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在莫斯科郊外举行的一场仪式上,六名身穿沉重靴子和军装的青少年登上领奖台,接受一门在俄罗斯日渐重要的科目的奖励:爱国主义。
几天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参加了读地图、射击和历史小测验等比赛。这项竞赛部分由一直将“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作为头等大事的克里姆林宫资助。
“家长和孩子们都明白,我们周围这个咄咄逼人的外壳正在收紧,而且越来越坚硬,”主办该活动的温佩尔小组的创始人、曾是克格勃特种部队成员的斯维亚托斯拉夫·奥梅尔琴科说。“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地确保孩子们意识到这一点,并让他们为服役做好准备。”
过去八年里,俄罗斯政府一直在宣传祖国被敌人包围的观念,并通过学校、军队、新闻媒体和东正教会等国家机构来渗透这一概念。它甚至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国家可能再次被迫进行自卫,就像在“二战”期间对抗纳粹那样。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军队,令西方担心一场入侵迫在眉睫,在弗拉基米·V·普京总统领导下,俄罗斯社会的稳步军事化突然显眼起来,许多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战争即将到来的想法。
莫斯科红场的苏联领导人和二战指挥官的坟墓。
莫斯科红场的苏联领导人和二战指挥官的坟墓。
莫斯科的一幅壁画,描绘的是与国防部有关联的青年军的成员。
莫斯科的一幅壁画,描绘的是与国防部有关联的青年军的成员。
“当局正在积极推销战争的想法,”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之一、俄罗斯报纸编辑德米特里·A·穆拉托夫本月在奥斯陆发表获奖感言时说。“人们正在逐渐习惯,觉得它是可接受的。”
周二,普京在对俄罗斯军方领导人讲话时坚称,俄罗斯不希望发生流血事件,但准备以“军事技术措施”回应他所说的西方在该地区的侵略行为。
广告
虽然没有汹涌的战争狂热,但有很多迹象表明,政府一直在培养人们做好准备,应对冲突。克里姆林宫今年启动了一项耗资1.85亿美元的四年计划,旨在大幅提高俄罗斯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包括一项吸引至少60万名八岁以下儿童加入穿制服的青年军的计划。成年人从国家电视台接受灌输,其政治节目——其中一个名为《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普京》——向人们宣扬乌克兰发生了一场法西斯政变,而西方一心毁灭俄罗斯。
所有人被苏联在“二战”中的胜利这一近乎神圣的记忆团结在一起——国家利用这一记忆塑造了一个胜利的俄罗斯形象,它必须随时准备再次拿起武器。
莫斯科独立民意调查机构勒瓦达中心的社会文化研究负责人阿列克谢·莱文森将这种趋势称为俄罗斯人的“意识军事化”。在该中心的定期调查中,军队在2018年成为该国最受信任的机构,甚至超过了总统。今年,62%的俄罗斯人表示担心会爆发一场世界大战,这一比例达到了1994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高水平。
莱文森提醒,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人愿意对乌克兰进行血腥的领土征服。但他说,这确实意味着,许多人已经习惯于接受俄罗斯与其他大国之间存在生死存亡的竞争,在这样的竞争中,使用武力是可能的。
在勒瓦达上周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中,39%的俄罗斯人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或者是很有可能发生。半数人认为美国和北约应该对最近紧张局势的加剧负责,在所有年龄段中,只有不超过4%的人认为是俄罗斯的错。
本月,于纳米亚的成员们在莫斯科附近诺金斯克的青年预招募培训中心练习组装步枪、急救技能和格斗。
本月,于纳米亚的成员们在莫斯科附近诺金斯克的青年预招募培训中心练习组装步枪、急救技能和格斗。
在诺金斯克的训练中心,一名教师在向孩子们展示如何使用气枪。
在诺金斯克的训练中心,一名教师在向孩子们展示如何使用气枪。
整个社会都坚信俄罗斯不是侵略者,这反映了一种可以追溯到苏联时代的核心意识形态:俄罗斯只打防御性战争。政府甚至为探讨这一主题的电影拨款:今年4月,文化部颁布命令,“俄罗斯的历史性胜利”和“俄罗斯维护和平的使命”是寻求政府资助的电影制片人应当优先考虑的主题之一。
“现在,人们推崇这样一种观点:俄罗斯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长期被敌人包围,”俄罗斯影评人安东·多林说。“这与一些事实相矛盾,但如果你在电影里展现它,并且把它转化到伟大的卫国战争时期,就会立刻得到一个人们从小就熟悉的故事结构。”
广告
自2014年基辅发生亲西方革命以来,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有关乌克兰被新纳粹控制、被用作西方侵略的舞台这样的叙事一直都很常见。革命结束后,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在乌克兰东部煽动了一场战争,并强化了俄罗斯是“被围困的堡垒”的信息。
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不断升级的言论正为俄罗斯奠定基础,将它自己行为描述为防御性干预,旨在保护本国安全和乌克兰的俄语人群。叶夫根尼·波波夫是一名新当选的国会议员,也是国家电视台一个颇受欢迎的政治节目的主持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最近几周他的支持率上升了——“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他说。
“我认为,我们只有保护在这些领土上生活的俄罗斯人,大多数俄罗斯人才会支持我们,”波波夫说。他指的是由分离主义者占领的乌克兰地区,那里有数十万人获得了俄罗斯公民身份。
国家军事化信息的有效性还有待商榷。民意调查显示,与年长的俄罗斯人相比,年轻人对西方的看法更为积极,在经济停滞的情况下,吞并克里米亚引发的亲克里姆林宫情绪似乎已经消散了
但克里姆林宫正在加倍努力。它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工作包括为温佩尔小组这样的组织提供资金。这个“军事爱国组织”在全国有大约100个分会,最近在弗拉基米尔市组织了技能比赛,于周四结束。
17岁的维罗妮卡·奥西波娃来自乌克兰边境附近的顿河畔罗斯托夫市,她获得了最佳女学生奖。多年来,她一直演奏竖琴,并以优异的成绩从一所精英音乐学校毕业。但在2015年,她开始学习射击机枪和投掷手榴弹。她决心加入俄罗斯军队,保护国家不受敌人侵害。
“我的榜样是卫国战争期间冒着子弹和手榴弹去打仗的女孩们,”奥西波娃说。“她们没有选择,但我们有选择,我选择军队。”
上周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举行了一个爱国俱乐部的颁奖仪式。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参加了看地图和射击等活动。
上周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举行了一个爱国俱乐部的颁奖仪式。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参加了看地图和射击等活动。
莫斯科无名战士墓的卫兵换岗仪式。
莫斯科无名战士墓的卫兵换岗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