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这些是我在我家饭厅临时改造的隔离区写下的——穿着运动裤,洗手消毒液就在手边,时不时地吃两口我的紧急口粮配给,也就是零食。我完成了很多工作,但由于缺乏刺激,我开始感到不安。我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或是几天?)没有与任何非亲非故的人面对面互动了,幽闭烦躁开始袭来。
冠状病毒的诸多影响之一,就是让我这样的人激增:被赶出办公室的上班族,试图适应在家工作的生活方式。
尽管因为出行限制、健康恐慌和股市动荡,疫情已经给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带来了不便(以及比这更糟糕的结果),但对于一些喜欢远程工作的人说,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他们认为,被隔离的员工得以一窥无需办公室的光辉未来。
广告
软件公司Automattic的首席执行官马特·马伦韦格(Matt Mullenweg)写道:“这不是我设想的分布式工作革命的方式。”该公司是博客平台WordPress的所有者。
马伦韦格——其公司员工完全不用集中办公——看到了冠状病毒中的一线光明。他上周在博客中写道:“它还可能为许多公司提供机会,最终建立一种备受期待的灵活工作文化。”
我知道他的初衷。过去我也曾做过两年的远程工作。那个时候的大多数时间里,我狂热鼓吹在家工作,告诉身边的每个人避开办公室的好处。不用通勤!没有同事来打扰你!在家吃饭!让人怎能不爱?
不过,为了我即将出版的一本关于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时代人类生存的书,我一直在研究远程工作的利弊。我现在得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结论:大多数人应该在办公室或在其他人周围工作,并尽量避免独自在家工作的安排。
别误会:在家工作对于新晋父母、残障人士和其他不适合传统办公方式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忽视健康指南,并在疫情期间强迫人们去办公室工作。并且,对于成千上万的教师、餐厅员工和其他行业从业者来说,在家工作无法成为一个选项,我对他们深表同情。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能在家工作的幸运儿,无论有没有冠状病毒,有必要注意以下几点。
广告
喜欢远程工作的人经常引用一些研究,表明在家工作的人效率更高,例如由斯坦福大学教授尼古拉斯·布鲁姆(Nicholas Bloom)的2014年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对中国一家在线旅行服务公司的远程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的效率比办公室同事高13%。
但是研究也表明,虽然远程工作者效率更高,但他们也错失了创造力和创新思维这些难以衡量的收益。研究发现,在同一个房间里一起工作的人比远程协作者更容易解决问题,而且远程工作会影响团队凝聚力
与办公室员工相比,远程工作者的休息时间更短,病假时间也更少,而且在研究中,许多人报告,很难将工作与家庭生活区分开。如果你是一个希望员工提升效率的老板,这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你是一个希望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人,这种方式就不太理想了。
独自工作可能会很孤独,这解释了WeWork和The Wing这样的联合办公空间何以大受欢迎。即使在为远程工作制造各种工具的硅谷,许多公司也严格要求员工在办公室办公。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就是著名的远程工作反对者,他认为苹果员工最好的工作表现来自于偶然的碰撞,而不是坐在家里面对收件箱。
“创造力源于自发的会议,来自随机的讨论,”乔布斯说。“你遇到一个人,问问他在做什么,听了就说‘哇’,然后很快就有各种各样的点子冒出来。”
广告
我承认,即使是在健康的时期,在办公室工作也有它的缺点。事实证明,通勤会让我们不那么开心,开放式办公室真是一种令人讨厌的办公室设计趋势,它强调通风的空间,带有一排排的办公桌,几乎没有隐私,让人几乎不可能不受干扰地专心工作。
但是,与他人的近距离接触,也让我们得以表达我们最有人情味的品质,比如同情心和合作精神。这些都是无法实现自动化的技能。它们会产生有意义的人际接触,困在家里,我们就会错过它。
“社交活动之中有一种非常重要的元素,”硅谷人力资源初创企业Humu的首席执行官拉斯洛·博克(Laszlo Bock)说。
曾任谷歌首席人力资源官的博克说,对大多数人来说,在办公室工作和远程工作之间取得平衡是最理想的。他的公司的研究发现,理想的在家工作时间是每周1天半——这样员工足以参与办公室文化,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留给深入、专注的工作。
“科技企业之所以配备袖珍厨房、提供免费零食,并不是因为他们觉得人们会在上午9点到中午之间肚子饿,”他说。“是因为你在那里可以得到意外的发现。”
近年来,一些拥有大量远程工作人员的公司尝试了创建远程办公文化的方法。
广告
马伦韦格的公司Automattic是一家全员远程办公的企业,它每年都会举办为期一周的员工活动,名为“大聚会”,员工们聚集在同一个地方,进行社交活动,参与集体项目。在开源协作平台GitLab,远程工作人员被鼓励与他们不太熟悉的同事一起安排“虚拟咖啡休息时间”,也就是纯粹的社交视频会议。
如果冠状病毒继续令人无法去办公室,更多企业可能需要尝试这些策略来帮助员工保持联系和愉快的心情。
但有些人可能永远不会满足于虚拟的饮水机。
“这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决定,对一些人适用,对另一些人不适用,”前科技高管、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朱莉娅·奥斯汀(Julia Austin)说。“有些人在家工作效率更高,也更快乐,他们会找到其他方式进行社交。有些人不喜欢独自工作。”
作为一名千禧一代的白领,我应该为远程工作革命欢呼。但我已经意识到,穿着运动裤,假装专心参加视频会议,时不时去冰箱拿东西,这并不是我最好、最有人情味的状态。
只要我的老板和卫生当局建议,我就呆在家里。但说实话,我等不及想回去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