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摄影师在周二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拍下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两页笔记。在Twitter上引起注意后,这张照片被转发了数千次。

对许多评论者来说,这个矛盾之处显而易见。在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面对议员的提问,回答他的公司是否对用户数据作出了充分保护的那一天,他自己也经历了一次个人信息泄露。

这些谈话要点详细地展示了Facebook为其亿万富翁创始人在国会作证而做的大量准备工作。虽然其中一些笔记与他周二所说的内容相符,但其它笔记提醒了他不该说什么,或者包括做了准备但没有被提出的问题。扎克伯格于周三再次作证

其中一段笔记给出了如果扎克伯格被问到是否会辞职,他应该如何回答的建议。他没有被问到这个问题,但建议的回答表明他计划继续担任这个职位。

广告

“辞职?”笔记写着,它们是用缩写形式写的。“成立了Facebook。我做的决定。我犯了错误。很大的挑战,但我们以前也遇到过问题,会解决这个问题。已经在采取行动。”

这些笔记还包括了扎克伯格如果被问到Facebook是否应该拆分时应该说些什么。“美国科技公司是美国的关键资产”是建议的回答。“拆分会让中国企业变强。”

谈话要点详细地展示了Facebook为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所做的大量准备工作。
谈话要点详细地展示了Facebook为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所做的大量准备工作。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问到Facebook是否是一个垄断企业。但他并没有向扎克伯格强调他的公司是否应该被拆分的问题,因此提到中国竞争的回答没有用上。

“你不认为你们在垄断?”格雷厄姆问道。

“我肯定是没有这种感觉,”扎克伯格回答。

扎克伯格的笔记也对如何回应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最近提出的批评给出了指导,库克将自己的公司描述成了一个更坚定的消费者隐私保护者。

广告

“有很多关于应用程序滥用苹果数据的故事,从未见到苹果通知用户,”笔记写着。但库克的评论在听证会期间没有被提及,这个回答也没被用上。

另一部分笔记则警告了扎克伯格要回避的评论。这些笔记提示说,在回答有关欧盟隐私和数据保护的任何问题时,他不应该说Facebook已经遵守了将在5月生效的数据隐私法

这张照片由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的安德鲁·哈尼克(Andrew Harnik)拍摄,也出现在了CBSNews.com高级新闻编辑斯蒂芬·贝克特(Stefan Becket)的推文中。

“我今天拍了70张扎克的照片,”哈尼克在回应中写道。“让作者去操心这张关于笔记本文字的照片吧。”

哈尼克说,他不认为这张照片分享了私人信息。

“他把它放在桌子上,可能有100多部摄影机和相机从四面八方对着这张办公桌,”他在Twitter上写道。“我不认为这构成了隐私侵犯。”

以前也有过在正式场合中,笔记的照片比持有笔记的人透露出更多信息的情况。

广告

1975年,时任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赫尔辛基协议的签署仪式上的一张照片显示,他阅读了一份标题为“最高机密敏感仅供亲阅含有代码字”的文件。

波士顿大学学者劳伦斯·马丁-比特曼(Lawrence Martin-Bittman)在1981年写道,这份文件根据打入法国外交部的一名中情局线人提供的信息,讨论了法国与北越的外交关系,此事破坏了华盛顿和巴黎的关系。

较近的一例,在与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校园枪击案中失去了亲人的父母、学生和老师见面时,特朗普总统拿着的一张笔记里有“我在听”这句话。这张照片令人怀疑他是否具备以同理心待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