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钢铁厂面临停电问题。电脑芯片短缺已经导致汽车生产放缓。陷入困境的房地产企业减少了建筑材料的购买。洪水影响了中国中北部地区的商业活动。
这些问题都给中国经济带造成了影响,而中国是全球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
周一,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度中国经济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这明显低于上一季度7.9%的增速。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支柱,工业产值大幅下滑,特别是在9月,出现了自新冠疫情初期以来最糟糕的表现。
两个亮点让经济停滞没有出现。出口依然保持强劲。而随着中国再次成功遏制了新冠疫情的小规模暴发,9月份家庭(特别是富裕家庭)在外出就餐和其他服务上的支出有所恢复。9月的零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4%。
广告
中国官员正显示出担忧的迹象,尽管迄今尚未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
“当前国际环境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国内经济恢复仍不稳固、不均衡,”国家统计局发言人付凌晖说。
不过,他们自身的努力也成为了当前经济困境的一部分。
最近几个月,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来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并对企业进行整顿,部分目的是为了保护经济健康。但这些措施,包括惩处科技企业和打击房地产投机,也拖累了第三季度的增长。
作为应对气候变化担忧的更广泛措施的一部分,政府还对能源使用进行了限制。现在,电力短缺正在损害工业,而中国正在急于烧掉更多煤炭。
“经济不景气,”杨庆军(音)说道,他在东莞一个由制鞋厂组成的老工业区经营一家街角杂货铺,这里距离香港不远。停电导致附近工厂减产,并取消了加班费。当地工人的生活更加拮据。
“钱很难赚,”杨庆军说。
试图解决房地产问题
城市化曾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这个国家建造的现代化高楼大厦为无数人提供了宽敞的公寓,中国的钢铁和水泥产量相当于——甚至超出了——世界其他国家的产量总和。
而今,房地产——特别是开发商和购房者累积的债务——成为了经济增长的主要威胁。中国最大的开发商中国恒大集团正面临严重的现金短缺,其影响已经波及到整个经济。
广告
在恒大的800个项目中,有部分已经因为拖欠供货商款项而停工。一些规模较小的开发商不得不设法按时偿付债券。
这也许会造成房地产市场的恶性循环。人们担心的是,开发商可能会在市场上抛售大量未售出的公寓,导致购房者望而却步,因为他们要观望房价还会跌多少。
“有开发商遇到了一定的困难,这可能会进一步影响购房者的情绪和信心,导致所有人都推迟买房,”瑞银(UBS)高级经济学家张宁表示。
恒大的命运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对经济的长远健康有影响。
官员们希望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即债券购买者和其他投资者在向恒大这种负债累累的企业放贷时应该更加谨慎,不要想当然地觉得政府总会为他们兜底。但当局也得确保供应商、承建商、购房者和其他各方不会受到严重的经济打击。
他们“会比债务持有者得到更多补偿,这是肯定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上海校区的金融学教授于达(David Yu)预测称。
广告
解决重工业困境
“某种程度上,停电比恒大危机更令人担忧,”上海复旦大学的访问学者徐赛兰(Sara Hsu)说。
在中国沿海高度工业化的浙江省,其能源局在今年秋季减少了八种高耗能行业的电力供应,都是将原材料加工成钢铁、水泥和化工产品等工业材料的行业。它们消耗了全省近一半的电力,但仅占其经济产出的八分之一。
减少对这些行业的电力供应可能会造成工业材料短缺,或将影响到整个供应链。对耗电较少的行业,如汽车制造业,组装工厂没有面临同样的停电要求。但它们还得应对其它挑战。
东南亚持续的新冠病毒疫情中断了一些汽车零部件的供应。汽车的关键部件半导体在全球也存在短缺。中国市场的领军企业大众汽车(Volkswagen)上周五表示,由于面临日益严重的芯片短缺和其他供应链问题,其产量一直下降。该公司没有足够的汽车来满足客户和经销商的订单,造成积压。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清理积压问题,”大众汽车中国首席执行官冯思翰(Stephan Wöllenstein)说。
广告
在出口中寻找力量
几个月来,经济学家们做出了同样的预测:中国出口的快速增长不会持续下去。
经济学家们错了。
中国的出口在第三季度持续飙升,并以强劲的势头结束,9月份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8.1%。上个月,中国公布了有史以来第三高的月度贸易顺差。
自去年春天经济摆脱疫情以来,中国基本上保持了出口的强劲势头。当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躲在家里的时候,家庭在电子产品、家具、服装和其他中国大量生产的商品上花费了大笔开支。
然而,出口的繁荣正在制造美中关系紧张的另一个来源。
广告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两周前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中国的出口实力在一定程度上是补贴和其他不公平做法的结果。她说:“长期以来,中国不遵守全球贸易规范,削弱了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繁荣。”
但中国官员和专家认为,中国的成功是强大的职业道德和持续的大规模制造业投资的结果。他们很快指出,由于去年早些时候在几周内就牢牢控制住了疫情,中国得以迅速重启工厂和办公场所。“我们有非常强劲的供应,但需求很弱,”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执行院长屠新泉说。“所以企业必须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