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今年3月,当特朗普政府下令开展一项研究,以便大规模发放抗疟药物羟氯喹用于Covid-19治疗时,监督该试验的一位政府研究机构负责人首先提出的问题之一是:谁与甲骨文(Oracle)谈过了?
这家硅谷巨头已经开始准备帮助政府收集有关该药物的数据,其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向特朗普总统介绍了它可能的用途。
对于这种许多医学专家都认为可能有潜在的危险副作用、甚至可能对Covid-19病例无效的药物,一些科技公司或许不愿意帮忙测试。但创立于1977年的商务软件巨头甲骨文是特朗普的著名盟友,其管理层一直致力于这一药物的使用。
甲骨文参与计划中的药物研究,是它为总统和他的政府提供协助的最新事例。该公司还支持政府的贸易计划及其在重大科技政策问题上的立场,其高管还在2016年特朗普的过渡团队中发挥了作用,并支持他的连任竞选。
现在,在甲骨文试图收购爆红社交媒体应用TikTok的美国业务之际,它对特朗普政府的支持可能会有所帮助。特朗普以国家安全考虑为由,命令该应用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一产品,任何交易肯定会得到他的政府的支持。
今年,甲骨文的共同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总统主持了一场筹款活动。
今年,甲骨文的共同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总统主持了一场筹款活动。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特朗普拒绝透露甲骨文是否比另一个主要竞购者微软更适合收购这款应用。但他在上个月表示,甲骨文“肯定能处理好这个问题”。谈判在最近几天遇到了障碍,因为中国政府发布的新规定似乎大大增加了交易的难度。
现在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任教的前Facebook政策执行官马特·佩罗特(Matt Perault)说,与许多大型科技企业不同,甲骨文的商业模式——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可以允许其在不危及公司品牌的情况下与特朗普建立关系。
广告
“甲骨文可以在不疏远客户基础的情况下靠近总统,”佩罗特说。“这是像Twitter那样的公司所没有的优势。”
甲骨文发言人黛博拉·海林格(Deborah Hellinger)拒绝置评。白宫也拒绝置评。
甲骨文寻求与TikTok在美国的一些投资方合作收购,比如私募企业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风投企业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另一个竞标集团包括微软和沃尔玛。
对于这一可能的收购,企业之间已经展开一场激烈的游说战。上个月,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前往华盛顿,与白宫官员和国会山议员们讨论,如果该公司收购了该应用,将会如何平息他们的担忧。甲骨文则宣布,它将加入国务院旨在对抗中国的全球技术影响力的净网项目。
根据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甲骨文去年在联邦游说上花费了821万美元,雇用了59名说客。相较之下,谷歌花了1278万美元,微软则花1030万美元。甲骨文在华盛顿的负责人是肯·格吕克(Ken Glueck),上世纪90年代他曾是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约瑟夫·I·利伯曼(Joseph I. Lieberman)的助手。
甲骨文利用这种影响力对少数几家竞争对手穷追猛打,仿佛有着血海深仇。多年来,它就一个冷僻的版权问题与谷歌深陷诉讼。它不仅在该诉讼中攻击谷歌,还用反垄断问题纠缠它,并对其所谓的谷歌滥用消费者数据的情况进行了技术研究。甲骨文也曾与亚马逊竞争一份价值100亿美元的军方合同,并指控这家零售商试图进行黑箱操作。
然而真正让它在硅谷显得与别不同的,是与白宫的紧密关系。
2016年,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抵达特朗普大厦,参加科技行业的一场会议。
2016年,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抵达特朗普大厦,参加科技行业的一场会议。 Kevin Hag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很多公司对特朗普2016年的胜选感到措手不及,然而一名熟悉甲骨文策略的人士表示,这家公司在选举日不久前已开始在特朗普的政治圈内建立关系。由于对话是私下进行的,这位人士要求匿名。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是唯一一位加入特朗普政府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的大型科技公司高管,该团队负责在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前制定政策和计划。(Facebook董事会成员、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Peter Thiel]也在该委员会任职。)格吕克则加入了一个涵盖更广的过渡团队。
知情人士说,甲骨文的代表与即将上任的政府就税收、贸易和政府合同等问题进行了合作,这些都是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来源。
广告
该公司还聘用了与特朗普有关系的人。其外部说客之一戴维·厄本(David Urban)是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在西点军校的同学。另一位说客马特·施拉格普(Matt Schlapp)的妻子梅塞德斯·施拉格普(Mercedes Schlapp)是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也是前白宫通联官员。
甲骨文与白宫的关系引起了公司内外的一些担忧。劳工部的一名举报者上月表示,劳工部长尤金·斯卡利亚(Eugene Scalia)出面干预了一起针对该公司的歧视诉讼。司法部表示,斯卡利亚不存在任何不当行为,甲骨文则表示该案毫无根据。
甲骨文创始人兼董事长埃里森今年在南加州的家中为特朗普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当时引起了一些员工的抗议。
尽管受到批评,甲骨文并没有停止行动。联邦记录显示,卡茨为支持特朗普连任已捐赠了超过13万美元。甲骨文的另一位高管杰弗里·亨利(Jeffrey Henley)捐赠了超过5.5万美元。去年,该公司向一个由共和党工作人员成立的组织捐赠了50万至99.9999万美元,以推动特朗普的北美贸易协议。
2月,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特朗普与甲骨文说客马特·施拉格普打招呼。
2月,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特朗普与甲骨文说客马特·施拉格普打招呼。 Anna Moneymaker/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3月,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文件,当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局长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向同事们询问该机构将监督的一项开展羟氯喹研究的命令时,说这个项目的细节“非常粗略,要求是要迅速行动”。
他很快收到了食品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首席律师斯塔西·阿明(Stacy Amin)的回信。阿明说,总统“将在今晚宣布这项计划,我相信白宫希望明天就能把它建立起来,将数据输入甲骨文平台”。
广告
布莱特最终于今年4月被解职,他说这是由于他对羟氯喹的怀疑。他已经提交了正式的举报投诉。这项研究和公告从未有过结果。(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反驳了他的说法,说他的指控站不住脚。)
但在他就向患者提供药物的计划进行初步交流后不到一个月,该部门宣布甲骨文捐赠了一个平台,“就患者对潜在疗法的反应向医生和其他临床医师收集众包的、实时的信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
当时,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在一份声明中赞扬了甲骨文。
“甲骨文公司正在与卫生部和特朗普政府合作,提供数据驱动的解决方案,这是特朗普总统领导的抗击新冠病毒全美总动员取得的又一个切实成果,”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