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特勤局将他称为“大佬”,将她称为“缪斯”。唐纳德·J·特朗普和梅拉尼娅·克努斯(Melania Knauss)于1998年在曼哈顿相识,七年后结婚。当时他是搞房地产的,而她容貌出众。
在一本关于梅拉尼娅·特朗普生平的新书《她的交易艺术》(The Art of Her Deal)中,《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记者玛丽·乔丹(Mary Jordan)称,梅拉尼娅之所以能吸引“大佬”转瞬即逝的兴趣,靠的是善于学习他的著作。特朗普目前已经出版了近20本书。
在1997年出版的与凯特·博纳(Kate Bohner)合著的《东山再起的艺术》(The Art of The Comeback)一书中,特朗普在谈到女性时说:“有维护费用很高的女人。有维护费用很低的女人。我想要不需要维护费用的女人。”梅拉尼娅把这句话记了下来。
广告
她就像一个斯芬克斯,只是用橡皮擦代替了尾巴。她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没有保留下来的朋友,无论是在前南斯拉夫度过的童年,还是在米兰、巴黎和纽约当模特的岁月。她的婚礼上没有伴娘。对于自己的过去,她不愿详谈。她时刻准备着拍照,以至于一位朋友告诉作者,“我都不知道她会不会去洗手间。”
梅拉尼娅的冷漠不禁令作者发起了牢骚。“作为一名在世界各地工作的记者,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经常写那些不情愿配合的人、那些避世的人,包括墨西哥贩毒集团头目和日本公主,但是理解梅拉尼娅是最困难的,”乔丹写道。
“和我交谈过的大多数人都不愿公开姓名。在特朗普的圈子里,很多人都受保密协议的约束。一些人曾被律师、家人和其他与梅拉尼娅关系密切者警告,不要公开谈论她,很多人只使用间谍和其他情报部门人员使用的那种加密手机应用来交谈。在网上,以前在谷歌里很容易搜索到的老照片现在再也不会弹出来了。”
因此,《她交易的艺术》这本书虽然报道翔实,但似乎难免有失偏颇。特朗普世界里的那些坚定支持者都被过多地引用,比如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她有着惊人的政治直觉”)、罗杰·斯通(Roger Stone,“她一点都不愚蠢”)、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如果她对你产生了信任,她就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以及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她让总统知道她的想法”)。不那么谄媚的评论大多来自匿名信源。
.
不过,乔丹已经尽量深挖,带来关于这位非传统的第一夫人的新信息。
乔丹写道,梅拉尼娅在2016年竞选期间正在重新谈判婚前协议,而她丈夫在《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节目中的丑闻几乎肯定给了她筹码。乔丹说,梅拉尼娅和两人的儿子巴伦(Barron)迟迟没有搬进白宫正是因为这些谈判,而不是为了让巴伦留在曼哈顿上学。
广告
有消息称梅拉尼娅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关系紧张。乔丹写道,有人无意中听到梅拉尼娅用“公主”来称呼伊万卡。而伊万卡更年轻的时候称梅拉尼娅是“画像”,因为梅拉尼娅像一幅画一样,从来都不说话。
乔丹强调,梅拉尼娅是多么强烈地执著于自己的斯洛文尼亚血统。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巴伦以及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巴伦会说斯洛文尼亚语,和母亲一样,也是双重国籍——他持有斯洛文尼亚护照和美国护照。“特朗普曾向别人抱怨,”乔丹写道,“他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关于梅拉尼娅的签证和公民身份问题,以及她是怎样在丈夫抨击“连锁移民”的同时,把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弄到美国的,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
乔丹写道,梅拉尼娅不能忍受被认为脆弱。她鼓励特朗普竞选总统;她不是一片被卷入风暴的浮萍。在某些问题上,她一直是他有影响力的顾问,例如选择麦克·彭斯(Mike Pence)作为竞选伙伴。她鼓励特朗普放弃“零容忍”政策,该政策使许多儿童在墨西哥边境与父母分离。
她也有不委婉的时候。她与丈夫一起质疑巴拉克·奥巴马的出生地。她谴责那些指责丈夫性骚扰甚至更糟行为的妇女的诚信。作者认为,任何跟她作对的,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童年时,梅拉尼娅的父亲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机械师,有时还当司机。她的母亲是一位裁缝,从女儿出生那天起就将她打扮得无可挑剔。梅拉尼娅曾在卢布尔雅那大学(Ljubljana University)享有盛誉的建筑系学习,后来退学。
乔丹留意了梅拉尼娅当模特时以及后来接受的许多采访,并发现其中有很多夸大,包括她会讲多种语言。她似乎只说两种。
玛丽·乔丹出版了新书《她的交易艺术——梅拉尼娅·特朗普不为人知的故事》
玛丽·乔丹出版了新书《她的交易艺术——梅拉尼娅·特朗普不为人知的故事》 Jon Kamen
乔丹未能找到一个合适讲述这个故事的表达方式。她没有强势的观点,也不愿进行尖锐的分析。《她的交易艺术》读起来就像一篇很长的报纸文章,而不是一本紧凑的书。作者为了公平对待她的主题而如此卑躬屈膝,令你担心她可能需要脊椎治疗。
梅拉尼娅接受过整容手术吗?作者引用了她以前在纽约的一位室友的话说,她1997年圣诞节前往欧洲旅行回来后,看上去更加丰盈了。
广告
这位前室友告诉作者,在特朗普进入她的生活以前,梅拉尼娅喜欢看《老友记》(Friends),每天吃七种果蔬,不喝酒,并且走路时脚上负重以保持身材。
乔丹确认了第一夫人和她的丈夫分房睡觉。他喜欢深色的墙壁和地毯;而她喜欢浅色的。他们似乎很少互动。他用爱尔兰春天牌香皂。
乔丹援引特朗普在花花公子时期的律师之一杰伊·戈德伯格(Jay Goldberg)的话说,特朗普谈起生意来充满浪漫,但对女性却从不这样。戈德伯格说,巧克力让他开心:“给他一块好时巧克力,让他看电视。”
作者写道,当有人曾经试着拿特朗普的阴茎大小开玩笑时,梅拉尼娅回答说:“别这么说——他是一个真男人。”
唐纳德·特朗普似乎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白宫,就像靠垫簇拥的苏丹一般。梅拉尼娅与她的父母和儿子选择流落在外。乔丹写道,许多时候,她的新闻办公室都不会透露她在哪里。
也许他们很幸福。或者,也许每个人彼此之间都拥有太多机密,以致于他们像史密斯夫妇——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已婚刺客——一样生活,两个人分别都在等待开枪的机会。
广告
梅拉尼娅为英国《GQ》拍摄的著名照片中,装扮成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邦德女郎。最近我在看邦德电影《你死我活》(Live and Let Die)时联想到她的处境。在那个镜头中,罗杰·摩尔(Roger Moore)被困在一个全是鳄鱼的池塘中间,他最后把鳄鱼脑袋当成垫脚石安全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