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在日本西海岸鸟取的沙丘上拍的照片没多久,布鲁克林的一个朋友留言问,“这是哪里?”

潜台词是:“这不太可能是日本,对吧?”

在鸟取,细滑的金沙堆成一座座陡峭的山坡,广阔的地表被风吹成了扇形。让人觉得这是在撒哈拉沙漠。这里甚至还有骆驼可以骑。

尽管不是日本最大(最大的沙丘在北部的青森,用于军事演习),但鸟取的沙丘是游客可以接触到的最大沙丘。

广告

然而,即便是在日本,这些沙丘的文学意义也比它们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更有名。安部公房(Kobo Abe)的经典小说《砂女》(The Woman in the Dunes)的背景就设在这里,但在日本游客中,日本人口最少的地区鸟取在47个县吸引的游客数方面仅排在第43位。

这让它成了一个令人非常轻松的度假地。我们生活的东京人潮汹涌,高楼林立。但当我和女儿沿着沙丘散步时,轻而易举地就能避开其他人。

鸟取游客罕至的原因之一是它相对偏僻。尽管日本的新干线高速火车系统让去日本全国各地旅游都极其方便,但没有线路在鸟取设站。不过从东京羽田机场坐飞机只需一个小时多一点,从鸟取机场到这座次小城的市中心有便捷的巴士。

大部分酒店和餐馆都在中心城区,从城区可搭乘巴士和出租车前往沙丘。作为《纽约时报》东京分社社长,我是来报道砂之美术馆(Sand Museum)的。每年,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家聚集到这里,用可塑性特别强的沙子创作大型沙雕。从4月一直到次年1月初,美术馆对外开放。这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地方,你可以感叹沙子在技术高超的工匠手里的用途。

每年,艺术家从世界各地来到砂之美术馆,创作大型沙雕。
每年,艺术家从世界各地来到砂之美术馆,创作大型沙雕。 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沙丘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受保护的国家公园,但爬沙丘不收费。这对大腿是很好的锻炼——有些地方的沙丘高达165英尺(约合50米)。和我们在日本去过的很多地方一样,身体健康、能跟上我们其他人步伐的老年人的数量让我印象深刻。

尽管沙丘沿海岸绵延10英里(约合16公里),但大部分游客似乎都坚持留在一个相当狭窄的区域,爬一座陡峭的小山,小山的旁边有一个环礁湖。即便是看身边的人也很有意思:我们看见一名男子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爬山,还看到一群穿着粉色紧身衣的千禧一代在踢一个粉色的球。好吧,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广告

在山顶,我10岁的儿子喜欢从沙丘顶上冲下去,想看看自己可以飞多久。

想体验更多这种飞翔感的人,可以去鸟取滑沙学校(Tottori Sakyu Sand Board School)学习滑沙(类似于滑雪,只是把雪换成了沙子),或是去鸟取沙丘滑翔伞学校(Tottori Sand Dunes Paragliding School)尝试滑翔伞。

如果是滑沙,你需要一幅滑板和一顶头盔,还要接受大约两分钟的指导,知道怎么弯曲双膝、抓紧大腿、滑下坡低跟海面持平的陡坡。我儿子和丈夫很快就学会了,但两人都摔倒过,脸被埋进沙子里,场面壮观。

他们还尝试了滑翔伞,在沿着木板路走到沙丘上时,将降落伞背在背上。跟十几个人一起,他们在沙丘的两个小时内分别跳了三四次。

我们有一天的富余时间,决定离开沙丘,乘坐巴士到浦富海滩(Uradome beach)去,我12岁的女儿在Instagram上对这个景点进行了一番调查。当我们到巴士站下车,走到海岸线,观看日本和朝鲜半岛之间的海洋时,我们发现了一个咖啡馆的标志,然后我们就进入迷人的岩美咖啡厅(Nijinoki Cafe)。电唱盘播放着巴西爵士乐,建筑杂志整齐地堆放在一条长凳上。咖啡也很美味。

日本西海岸鸟取的沙丘,是游客能接触到的最大沙丘。
日本西海岸鸟取的沙丘,是游客能接触到的最大沙丘。 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柜台后工作的那对夫妇告诉我们这个海滩的一个“秘密”,所以我们决定跳过浦富去探索这个秘密。向东走约25分钟,我们找到了去熊井浜(Kumaihama Beach)的小径。实际上,在到达这个水清沙幼的海湾时,我们享受到了一个在日本罕见的待遇: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