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周二,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J·奥斯汀三世(Lloyd J. Austin III)试图向东南亚国家保证,尽管美国高级官员在该地区已经缺席数月,但美国仍将投资这个被中国一直积极追求的地方。
在新加坡由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组织的一次演讲中,奥斯汀说,“我来到东南亚,是为了加深美国与盟友和伙伴的关系,我们的共同安全依赖于他们。”
奥斯汀的访问是拜登总统1月就任以来,美国内阁成员首次访问东南亚。
在华盛顿,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中国一直在通过访问、贷款以及最近的提供新冠病毒疫苗等方式培养与东南亚的关系。
广告
根据北京研究公司播锐智咨询提供的数据计算,中国已经在东南亚发放了超过1.9亿支疫苗,其中大部分是售出的。
奥斯汀在演讲中指出,美国在过去两个月里免费向该地区捐赠了大约4000万剂疫苗,“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东南亚项目(Southeast Asia Program)高级助理穆雷·希伯特(Murray Hiebert)表示:“我们的部分努力是为了让该地区知道,美国仍然看重它——美国不会躺倒,任凭中国席卷该地区。”
他还说:“所以我们实际是在缓慢起步之后试图迎头赶上。”
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左)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东京会面。布林肯不访问东南亚的决定被一些人视为一种冷落。
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左)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东京会面。布林肯不访问东南亚的决定被一些人视为一种冷落。 Pool photo by Eugene Hoshiko
美国官员表示,鉴于拜登将亚洲作为其外交政策议程的关键,人们将重新对该地区产生兴趣。分析人士说,未来几个月可能会有一系列外交努力。奥斯汀此行还将访问菲律宾和越南。
近几个月来,一些东南亚官员对与美国官员缺乏面对面接触感到不安,尤其是在中国于疫情期间加大外交努力的情况下。(奥斯汀原定于6月在新加坡出席一个区域防务会议,但由于这个城市国家的新冠病例激增,组织者不得不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会议。)
广告
几位东南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决定访问日本、印度和韩国,而不是东南亚,是在冷落该地区。
“这似乎强化了一种看法,即对东南亚一直都是口头上的承诺:这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地区,但实际上,它仍然被视为一个事后才考虑的地区,”新加坡国防与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of Defense and Strategic Studies)研究员许瑞麟(Collin Koh)说。
今年5月,布林肯曾试图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ASEAN])举行视频会议。但由于技术故障,部长们面对空白屏幕长达45分钟。会议不得不推迟,并重新安排在本月初。
周一,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一个疫苗接种项目。北京方面已开始努力在东南亚扩大其影响力,包括提供疫苗。
周一,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一个疫苗接种项目。北京方面已开始努力在东南亚扩大其影响力,包括提供疫苗。 Willy Kurniawan/Reuters
在过去十年里,北京大力推动在东南亚地区扩大其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中国现在是该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自2020年1月以来,包括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内的高级官员至少五次访问该地区。
在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否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未能在东南亚引入任何大型经济项目。它还将自己排除在东南亚提议的全球最大贸易协定之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之外,而中国则热情地接受了该协定。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最近一次访问东南亚是在今年1月,他带着一架满载疫苗的飞机抵达印度尼西亚。在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他提出帮助印尼修建连接首都雅加达和邻近城市万隆的高速铁路。
广告
新加坡研究中心东南亚尤索夫伊萨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印度太平洋研究高级研究员钟伟伦(William Choong)说,“他们认为东南亚是中国的一个重要外围地区,所以他们打了一场持久战。”
他补充道:“他们已经把与东盟的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东南亚拥有世界上最具战略意义的水道之一——马六甲海峡。该地区还包括南海许多有争议的暗礁和浅滩,这是北京和几个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一个主要压力来源。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都曾指责中国在该地区进行军事入侵。
一位菲律宾渔民今年在南海。该地区是北京和几个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一个主要压力点。
一位菲律宾渔民今年在南海。该地区是北京和几个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一个主要压力点。 Jes Azn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领导人试图在中美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既警惕北京在该地区的意图,又注重他们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他们中的许多人表示不能采取拜登的反中国立场,但仍希望美国在他们与北京的争端中支持他们。
奥斯汀说,华盛顿“并不是要求该地区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他说,美国并不寻求与中国对抗,但强调,“我们希望确保在任何情况和机会下都能阻止冲突。”
展望未来,美国官员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将是遏制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尤其是在菲律宾等国家。菲律宾是美国的条约盟友,近年来与中国的关系取得了重大进展。
广告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很少批评中国在南海的扩张主义。周一,在他的国情咨文演讲中,他称自己是“习主席的好朋友”。
“疫情暴发时,我第一个求助的国家是中国,”杜特地说。他记得自己曾告诉习近平,菲律宾没有疫苗,也无法研制出疫苗。他说,习近平的回应是发来了150万剂疫苗。
2019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在北京。杜特地称自己是习近平的“好朋友”。
2019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在北京。杜特地称自己是习近平的“好朋友”。 Pool photo by Greg Baker
“你无法用金钱来偿还,但我有一份感激之情,”杜特地说。“你可以相信我是你的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会为你而死。”
周一,杜特地暗示,他不认为美国是捍卫菲律宾的可靠伙伴。
奥斯汀周二表示,他计划在即将到来的访问中讨论延长菲律宾和美国之间的长期军事协议。该协议允许华盛顿将军队和装备运进或运出菲律宾,但目前该协议仍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杜特地此前曾寻求终止该条约,但在去年改变了态度,表示将维持该条约。许多分析人士曾将这一转变解读为菲律宾领导人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军事自信感到担忧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