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两年半的战争后,也门还在运行的社会功能所剩无几。

持续的爆炸毁坏了桥梁、医院和工厂。许多医生和公务员已经超过一年拿不到薪水。营养不良和糟糕的卫生条件让这个中东国家面对世界大多数地方只会在历史书籍里发现的疾病束手无策。

仅仅三个月内,霍乱已导致近2000人丧生,超过50万人受感染,这是过去50年来全球最严重的疾病大爆发之一。

“这是一场缓慢的死亡,”也门士兵雅各布·阿-杰菲(Yakoub al-Jayefi)说。他已经8个月没有领到工资,而他6岁的女儿莎依玛正在首都萨那的一家诊所接受营养不良治疗。

也门每一万人中的霍乱受灾情况,数量随颜色加深升高。
也门每一万人中的霍乱受灾情况,数量随颜色加深升高。 Sourc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由于家庭存款耗尽,他们主要以邻居给的牛奶和酸奶为食。但那不足以维持他女儿的健康,她日渐消瘦,面色苍白。

和超过半数的也门人一样,他们一家无法立即获得来自医疗中心的帮助,因此杰菲从朋友和亲戚那里借钱送女儿到首都治病。

一个女孩从萨那一口被认为受了污染的水井喝水。
一个女孩从萨那一口被认为受了污染的水井喝水。 Hani Mohammed/Associated Press.

“我们只是在等待死亡,或者从天而降的转折,”他说。

也门仍处于胡塞武装控制西部领土,政府以及阿拉伯支持者掌控南部和东部的分裂状态。
也门仍处于胡塞武装控制西部领土,政府以及阿拉伯支持者掌控南部和东部的分裂状态。 Source: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s Critical Threats Project

一个位于富饶区域,处在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密切关注之下的国家,是如何迅速跌入危机的?

长期以来,也门是阿拉伯世界里最贫穷的国家,频繁遭受地方武装冲突。最近的灾难从2014年开始,北部叛军胡塞武装(Houthis)和也门部分军队结盟袭击了首都,迫使国际公认的政府流亡海外。

去年也门哈杰省的一个难民营。因为沙特领导的联盟猛烈轰炸,超过两万人逃向也门北部。
去年也门哈杰省的一个难民营。因为沙特领导的联盟猛烈轰炸,超过两万人逃向也门北部。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2015年3月,沙特和阿拉伯国家联盟启动了对抗胡塞武装、恢复也门政府的军事项目。

广告

该项目到目前为止没有取得成功,也门仍处于胡塞武装控制西部领土、政府以及阿拉伯支持者掌控南部和东部的分裂状态。

许多联盟的空袭造成平民丧生和受伤,包括周三在首都附近的袭击。爆炸同样严重破坏了也门的基础设施,包括一个重要的海港、数座桥梁,以及医院、污水处理设施和民用工厂。

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盟炸毁了也门萨那外的许多工厂。
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盟炸毁了也门萨那外的许多工厂。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也门人依赖的服务消失了,这些破坏进一步侵蚀了该国薄弱的经济,也让人道主义机构更难把救助资源带进该国并进行分配。

沙特领导的联盟关闭了萨那国际机场的民用交通,意味着商家不能把货物用飞机载入国内,生病和受伤的也门人也无法飞到国外接受治疗。这项举措已实施超过一年,很多伤病人士已经死亡。

一个女人和她感染了霍乱的孩子在萨那的医院。
一个女人和她感染了霍乱的孩子在萨那的医院。 Yahya Arhab/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近一年多以来,也门两个对立的势力都没有给众多公务员支付常规工资。由于很难找到别的工作,这些人的家庭陷入贫困。受影响的还包括那些对解决这场危机至关重要的专业人士,如医生、护士和污水处理系统技术人员,他们的行业几乎瘫痪。

广告

战争的摧残让霍乱肆行,这是一种通过被排泄物污染的水传播的细菌感染。随着垃圾堆积如山、污水处理系统失效,更多的也门人依靠容易被污染的水井获取饮用水。自4月开始的暴雨加重了水井的受污情况。

在发达国家,霍乱并不致命,能被简单治疗,严重的情况可以用抗生素治愈。但在也门,普遍的营养不良导致很多人,尤其是儿童非常容易被它感染。

“由于这里的儿童营养不良,如果他们有腹泻,就不会康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门代表梅莉赤尔·雷兰诺(Meritxell Relano)说。

联合国将也门的情况称为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超过一千万人需要立刻救援。情况还可能进一步恶化。该机构称,也门今年需要23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救援,但目前只收到了其中的41%。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突发卫生事件项目执行主管彼得·萨拉马(Peter Salama)警告说,当政府不能履行职责的时候,“当下的表现是霍乱,但也门未来可能还会成为其他流行病发作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