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本周,特朗普总统将把注意力从与国会民主党人的斗争转移到一个更为艰巨、潜在风险更高的谈判挑战上,那就是中国。
与北京的贸易谈判将于周三在华盛顿开始,这开启了两国之间为时一个月的谈判冲刺。它最终可能会比特朗普从国会获得修建边境墙所需资金的失败尝试更加困难。
对于特朗普的经济议程和全球经济来说,这次谈判都堪称恰逢关键时刻。全球经济开始放缓,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总统的贸易政策所致。
本周,由副总理刘鹤率领的中国代表团将会见由特朗普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率领的美国代表团。一名白宫官员于周一表示,刘鹤将在周四与特朗普会面。
广告
如果双方不能在3月2日前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已表示,计划升级贸易战,提高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中国则表示将采取类似的报复行动,因此本周开始的谈判对于解决僵局而言至关重要。
马努钦说,会谈取得了“重大进展”,但他警告,两国仍在解决“非常复杂的问题”。
财政部长还说,为美国公司争取知识产权保护,结束要求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建立合资企业的规定,包括执行协议的措施,这些都对达成协定至关重要。
  马努钦表示,“我们希望协议达成时,它将得到执行。”他还说,他相信中国理解这一点。
特朗普政府官员指出,最近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疲软,部分原因是美国征收的关税所致,这是北京迫切需要与美国达成协议的一个原因。然而,为期35天的政府停摆消耗了总统的部分政治资本,可能会削弱特朗普在谈判最后冲刺阶段的影响力。周一,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政府关门给美国经济造成了110亿美元的损失,其中30亿美元是永久性损失。
“政府关门的持续时间和政治走向突显了特朗普政府在经济问题上的不可预测性和不妥协态度,说起来有点矛盾,这可能最终反而对美国有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中国部门前负责人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当然,政府关门带来的破坏性经济影响,以及特朗普希望至少在贸易问题上大获全胜的愿望,也可能会让美国谈判人员更加容易变通,更愿意达成协议。”
政府继续坚称自己占了上风,特朗普上周在Twitter上重申,他准备提高关税,并敦促中国“停止耍花招”。
中美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任何乐观迹象都曾让股市走高。但周一股市暴跌,因为大型制造商表示,其中国业务在损害盈利。
中美可能达成的协议的任何乐观迹象都曾让股市走高。但周一股市暴跌,因为大型制造商表示,其中国业务在损害盈利。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但是总统未能在边境墙问题上取得胜利,因而他的“生意人”名号有所受损,这个事实可能会让中国人更加大胆。
“中方可能将总统的后撤视为软弱的表现,并且坚定决心,不做出重大让步,”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
广告
随着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大型制造商开始遭受财务打击,企业部门对美国的压力也在增加。卡特彼勒(Caterpillar)于周一表示,2019年利润将低于预期,原因是对中国的重型机械销售放缓,原材料成本上升,而这有一部分是美国对外国钢铁和铝征收关税造成的。大型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vidia)下调了第四季度收入预期,部分原因是中国市场对其游戏芯片的需求疲软。
“日趋恶化的宏观经济状况,尤其是中国的这种状况,影响了消费者需求,”英伟达在新闻稿中称。两家公司股价都有所下跌,拖累了美国股市。
有说法称,美国迫使中国作出变革用力过猛,如果它的经济不景气,美国存在受到反冲的风险,对此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 予以了驳斥。
“眼下的利害关系,我认为坦白讲,在于促进两国繁荣的可能性。” 库德洛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
市场一直在密切关注谈判状态,任何积极态势的迹象都会让全球股市走高。由于担心总统为拉动股市快速达成协议,特朗普的顾问已提醒过他,不要过多关注每天的股市波动。
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悬而未决的前景,已经挫伤企业信心。国家商业经济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周一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美国36%的制造商已抬高了价格,27%推迟了投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等商业团体已敦促政府,对中国采取对抗性较小的方式。
广告
随着最后期限的迅速临近,特朗普政府官员一直在淡化很快能达成潜在协议的预期。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周称,美国和中国距达成协议“相隔万里”,库德洛也表示,在本周的谈判前,协议的细节并未完全确定。
听取过政府谈判形势汇报的国会助手们称,中国已同意大量采购美国产品,以减少贸易逆差,这也是特朗普的关键目标之一。中国对于解决其他关切的承诺,如强迫技术转让、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则仍不确定。
在设法确保中国能履行其在最终协议中作出的任何承诺方面,特朗普政府也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贸易专家普遍担忧,中国可能会拖延谈判,重新包装过去未能兑现的承诺。为防止这一点,官员们一直在考虑可迅速征收的“回弹式”关税,或称“旋转木马式”关税,如北京方面未能持续履行承诺,其打击不同种类的中国商品。
直到去年仍担任财政部中国事务高级协调员的安凯彬(Christopher Adams)称,不难想象,特朗普会先勉强接受一个小型的初步协议,然后延长3月的截止期限,继续就更大议题展开谈判。安凯彬表示,政府还可能得出结论,如果发现中国不愿实施有意义的改革,则政府必须依靠其自身的手段,如出口控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该机构可调查并阻止涉及国家安全担忧的外国交易。这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已经施加的关税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
“我认为关键得看中国,”安凯彬说。“归根结底在于,刘鹤是否带来了习主席的什么指示,在于这个什么指示是否会拉近我们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