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一份新報告稱,美國應組織夥伴國家展開一場外交運動,抵制中國採取越來越強迫性的手段將台灣排除在聯合國機構和其他國際組織之外的做法。
這份來自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報告建議,美國官員要對中國在聯合國高層的普遍影響力主動出擊,抵制它「日益強制性和破壞性的影響,及其在聯合國系統各部門推動本國議程、將其合法化的努力」。
報告作者寫道,除其他做法外,美國還應該對中國官員在聯合國機構中擔任高級職位的任命和選舉「持續遊說進行反對」。《紐約時報》在報告於週四公布之前看到了定稿。
這份評估出台之際,由於俄羅斯總統普丁入侵烏克蘭,華盛頓和台北對中共可能會對台灣及其2300萬人民採取行動的擔憂日益增長。
廣告
今年2月4日,也就是入侵的兩週前,普丁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他們宣布「兩國友好沒有止境」。雙方發表了一份涉及廣泛地緣政治問題的5000字聯合聲明,俄羅斯在其中重申了對北京「一個中國」原則的支持,該原則聲稱自治、民主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美國和台灣的官員一直在試圖判斷,普丁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對中共將台灣置於其統治之下的長期目標有何影響。可能在習近平看來,普丁入侵烏克蘭與他為奪取台灣可能採取的軍事行動是非常相似的。與此同時,美國及其歐亞盟友對俄羅斯實施的嚴厲經濟制裁,以及烏克蘭人對俄羅斯軍隊的激烈抵抗,可能會起到威懾作用。
總統拜登上週五與習近平影片通話時討論了台灣問題。這是中美關係中最敏感、最棘手的問題。美國向台灣提供防禦性武器,並保持「戰略模糊」,意思是不明確表示,如果中國試圖入侵台灣,美國是否會派武裝部隊保衛台灣。雖然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但也不對台灣相對於中國的主權地位表明立場。
中國堅稱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不能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存在。只有14個主權國家承認台灣的完整外交地位,其中13個是聯合國成員國。隨著中國不斷敦促各國放棄承認台灣,轉向與北京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承認台灣的國家近年來一直在減少。去年12月,尼加拉瓜不再承認台灣,轉向承認中國,巴拿馬、多明尼加共和國、薩爾瓦多和所羅門群島也在2017年至2019年間採取了同樣的做法。
去年8月,立陶宛允許台灣在首都維爾紐斯開設代表處,導致中國召回駐立陶宛大使,切斷了與它的貿易關係
來自倡導民主研究機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這份報告列舉了中國在聯合國各機構和相關團體中進行強迫外交的類似例子。(這份報告的作者庄宛樺[Jessica Drun]和葛來儀[Bonnie Glaser]都是台灣問題專家,她們說,研究得到了台灣政府的資助,但報告中的觀點是她們自己的。此外,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中國與台灣事務的高級主管勞拉·羅森伯格曾在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擔任高級研究員。)
廣告
在有些例子裡,中國外交官努力確保台灣不能參加這些機構的活動。在其他例子裡,中國官員迫使聯合國人員保證在文件中將台灣寫成「中國的一個省」。美國的政策是促進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和國際活動。
聯合國發言人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國務院一名官員說,美國官員一直強調,台灣「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和相關團體的活動,尤其是與公共健康和安全有關的活動有著積極意義。該官員在一份聲明中說,「考慮到我們所面臨的挑戰具有跨國性質,這樣做符合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的最佳利益。」美國官員經常與聯合國領導人就這個問題進行私下對話。
為了改變人們對聯合國1971年通過的第2758號決議的理解,中國進行了一場運動,該國在聯合國框架內的努力是其中的一部分。該決議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意思是它將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雖然決議在台灣的主權地位問題上沒有任何表示,但多年來中國一直在努力改變人們對決議文字的理解,讓他們認為決議文本中有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說法,庄宛樺和葛來儀寫道。
中國「利用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和與其他成員國建立正常雙邊關係的協議,錯誤地聲稱『一個中國』原則是被普遍接受的準則」,她們寫道,中國的部分做法是「通過對政府施加經濟壓力」使其觀點獲得支持。
這些努力讓中國更容易提出理由稱,台灣應該被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
「他們有很多理由在聯合國領導層的頭腦中鞏固他們所說的『一個中國』原則,」哥倫比亞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臨時院長、前國務院官員柯慶生(Thomas Christensen)說。
在疫情暴發之初,中國曾阻止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衛組織有關新冠病毒的會議。
在疫情暴發之初,中國曾阻止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衛組織有關新冠病毒的會議。 Fabrice Coffrin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國也向私營企業和非政府組織施壓。萬豪、達美航空、澳航、Zara和美敦力都在最近幾年改變了它們網站上的文字,因為中國官員曾指責它們將台灣列為國家。去年,在科羅拉多州一所高中的學生獲許訪問聯合國一個組織之前,中國駐聯合國官員迫使該校更改了其網站上的文字,在有關台灣的文字中加上「中國省份」字樣。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報告專門提到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達成的一項協議,稱其為將台灣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的一個極糟例子。作者寫道,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禁止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尤其有害,因為台灣當時已積累了新冠病毒疾病的信息,但無法與世界衛生組織分享。2020年5月,時任國務卿的邁克·龐皮歐和其他美國官員曾帶領盟友,試圖讓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但未能成功。
廣告
中國也在去年成功地阻止了一次類似努力
「北京正在為一場吞併台灣的戰爭做準備,中國政府堅持這種文字上的變化是為了免除北京在《聯合國憲章》下的承諾,防止國際制裁和譴責,」曾在川普政府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博明(Matt Pottinger)說,他現在是捍衛民主基金會的中國項目主席。「這不會得逞,因為世界不會容忍北京屠殺和平的鄰居,無論台灣被視為一個主權國家還是『一個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說,「台灣地區」參與國際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必須遵守『一個中國』原則」。
中國的努力已讓台灣人對大陸的不滿情緒日益加劇。許多島上居民認為,他們只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持這種看法的居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台灣在國際社會的代表性問題一直是台灣兩個主要政黨(執政的民進黨和反對黨國民黨,民進黨試圖強化台灣人的身份認同)罕見的兩黨共識的來源。
台灣一直在推動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事務。但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已基本上完全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廣告
「阻止台灣在世界舞台上的可見度是中國議程上非常重要的事情,」國民黨前官員、台灣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蘇起說。
「就連國民黨也對此不滿,」他補充說。「我們渴望尊嚴。」
但中國在聯合國和相關機構的影響力正在增長。
「由於中國在聯合國的強大利益,這些機構很難讓台灣加入進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關弘昌說。「它們不想與中國產生任何爭端或衝突,所以它們最好不要關心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