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周四,在充满戏剧性的两个半小时的听证会上,前FBI局长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为他和特朗普总统的紧张关系提供了新的洞见。

科米表示,他在双方一月初的第一次见面中感到总统不可信任,认为特朗普试图让他终止FBI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的调查。科米还描述了特朗普将他解职之后如何在Twitter上攻击他。这次听证会的要点如下:

1. 特朗普的话给自己带来麻烦

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发言再次给自己带来麻烦。

广告

就在科米被解职的几天之后,《纽约时报》报道称,两人一月份在白宫单独共进晚餐时,特朗普要科米表忠心。在这篇文章刊出的那天早上,特朗普发推文说,“詹姆斯·科米在向媒体爆料之前,最好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没有‘录音’”!一系列质疑随之而来,但白宫拒绝证实特朗普是否给他们的讨论录了音。

不过,这条推文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其中一些是由科米安排的,推动了司法部任命一位特别顾问来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以及俄罗斯与特朗普助手之间可能的联系,这对尝试摆脱调查的白宫是一个打击。

科米说,特朗普发推的三天后,他半夜醒来,意识到任何可能存在的磁带都可以证实他与特朗普的交谈——特别是特朗普2月份让他不再继续调查弗林的那次。

科米表示,他那时决定“需要把它摆在光天化日之下”,他让一位朋友将他写的和特朗普碰面有关的一份备忘录分享出去。《纽约时报》5月16日报道这份备忘录时说,特朗普要求结束对弗林的调查。

科米说,他让朋友披露备忘录的内容,是希望能够任命一名特别顾问。第二天司法部就宣布,任命前FBI局长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担任特别顾问。

科米周四表示:“天啊,我希望真的有录音。”

广告

2. 信任问题

科米周四明确表示,总统从未获得过他的信任,这也是他记录了他们会面经过的原因。

1月6日两人第一次在特朗普大厦会面时,科米向特朗普汇报了一名前英国间谍编辑的卷宗,其中概述了俄罗斯情报官员拥有不利于特朗普的信息,这些信息未经证实,但存在潜在风险。会面很尴尬,科米解释道,不过他没有详细说明是什么让他感到困扰。他只说“这个人的品质”让他担心,他指的就是特朗普。

“我真的担心他可能会在我们会面的性质上撒谎,所以我认为留下记录很重要。”科米说。“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但它让我觉得,我必须留下记录,必须详细地写下来。”

会面结束后,科米走出特朗普大厦,坐进等候他的车中,在那里,他立即开始在一台安全的FBI笔记本电脑写下关于会面的备忘录。之后科米又写下了他与特朗普之间每一次重大会面的备忘录,直到5月他被解职。

科米作证说,他没有在这些备忘录中谈到机密信息,以确保备忘录不会列入需要保密级别。这样的话,这些内容的最终公开会变得更容易一些。

“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不写会触发保密的内容,这样我们在FBI内部和政府内部就可以更容易讨论它,以一种可以被大家接到的方式来将其保存,”他说。

广告

科米表示,他与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的会面并没有写进类似的备忘录里。他在2013年被奥巴马提名为FBI局长,小布什期间他担任司法部副部长。

3. 科米的职务受到威胁

科米在听证会上表示,他认为特朗普是在用FBI局长这份工作威胁他。

在特朗普就职典礼一周之后,两人在一月份共进晚餐时,总统一开口谈的就是科米的工作,即使在那之前,他已经三次问过科米关于继续担任FBI局长的事,该职位的任期是10年。

“常识告诉我,他这是试图用满足我保留职位的要求作为条件,换取点什么,”科米周四说。

他还提到,那些话让他很不安,他感觉这威胁到他的职务既有的独立性。

“国会为该职位设立10年任期,就是为了让局长不会觉得自己是带着对任何特定人的政治忠诚在服务,”科米说。

广告

那次晚餐进行到后来,特朗普还两次要求科米对他表忠诚,科米只表示,他会给他“诚实的忠诚”。

在他们于4月11日进行的最后一次私下谈话中,特朗普打电话要求科米放出消息,表明他个人没有受到调查。之后特朗普又说,他对科米一直是忠诚的。“因为我对你一直很忠诚,非常忠诚;我们有那回事,你知道的,”科米的证词显示,总统这样讲道。

科米在周四没有讲总统所说的“那回事”是指什么,不过他承认自己并没有问他。

“在我看来,这对我们当时的谈话并不重要,没必要弄明白,”科米说。

在这次谈话过去近一个月后,他被解职。

4. “那是撒谎,再简单明白不过”

广告

科米还在作证时提到,对于联邦调查局的状况,白宫提供了不准确和误导性的信息。特朗普曾表示,科米是一名糟糕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该机构没有得到有效的管理,但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科米认为这是在针对他个人。

“然后政府选择诽谤我,更重要的是,还诋毁联邦调查局,称这家机构处在混乱之中,领导不力,工作人员对其领导者失去了信心,”科米说。

“那是撒谎,再简单明白不过。我很抱歉让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听到这样的话,让美国民众听到这些。”

科米接着表示,“没有我,联邦调查局也会很好。”

在后来被问及这些言论时,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表示,“我可以肯定地讲,总统没有撒谎。坦白讲,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