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發布的一份新報告警告,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中國今年的經濟放緩可能超出預期,這將導致世界各國的產出下滑、增長減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中寫道,通膨上升、供應鏈瓶頸、與新冠相關的停擺和用工短缺將繼續困擾各國,不論貧富。
「2022年初,全球經濟狀況弱於預期,」IMF表示,並將全球經濟增速從三個月前預計的4.9%下調至4.4%。
IMF認為,美國聯邦儲蓄銀行的緊縮政策和拜登政府未能通過2.2萬億美元的一攬子基礎設施和社會政策,是將美國增速預測下調1.2個百分點至4%的原因之一。
廣告
對於近年來推動全球很大一部分增長的中國,IMF指出了房地產行業收縮和新冠「清零」政策的影響,該政策導致人們出行受限、企業關停、消費減少。該報告將中國的增速預測下調了0.8個百分點至4.8%。
IMF強調,該預測存在高度不確定性,其影響因素包括新冠疫情的進程、可能發生的與氣候相關的自然災害、供應鏈混亂和不斷加劇的政治緊張局勢,尤其是烏克蘭局勢。隨著疫情進入第三個年頭,這份報告流露出了悲觀的基調。「總體仍然存在下行風險,」IMF的第一副總裁吉塔·戈皮納特表示。
戈皮納特估計,到2024年底,與疫情相關的全球經濟損失總額將達到13.8萬億美元。
經濟前景黯淡之際,各國政府在財政支出上的迴旋餘地也隨之縮減。過去兩年,由於各國都在應對疫情造成的衛生危機,向本國民眾提供援助,因而債務水平出現飆升。公共支出在未來不太可能達到同樣的水平。
令人不安的通貨膨脹上升導致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取暖費用翻了一番,並使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巴西等地的食品價格上漲,這種情況的持續時間也超出了預期。
疫情改變了世界許多地方人們的消費方式,將原本可能用於餐飲、旅遊和娛樂的資金轉移到了他們可以在家中玩樂、休憩或是消費的商品上。這種需求的增長,再加上從一個城市或大洲運輸貨物到另一城市或大洲的持續困難,以及能源價格飛漲和勞動力短缺,都將成本推高。
廣告
一些壓力預計將在年底減輕——但並非所有地方都能如此。「美國的情況有所不同,」IMF指出。太多人離職造成了更持久的勞動力短缺,並將工資推至遠超其他國家的水平。美國人的高消費也導致了一些最為嚴重的供應鏈混亂。
美聯儲已明確表示,其工作重點已從疫情期間的刺激經濟轉向了抑制通膨。定於週三發布下一份政策聲明的美聯儲正在提高利率,並縮減債券持有規模,以確保資金繼續在經濟中流動。包括墨西哥和巴西在內,其他國家的央行也在採取類似措施。
該策略是為了阻止人們貸款買車或投資企業,並減少對供應短缺產品的需求。然而,不斷攀升的利率不但帶來了增長放緩的風險,還會讓貧窮國家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背負更多債務。
「如果利率大幅上升,將會給弱勢的發展中國家帶來額外壓力,因為這些國家的大部分債務是美元,」倫敦研究機構查塔姆研究所的研究主任克瑞昂·巴特勒表示。這意味著政府必須利用稀缺資源來償還不斷膨脹的貸款,而不是增加醫院床位或為飢餓兒童提供食物。
作為主要的貿易物品供應國和購買國,中國的經濟放緩也在全球引發了震盪。曾經繁榮的房地產市場已經陷入困境。為遏制新冠疫情,中國政府實施了世界上最嚴格的限制和封鎖措施,而意料之外的電力短缺進一步阻礙工業生產。
歐元區的增速預測下調了0.4個百分點至3.9%,但在某些國家,降幅要大得多。供應鏈上的堵塞情況,尤其是那些影響汽車行業的障礙,致使IMF預估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的增速將下降0.8個百分點,是所有歐元國家平均水平的兩倍。
廣告
新冠病毒繼續肆虐,新變異株的威脅依然存在,但IMF預計到今年年底,重疾、住院和死亡人數將下降到較低水平。
萬神殿宏觀經濟學研究公司首席歐元區經濟學家克勞斯·維斯特森表示,最近這波感染激增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嚴重:「我們看到了奧密克戎阻礙經濟活動的證據,但其程度遠不及病毒之前造成的打擊。」
儘管IMF上調了2023年的增長預期,但該組織強調,這種小幅改善並不足以抵消2022年的放緩。
IMF的戈皮納特強調,不管富有國家的復甦有多艱難,新興經濟體受到的打擊都是最嚴重的,這些國家經濟增長乏力,疫苗接種率也較低。
與疫情前相比,全球極端貧困人口增加了7000萬,因此,IMF呼籲加強國際合作,為陷入貧困的國家提供債務減免,並更加公平地分配新冠疫苗,分享檢測和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