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林浩熙原本堅信他的生意已經熬過了疫情最嚴重的時期。香港的幾輪酒吧倒閉使這個城市充滿活力的夜生活黯然失色,也威脅到他的啤酒廠的生存。但去年年底情況似乎有所好轉。
在政府不懈努力消滅病毒後,當地沒有發生感染,酒吧又開始訂購他的桶裝啤酒,他的收入也開始增加。「看到了一線希望,」34歲的林浩熙說。
本月,奧密克戎開始傳播時,情況發生了變化,官員們重新使用了經過考驗的措施,也就是香港和中國大陸都在用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餐館被迫在下午6點前關閉。小動物遭到撲殺。來自八個國家的航班被暫停。進口陷入停滯。
香港採取與中國同樣強硬的防疫戰略,也是希望藉此加強與北京的聯繫,並使北京能夠宣布戰勝新冠病毒。但在這個過程中,這個曾經被稱為「亞洲國際都會」的地方與外部世界隔絕了,在全球供應鏈已經嚴重緊張之際,這個依賴國際貿易的經濟體受到了沉重打擊。
廣告
如今,在幾次疫情暴發中倖存下來的當地企業都在瑟瑟發抖,因為他們繁榮的大都市中心變得更像是另一個與世隔絕的中國城市。
香港已報告約300例奧密克戎病例,大多是在隔離中的入境人士中發現的。然而,最近幾天,本地的感染病例猛增,並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來源,令衛生官員感到不安。自大流行開始以來,香港總共錄得13096例病毒病例和213例死亡。
這樣低的數字對於北京的清零政策來說已經太高,該政策似乎是香港重新開放與中國其他地區邊境的先決條件——對於香港地方官員來說,這是一項首要任務,他們正面臨著讓這個前英國殖民地變得更像大陸的壓力。
這對當地商業的影響是驚人的。華爾街銀行的經濟學家降低了對該市今年經濟增長的預期。評級機構惠譽警告稱,外國旅行禁令將嚴重威脅香港的經濟未來。
在該市宣布最新病毒防控措施後的幾天裡,一些小企業表示將會關閉,包括一家烤雞連鎖店、一個受歡迎的紅酒酒吧、一家精釀啤酒店和一家美食酒吧。林浩熙說,他堅信自己的啤酒廠H.K. Lovecraft不會是下一個。
「我已經盡量堅持了,」他說,「但我們正在賠錢。」
幾年前,林浩熙還在德國學習成為釀酒師,那時他有更大的夢想,「我想擁有一些屬於香港的東西,是本地製造的,」他說。
H.K. Lovecraft釀酒公司創始人佩里·林在該公司的啤酒廠工作。
H.K. Lovecraft釀酒公司創始人佩里·林在該公司的啤酒廠工作。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回到這個城市,用自己的錢建造了一個啤酒廠,使用從德國運來的特殊設備。他說,如果他早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他可能會等一等。「看來情況沒有任何好轉,我也多次考慮過應該怎樣繼續下去。」
甚至在香港採取最新一輪疫情措施之前,麥芽和啤酒花的運輸成本就已令許多釀酒商為難。當疫情給全球供應鏈帶來壓力時,價格也出現飆升。
廣告
滿載原材料的船隻仍被困在海上。開送貨卡車的司機人手不足。
2015年,伊恩·傑比特與妻子和一個朋友在香港創辦了一家名為「鬼佬啤酒」的啤酒廠。他說在大流行之前,購買一集裝箱的啤酒花僅需大約2000歐元,「我剛剛同意支付15500歐元,」他說,這筆錢約合人民幣11萬元。
傑比特說,商品、租金和勞動力成本的上升以及封鎖措施使香港成為最難經營的市場之一。他已將業務擴展到英國和澳洲等其他市場。「現在只有這麼幾家店遭殃已讓我挺意外了。」
香港貨運物流業協會表示,香港21天的隔離期和消滅奧密克戎的努力造成了空勤人員短缺,這很可能導致物價在未來幾週內上漲30%至40%。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承認這一問題,並警告稱,每個人都將感受到這一問題的代價。「現在香港幾乎沒有貨運透過貨機輸港,」她上週表示。
行人被要求遵守社交距離規則。香港已經報告了300多例奧密克戎病例,大多數是在隔離期間的海外遊客身上發現的。
行人被要求遵守社交距離規則。香港已經報告了300多例奧密克戎病例,大多數是在隔離期間的海外遊客身上發現的。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該市有兩家分店的人氣披薩店Motorino的番茄醬即將用完。
擁有Motorino和其他28家餐廳的集團黑羊餐廳的聯合創始人賽義德·阿西姆·侯賽因說,公司訂購的一托盤番茄醬幾個月前就已離開義大利那不勒斯,但抵達日期已經被推遲了四次。
廣告
外出用餐者也在減少。
侯賽因計算了新疫情限制措施宣布後他所有餐廳的每日收入,他說,這個總收入比一個月前他的一家餐廳午餐時間的收入還要少。
還有一個背景是,香港仍在應對2019年民主抗議活動的餘波,這些抗議使得香港這座城市以及他的1000名員工產生了分歧。
在侯賽因的另一家義大利餐廳Carbone,12月裡不時有為離開這座城市的人舉辦的告別宴會,而不是熱鬧的節日派對。「商學院裡沒有人教你如何處理這樣的兩個黑天鵝事件,」他說。
放鬆新冠限制的另一個障礙是該市的疫苗接種率,與許多發達國家相比,這裡的接種率較低。只有70%的居民完全接種了疫苗,很多人表示對政府持懷疑態度。
香港黑羊餐廳的創始人之一賽義德·阿西姆·侯賽因。他的生意收入正急劇下降。
香港黑羊餐廳的創始人之一賽義德·阿西姆·侯賽因。他的生意收入正急劇下降。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代表香港餐飲行業的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說,目前採取的防控措施預計將持續數週,預計在四周的時間裡造成至少12億美元的損失。
他說:「這不會像SARS一樣消失。」他指的是2003年在香港肆虐的冠狀病毒,它從某些方面塑造了香港應對新冠的方式。「這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隧道。對於所有邀請我參加剪綵儀式的餐館,我總是說,『你們太勇敢了。』」
廣告
林鄭月娥上週宣布為餐館、零售商和旅行社提供5億美元的疫情救援基金,但許多企業表示這還不夠。
擁有Enoteca集團旗下四家餐廳的羅伯·庫珀表示,他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5月期間獲得了四輪政府支持,但他今年才實現了收支平衡,這還是因為房東的慷慨,加上以前的積蓄。
現在,願意搬到香港並勇敢面對隔離的廚師和其他餐廳員工越來越少,他不確定自己能否在清零政策下度過另一場暴發。
據估計,香港目前採取的病毒防控措施在四周內造成的損失可能至少為12億美元。
據估計,香港目前採取的病毒防控措施在四周內造成的損失可能至少為12億美元。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們永遠沒法開門,」庫珀說。「下一個變異即將到來。這就是科學,不是嗎?如果一切都是進口的,你要怎麼開放一個經濟?世界上其他地方到處都是奧密克戎。」
對於第五代香港人侯賽因來說,失去讓他的家鄉充滿活力的那些小型夫妻店、餐館和戶外餐館將會不可逆轉地改變這座城市。
「老一輩人向我保證,我們會沒事的。但作為餐館老闆和企業家,我很擔心,」他說。「我擔心這座城市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