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肺炎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新德里——几天来,在中国武汉上学的纳迪姆·巴蒂(Nadeem Bhatti)看着自己的外国同学一拨又一拨地逃离这个冠状病毒暴发中心。随着一些国家从疫情热点地区撤离公民,印度人、尼泊尔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排着队,脸色阴沉地登上巴士走了。
但巴蒂和其他数百名巴基斯坦学生一样,被留在了这里。
巴基斯坦政府要求巴蒂和其他800名在武汉的巴基斯坦学生留在原地,政府这样做是出于一个令人感到沉重的考虑。
广告
巴基斯坦的医疗系统十分混乱。勉强维持的医院缺少受过训练的医生和物资。如果受感染的公民回国的话,病毒可能会在全国有增无减地传播。巴基斯坦是世界上仍在与小儿麻痹症作斗争的最后几个地方之一,登革热和艾滋病的病例也在增加。
“我敢保证,一开始我以为我们必须回去,因为我们可能会被病毒感染,”25岁的巴蒂说,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学生。“我因为紧张,有时候晚上睡不着觉。”
“但现在我们不这样想了。巴基斯坦没有治疗冠状病毒的好医院,而中国人正努力战胜这场疫情,”他说。
但有些巴基斯坦人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更大的地缘政治游戏中的棋子。中国是巴基斯坦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作为两个合作伙伴中的弱方,巴基斯坦可能面临着不从中国撤侨的压力,以免让北京难堪。
中国正在努力控制住新型冠状病毒,也因对病毒的早期反应缓慢而受到了全球的密切审视。政府周二宣布,自去年12月以来,已有1016人死于该病毒。周一的100多例死亡发生在湖北省,武汉是它的省会城市。
巴基斯坦上周恢复了飞往中国的商业航班之后,人们对该国是否过于巴结奉迎的怀疑也在增长。如果病毒检测呈阴性的话,有钱支付机票的巴基斯坦公民可以回国。
广告
巴基斯坦总理的高级卫生顾问扎法·米尔扎(Zafar Mirza)本周在Twitter上敦促在华巴基斯坦公民保持冷静。
政府“正在最高层讨论有关情况,并将根据所有因素做出最佳决策,包括毁灭性的冠状病毒在全球大流行的可能性”,米尔扎写道。“放心吧,你们是我们的自己人,我们关心你们!”
一名被困在离武汉不远的咸宁市的巴基斯坦学生呼吁撤侨,他回击了政府的说法。
“你们甚至有一丁点关心我们吗?”这名在Twitter上只给出名字是穆罕默德·易卜拉欣(Muhammad Ibraheem)的用户写道,他在湖北科技大学学医。“你们为什么不把我们都杀了算啦?这对你们来说很容易,或者把我们卖给中国算啦。至少你们会得到些好处。你们把我们丢在这里等死呀。”
在采访中,易卜拉欣把咸宁的情况描述得很绝望。他说,随着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医疗物资正在耗尽。由于银行关门、自动取款机停止工作,他和其他许多巴基斯坦学生买食物的钱都快没有了。
他说,在疫情暴发之初,当地政府把精力都放在控制病毒上了,政府不让学生(以及大多数民众)离开房间,根本没有考虑为易卜拉欣和他的同学们提供基本保障的问题。
广告
他说,“我们曾有三天没水喝。后来,我们的大学为我们提供了水,但只给了每个学生四升水,让他们维持五天。”他还说,他和同学们喝完了饮用水后,不得不把不适合饮用的自来水烧开后喝。
“巴基斯坦政府一点也不帮忙,”他说。
记者联系了巴基斯坦政府,但政府拒绝置评。
好几群学生不得不用录制视频,向巴基斯坦政府发出紧急请求,要求政府将他们撤离。
在一段视频中,五名戴着口罩的学生肩并肩站在一起。
“我们请求巴基斯坦政府,我们也是你们的孩子,”一名学生透过蓝色的医用口罩说。“求你们,求你们,求你们帮助我们,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广告
来自莱亚的巴蒂说,他认为,留在武汉既保证了自己的安全,也为加强巴中关系尽了一份力。
“我们决定留在这里,与这个国家站在一起,”巴蒂说。“如果他们能战斗,我们也能战斗。在我们的国家有个说法,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关系比蜜还甜,比喜马拉雅山还高。”
尽管如此,孤独感仍使他烦恼。大多数时间,巴蒂都呆在留学生宿舍里无所事事。这座曾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学生,以前很热闹。现在,楼里只剩下127名学生——他们都是巴基斯坦人。
就在走廊的另一端,四名巴基斯坦学生上个月感染了病毒,他们曾在其中一人的宿舍里一起吃晚饭。从那时起,学校已禁止学生见面。为了打发漫长的日子,巴蒂常常沿走廊走到他最要好的朋友的宿舍门口,两人隔着窗户说话。
巴蒂描述的疫情暴发后头几天的情况,与易卜拉欣描述的一样令人绝望:学生们吃的东西快没了,同时他们被禁止离开宿舍。
学生们发出了解决他们吃饭问题的恳求之后,学校管理部门建立了一个系统,让巴蒂和其他学生到校园里的一个办公室去订购他们需要的东西。然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等着有人敲门的声音,这意味着他订的东西到了。送东西的人把东西放在门口后,快速离开,他们从未见过面。
广告
有时他吃饭时,母亲会打电话给他,但他承认,母亲的焦虑让他紧张。
“我妈想叫我回家,”巴蒂说。“她哭,她为我祈祷,还给我们社区里的穷人分发食物,让他们也为我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