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最近被解除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职位的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周四在一场非比寻常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他认为特朗普总统显然试图干扰FBI针对其前任国家安全顾问的调查,还称总统曾撒谎和诽谤他。

不再受政府职务条条框框约束的科米对总统做出了坦率、直言不讳的评价,与后者的谈话从他们见面那天起就让科米不安,那是在特朗普就任几周前。他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所做的证词,不加修饰地讲述了他突遭解职背后的故事,引人质疑特朗普是否真的曾经试图妨碍司法公正。

回答这个问题的任务落在了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身上。科米透露,他已经把自己写的有关他与总统来往情况的所有备忘录交给了穆勒的调查员,这是检方将对科米上月被解除职务一事进行调查的第一个迹象。

想为特朗普辩护的共和党人称,他是在提建议,而不是命令科米放弃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的调查。科米拒绝回答总统的行为是否等同于一项重罪,但他认为其中意图是显而易见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方向。”科米还表示,如果特朗普当时得偿所愿,“我们就会放弃一项公开的刑事调查。”

自科米被解除职务一个月以来,特朗普遭遇了一大批有关双方私下谈话性质的杀伤性报道。在周四作证时,科米透露,是他给这些报道提供了素材。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深成员马克·华纳和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在倾听科米的证词。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深成员马克·华纳和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在倾听科米的证词。 Al Drago/The New York Times

在科米被解职两天后,《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曾要求科米承诺对他效忠。之后,总统发推表示,科米“最好祈求没有”他们谈话的“录音”。

广告

这篇推文启发了科米,他允许一位朋友把有关他与总统沟通情况的备忘录的一部分读给了时报。科米周四表示,他当时希望能推动司法部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他成功了。在时报披露那份备忘录内容一天后——其中描述了有关弗林的对话——司法部任命穆勒接手了这项调查。

对于是否存在谈话录音,白宫没有置评。但科米多次引诱特朗普,想让他拿出录音,如果他们真的有的话。“天啊,我希望真的有录音,”他在听证会上说道。他还指出:“总统肯定知道有没有录音。如果有,不要顾及我的感受。请公布录音。”

对于为何会解除科米的职务,特朗普已经换了一种说法。最初的理由是科米去年调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一事的方式存在争议。后来白宫又表示,科米失去了手下探员的支持,联邦调查局陷入了混乱。

“那是撒谎,再简单明白不过,”科米周四说。他还表示,总统曾经诽谤他,这明显是指特朗普在与俄罗斯外交官的非公开会面时说他是个“疯子”

特朗普最后承认,在解除科米职位时他有考虑过通俄调查。

科米确认特朗普个人没有受到调查,但他表示,探员们肯定会调查他的活动,这是针对俄罗斯情报人员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官员是否勾结的更广泛调查的一部分。作为联邦调查局局长,他曾多次向特朗普保证,没有针对他个人进行调查。

在听证会结束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马克·卡索威茨(Marc Kasowitz)发布了一份声明,将科米描绘成一名试图破坏特朗普政府的泄密者。他表示,特朗普从来不曾要求科米承诺效忠,也断然否认总统曾试图终止对弗林的调查。

广告

“总统从来不曾要求科米停止调查任何人,不管是在形式上还是本质上,是直接还是暗示。”卡索威茨说。

不过,证词的确加深了围绕特朗普的争议。这令他的支持者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不得不在一位建议联邦调查局停止对一位朋友进行调查的总统,与一位公然下令停止调查的总统之间划清界线。

在听证会进行期间,总统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Twitter上介入了此事。“我认识父亲39年,如果他‘命令或要求’你做什么事,从来不含糊不清,你会知道他的确切意思,”他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