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隨著美中兩國在全球範圍內爭奪經濟、地緣政治和信息主導地位,川普政府對在美工作的中國記者施加了新的限制措施,雙方在新聞媒體上的衝突進一步升級
國土安全部週五表示,在非美國新聞媒體工作的中國記者只能拿到90天的工作簽證——相比該機構過去發放給持中國護照及有效入境簽證記者的無限期單次入境簽證相比,停留時間大大減少。他們可以申請延期,儘管延期後的期限也是90天。
 這個最新行動是美中兩國長達數月的駐外媒體衝突中的一部分,這是由於外交關係惡化而引發的。在始於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暴發期間,華盛頓與北京的緊張關係升級了。
廣告
在美國試圖進行獨立新聞工作的中國記者私下表達了對未來工作的擔憂,並表示他們不想捲入這樣的衝突。在中國的美國記者也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美國的新規定也適用於少數為非中國的外國媒體工作的中國公民。
美國官員在宣布這些限制措施時說,它們對於中國「壓制獨立新聞的做法」起到必要的平衡作用。此舉增加了北京進一步報復美國新聞媒體記者的可能性。3月,中國政府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的幾乎所有美國記者,稱此舉是「被迫進行的必要反制」。上述新聞機構在中國大陸仍然至少有一名全職記者,大部分是非美國人。
近年來,中國越來越多地向一些外國常駐記者發放不超過一至六個月的短期簽證和許可證,以迫使新聞機構對報導進行自我審查。傳統上,中國向外國駐華記者發放為期一年的多次入境簽證,目前大多數人仍拿的是這種簽證。
在美國記者遭中國驅逐前兩週,美國國務院宣布,5個中國官方新聞機構駐美中國籍員工的數量不能超過100人,而當時這個數字是160人。
據一名政府高級官員透露,該政策由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戴維·R·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正式提出,並於2月24日在白宮舉行的一次跨部門會議上獲得了支持,該會議由副國家安全顧問、前《華爾街日報》駐中國記者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主持。
廣告
國務院官員在宣布這一消息時表示,鑒於目前中國對美國記者採取的限制,該機構一直在研究可能採取的對等行動。在與記者舉行的情況通報會上,一位官員指出,與中國記者在美國逗留時間有關的任何「後續考慮」,都將屬於國土安全部的職權範圍。
今年2月,國務院指定5個重要的中國駐美官方新聞機構為外國使團。翌日,中國政府宣布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
美國的新規定於週一生效。該條例援引中國3月驅逐美國記者作為施加限制的理由,稱北京的行動「不只是像它聲稱的那樣是『反制』,而且是針對境內新聞自由的敵對措施的升級」。
該規定還指出,美國駐華新聞記者在發表了批評中共的報導後,所獲得的簽證越來越短。
擁有中國半自治領土香港和澳門旅行證件的記者不受新規定的限制。
川普政府沒有發布有關新限制的公告,而是在週五悄悄發布了正式文本。
廣告
中國時事通訊電子報《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出版人利明璋(Bill Bishop)表示,對在美中國記者施加嚴厲的限制是沒有用的。
他說:「該黨對新聞記者的關心程度遠不如對發行管道和平台的關心,後者使它能夠實現擴大中國在全球話語權、在全球範圍內傳播信息的目標。」
他還說:「但是,向發行管道和平台下手牽扯到第一修正案。」
中國官方新聞媒體立即對這些限制措施進行了批評。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發文,援引幾位中國學者的話說,這一決定表明美國官員「缺乏信心」和「雙重標準」。
該報援引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張騰軍的話說:「美國長期以來一直標榜自己的『新聞自由』的價值觀,然而它的行為充滿了虛偽。」
在川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領導下,中美關係出現了裂痕。2018年,川普開啟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但是,新冠疫情引發了新一輪的唇槍舌戰和相互譴責。
廣告
川普及其助手一再強調,中國在疫情初期試圖掩蓋在武漢出現的新冠病毒暴發的嚴重性,並對中國報告的死亡人數表示懷疑。
川普還暗示,美國可能就疫情導致的經濟損失和人員死亡情況向中國尋求賠償。批評人士表示,川普政府譴責中國的行動主要是為了分散白宮自身在疫情暴發期間的重大失敗
北京方面則把這次危機當作機會,將自己塑造為替代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國家。中國外交官多次將中國的官方死亡人數與美國因應對遲緩而激增的死亡人數進行比較。
華盛頓上週五的簽證限制措施在人們的意料之中,因為政府官員自從去年冬季到今年春季一直在討論對中國的新聞即湊採取更嚴厲的措施。
長期以來,情報官員一直認為中國官方媒體中的一些記者是間諜,並且在3月美國記者遭驅逐後,一些美國官員推動對這些可疑的中國特工採取更嚴厲的行動。如果提倡此舉的情報官員在跨部門辯論中獲勝,川普政府稍後可能會對此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