對立的程度有多深。
襲警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有關維他奶向員工發了一份內部通告的報導立即引發了親政府陣營的強烈反對,維他奶在通告中對已故員工的家屬表示了哀悼。中國大陸的名人終止了與維他奶簽署的代言協議。
廣告
儘管維他奶公司發表了另一份聲明,稱通告是未經授權發出的,並對暴力行為表示譴責,但公司股價仍大幅下跌
香港的表達空間受限制,對27歲的多蘿西·黃(Dorothy Wong)來說非常明顯,她上週五帶著鮮花去了事件發生的地方。她說,警察攔住了她,還查了她攜帶的東西,並記錄了她的個人信息。
黃女士說,她不容忍任何企圖殺死警察的行為。但她也質疑警察為什麼不允許她悼念那個死去的男子。
「這太荒唐了。我們只不過是拿著白花,」她說。「為什麼這是非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