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周二,特朗普总统将具有特色的对抗性信息带给联合国,他扬言,如果朝鲜威胁到美国或其盟国,就要“彻底摧毁朝鲜”,他还批评与伊朗之间的核协议很“尴尬”,他可能会放弃它。

这是特朗普对联合国大会的首次发言,他把和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流氓政权”之间的冲突形容为对国际体系的考验。特朗普摒弃了许多美国总统在联合国使用的那种克制性措辞,而使用了其独特的夸大词藻,比如誓言要打垮“失败的恐怖分子”,说朝鲜领导者金正恩是“火箭人”。

“如果正义的多数不去对抗邪恶的少数,邪恶就会得胜,”他说。台下的各国总统、总理、君主和外交官基本面无表情。“当正派的公众和国家成为历史的旁观者时,毁灭势力就会集聚力量和实力。”他声称,世界上有些地方“会下地狱”。

听众关切的一个问题是,“美国优先”政策对于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意味着什么,特朗普也试图向听众解释这个政策。在这样一个意为团结诸国的机构的讲台上,他表示,民族主义可以成为强国参与共同事业的基础。他反复用“主权”这个词形容自己的做法,而传统上,这个词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是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用来转移别人对其批评的。

广告

特朗普在谈到朝鲜时使用了最严厉的措辞,而且对平壤政府的谴责也扩大到了研发核武器之外,他指责朝鲜残酷对待本国人,抓捕外国人,比如那名获得释放送回美国后不久就死去的美国大学生。

“没有哪个国家有兴趣看到这群罪犯用核武器和导弹武装自己。”特朗普说,“美国有很大的实力和耐心,但是如果被迫自卫或是保护盟国,我们就别无选择了,只能彻底摧毁朝鲜。火箭人正在为自己和他的政权执行自杀任务。”

特朗普还不点名地谴责中国继续跟这个流氓邻国做生意。他说:“一些国家不仅与这样一个政权做生意,而且对于这样一个让世界陷入核冲突危机的国家,他们还提供了武装、物资和财政支持,真是令人愤慨。”

他还继续猛批伊朗协议,那是之前奥巴马总统和五个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通过谈判达成、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一个协议,目的是遏制德黑兰核计划10年时间,以换取放宽对伊朗的国际制裁。根据美国法律,特朗普到10月15日才需要证实伊朗是否遵守了协议,但他自上任以来已经这么做了两次。不过他明确表示不愿再这样做,那可能会导致协议撕毁。

“伊朗协议是美国做过的最糟糕、最有失公允的交易之一。”特朗普在联合国对听众们说:“坦白说,这个协议对美国来说很尴尬,我觉得你们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协议,相信我。”

这种严厉的言论让以色列代表团很高兴,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以及顾问们鼓了掌。他后来在发言中说,特朗普“把伊朗核协议形容为‘尴尬’很正确”,而且还用朝鲜来举了例子。

“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都看到了一个小型流氓政权掌握哪怕少量的核武器也会有多危险,”内塔尼亚胡说。“现在想象一下,一个领土辽阔的伊朗帝国拥有数以百计的核武器,拥有可以将其发射到地球上任何地方的导弹,那又有多危险。”

广告

一些人则说特朗普的演讲言过其实了。“如果特朗普决心向世界表明他神经错乱了,对世界和平是个迫在眉睫的威胁,那他的这个演讲算是成功了,这只会让他更难以争取世界赞同他那那些个自我毁灭的目标。”伊朗裔美国人全国理事会(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会长特里塔·帕尔西(Trita Parsi)说。这个团体位于华盛顿,对德黑兰政府持批评态度,但主张开展更多的互动。

特朗普演讲的时候,伊朗总统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和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不在大厅。朝鲜大使在他发言之前就离开了座位。其他听众给特朗普的掌声礼貌却不热情。

对于特朗普发言中最有争议的一点,与其关系友好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现了截然不同的态度。马克龙在他的联大发言中称伊朗协议“坚实、可靠,可以验证”,并表示放弃它是一个“重大错误”。

虽然他和特朗普都认为朝鲜的核计划很危险,不可接受,但马克龙表示,多边外交压力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法国反对矛盾升级,不会关上对话的大门,”他说。

法国总统还提到了特朗普明显忽略的一个重大问题:气候变化。“这个星球不会和我们谈判,”马克龙说道,他指的是特朗普放弃的巴黎气候协议。

他说希望美国能重新加入这个协议。“我完全尊重美国的决定,但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他说。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也含蓄地批评了特朗普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如今我们清楚知道需要开展行动。”他在联合国大会开幕式上说,“科学是不容置疑的。”

广告

在提到难民大危机时,古特雷斯批评了“封闭大门,公开敌对”态度,并呼吁各国以“基本的道德和人类的同情心”对待入境的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