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针对他口中“一个骇人听闻、令人厌恶的谎言”——也就是他或许曾与俄罗斯人串谋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说法——愤然为自己辩护。他在参议院的一场充斥着争论的听证会上展示了对特朗普总统的忠诚,但却拒绝回答与他本人或总统的行为有关的核心问题。
塞申斯这位前阿拉巴马州参议员总是给自己的证词注入更多情感而非细节,时而语带挑衅,时而又表示出很受伤的样子。他反复重申,把自己和总统的私人谈话拿出来讨论“不妥”——尽管它们或许与听证会的主题相关——这显然让一直就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一事进行质询的参议员们颇为沮丧。
塞申斯以其曾在去年高调地为特朗普助选为由,将其三个月前回避通俄门调查之举描绘为单纯的程序性问题,而非不当行为的产物。
“我自行回避了所有针对总统竞选活动的调查,”他在特朗普时代最新一场群情激荡的国会听证会上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但我不会放弃驳斥下流的不实指控、捍卫自身荣誉的机会。”
广告
不过有时候,塞申斯似乎致力于尽可能少地披露信息,尤其是关于他与总统如何互动的信息。当参议员们就其给出的理由展开追问时,塞申斯称,特朗普没有动用行政特权干预自己的司法部长作证。
“我是在捍卫总统行使这项权力的权利——如果他选择行使的话,”塞申斯说。
“我不明白你怎么能两边的道理都占上,”立场一般偏向于民主党的缅因州独立参议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说。“你作证说唯有总统可以行使这项权力。我完全不明白你拒绝回答问题的法律依据何在。”
塞申斯的亮相基本无助于白宫走出通俄门调查的阴影,相关调查连月来一直损害着总统及其团队的形象——常常是借助由特朗普一手掀起的风暴。
周二,当司法部长前往国会山时,他的部门竭力淡化这样的说法:特朗普正考虑解雇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也就是那位受命调查总统身边人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可能关联的特别检察官。
立场一般偏向于民主党的缅因州独立参议员安格斯·金在周二的听证会上对塞申斯展开质询。
立场一般偏向于民主党的缅因州独立参议员安格斯·金在周二的听证会上对塞申斯展开质询。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塞申斯发言时所在的听证会场,上周曾迎来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科米在那里作证称,特朗普曾试图终结针对其前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的调查。于上月被特朗普解雇的科米,还指控总统撒谎并抹黑他和联邦调查局。
科米的证词影响着周二听证会的很多时刻,民主党人就其说法中的几个关键元素追问塞申斯。其中一个问题是:塞申斯在未披露自己与俄罗斯大使以往的接触一事曝光后退出通俄门调查,为何却在几个月后参与解雇科米?
广告
“坦率地说,这很荒谬,”塞申斯开口说道,“居然觉得司法部长回避一项特定的调查,就意味着他不能管理开展成千上万项调查的司法部各执法机构的领导层。”
塞申斯还就科米关于其与特朗普今年2月的一次私人会面的回忆做了回应——科米称总统曾敦促他放弃对弗林的调查。这位前联邦调查局长说,总统当时要求他单独留下。按照科米的说法,塞申斯起初待在后边,但随后便离开了。他后来告诉塞申斯,再也不要留下他单独面对特朗普。
周二,塞申斯似乎至少确认了科米的部分描述。
“我不记得自己是最后离开的人之一,”他说。“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但塞申斯说他并不认为这种安排是“一个大问题”,他说科米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官员,“可以照顾好自己”。
塞申斯回忆说,特朗普和科米会面后,科米“向我表达了他对那场私人谈话的忧虑之情。”
广告
“而我基本同意他的看法,和总统的私人谈话要遵循一些规则,”塞申斯继续说道。“不过并不存在什么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