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波士顿——郑灶松正准备登上从波士顿直飞北京的海南航空482航班,海关官员把他拉到一边。
在他的托运行李中,官员们在一个塞在袜子里的塑料袋中发现了他们要找的东西:21个装着棕色液体的小瓶,它们是癌细胞的样本。当局说,这是29岁的癌症研究员郑灶松从贝丝·伊斯雷尔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的实验室拿走的。
法庭文件显示,在接受审问时,郑灶松承认,其中的8个样本是他窃取的,另外11个样本则是根据同事的研究复制的。他说,回到中国后,他会把这些样本拿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以自己的名义在中国发表研究结果,从而促进自己的事业。
广告
联邦调查局已开始彻查据当局所谓从美国实验室窃取研究成果的科学家,12月10日郑灶松被捕,这标志着这项行动的升级。联邦检察官警告,他可能被控运输赃物或窃取商业机密,这是一项重罪,最高可判10年监禁。
在周一的听证会上,地方法官戴维·亨尼斯(David Hennessy)批准了检方提出的关押郑灶松、不许保释的要求,并指出这起盗窃案似乎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检方称,与郑灶松在同一实验室工作的另外两名中国科学家成功地将窃取的生物材料偷运出境。
郑灶松的案子是围绕哈佛大学的实验室展开的第一个案子,但不太可能是最后一个。联邦官员正在调查数百起访问科学家涉嫌盗窃知识产权的案件,他们几乎都是中国公民。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说,这些研究人员是“非传统的情报收集者”,在中国政府的命令下行动。他说,这是一种集体行动,“以我们的利益为代价,为了他们的经济发展行窃取之事。”
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的首席科学官小罗斯·麦金尼(Ross McKinney Jr.)博士说,郑灶松的行为尤其大胆。
“这是既盗窃思想也盗窃物质的罕见案例之一,”他说。“与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情况相比,这是一种升级。”
广告
麦金尼说,在美国的研究实验室里,华裔研究人员占了近一半的劳动力,部分原因是在美国出生的科学家被吸引到私营部门,对学术事业不那么感兴趣。他说,在获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资助的6000名中国科学家中,约有180人因可能违反知识产权法而正在接受调查。
哈佛大学发言人杰森·A·牛顿(Jason a . Newton)介绍,该校从2018年9月4日开始为郑灶松提供签证。他说,郑灶松在贝丝·伊斯雷尔女执事医疗中心的工作结束后,签证支持就终止了。
该医疗中心在声明中表示,他们正在配合调查。“任何损害研究的努力都会破坏我们的教职员工在推进患者护理方面的辛勤工作,”该医院的传播主管珍妮弗·克里茨(Jennifer Kritz)说。
郑灶松的律师布伦丹·O·凯利(Brendan O. Kelley)没有回复发给他的信息。
法庭记录显示了郑灶松和负责此案的联邦调查局特别探员卡拉·斯派斯(Kara Spice)之间的猫鼠游戏。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特工接到警告,郑灶松是“携带未申报生物材料出境的高风险人物”,他们在航空公司的行李室检查了郑灶松的行李。
起初,郑灶松试图转移他们对这21个小瓶的兴趣,告诉他们“这些小瓶不重要,与他的研究无关”。然后他又给出了另一种解释,说是一个朋友给他的,他不打算拿这些瓶子怎么样。
广告
“郑无法解释他离开美国时为什么要把这些药瓶藏在托运行李的袜子里,”斯派斯在声明中说。不久后,郑灶松承认偷了材料。
法庭文件显示,郑灶松预订了第二天另一架飞往中国的航班,但在登机前被联邦调查局特工拘留。通过一名中文翻译,他放弃了米兰达权利,并告诉特工,他打算将这些样本用于癌症研究。随后他被逮捕。
法庭文件显示,特工在郑灶松的公寓了解到更多情况。他以前的室友、同为医学研究员的李家林(音)告诉他们,郑灶松已经把自己所有东西打包,准备乘坐12月9日的航班离开,这表明他不打算返回美国。
法庭文件显示,李家林还告诉他们,曾在贝丝·伊斯雷尔女执事医疗中心同一间实验室工作的另外两名中国研究人员刘磊(音)和丽娜·莫(Leina Mo,音)亦曾设法将生物材料偷运到中国而未被抓获。
检方在要求不保释郑灶松的动议中表示,郑灶松的盗窃行为“并非孤立事件”。“相反,这似乎是一起有组织的犯罪,很可能有中国政府的参与,因为在同一个实验室工作的另外两名中国公民也盗窃了生物材料,并将它们偷运出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