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当你正在走路的时候,一个念头跳出来:“我应该看一下手机。”你从口袋里把它拿出来。输入一条短信。然后,你一直在看手机,甚至在过马路的时候也不放下。
我们都会做这种走路不专心的事情,英文里因此出现了一个词“twalking(由英文“发短信”和“走路”两个词结合而成。——译注)。(是的,真的有这么个说法。)
这种行为在立法者当中引发了争论:边走路边发短信,究竟是否属于违法行为。在有些城市,比如火奴鲁鲁和爱达荷州的雷克斯堡,对这种行为已有定论,全面禁止走路时一心二用
广告
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掉以轻心。去年,美国行人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达到1990年以来的最高,司机走神和汽车体积增大是主要的罪魁祸首。所以,走路看手机是很危险的事情。
“我们知道,根据研究,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从常理角度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好习惯。”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afety Council)的统计经理肯·科洛什(Ken Kolosh)说,这是一个致力消除可预防死亡的非盈利机构。“我们无意责怪受害者,但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为此咨询了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所有人都认为,边走路边发短信可能是一种嗜瘾行为。
但是,本文不是要指责谁。相反,现在是反思我们为何玩手机上瘾、了解相关风险、如何控制个人科技产品而不是被它所控制的好时机。
我们为什么要边走路边发短信
人在本性上就是一种寻求信息的生物。定期查看手机的行为,就像是从那些提供信息自助餐的设备上获取信息,而且“管饱”。
广告
神经学家、《分心的大脑:高科技世界里的古代大脑》(The Distracted Mind: Ancient Brains in a High-Tech World)的合著者亚当·加扎利(Adam Gazzaley)博士说,人类搜集信息的倾向是从动物为了生存而觅食的行为演变而来。研究发现,当我们接受到信息的时候,大脑会感到获得了回报,这会驱使我们去寻找更多信息。这类似我们吃饱后的满足感。
在某种程度上,智能手机被设计成对寻求信息的生物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加扎利做了这样的类比:一只动物可能会停留在一棵树上收集所有的坚果,然后再转移到下一棵树。这是动物对到达下一棵树的成本与留在同一棵树收益递减关系进行权衡的结果。对于人类和智能手机而言,在电子邮件、短信和Facebook等应用程序之间切换是没有成本的。
“下一棵树就在那里:下一个网页的链接,向下一个标签的切换,”他说,“转移对我们来说太容易,不必穷尽所有的坚果就能转移到下一个目标。”
因此,我们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循环中。那什么时候算是上瘾了?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预防医学教授史蒂文·萨斯曼(Steven Sussman)说,并不是所有持续使用手机的人都是上瘾。外部压力,比如要求繁多的工作,可能会迫使人们经常查看手机。但当人们只是为了改善情绪而查看电子设备,这可能就是要出状况的迹象。
上瘾行为的另一个信号是,当你应该干其他事时,却沉迷于使用智能手机。一个更清晰的指标是当手机被拿走时会发生什么。
广告
“比方说你去了山里,信号接收不了,所以你无法使用智能手机,”苏斯曼说。“你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吗?或者你感到,呀,我想离开这些山——我想用智能手机。如果你的感觉是后者,那就是上瘾的趋势。”
为家庭评估科技产品和媒体的非营利组织常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首席执行官吉姆·斯泰尔(Jim Steyer)表示,需要开展一场广泛的公众意识宣传活动,让人们意识到边走路边发短信和分心驾驶的危险。
“我们有分心的行人和分心的司机,所以这是双重打击,”他说。“科技成瘾对两方面都有影响。”
关于这一威胁的争论
走路分心到底有多危险?答案是:目前还不清楚。
走路分心是个相对较新的研究领域。很少有研究表明这种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一些研究还相互冲突。
广告
今年,纽约市交通局公布了一项研究,其中包括在纽约和全国范围内收集到的与行人有关的事故数据,结果发现几乎没有具体证据表明走路分心与行人的伤亡有关。
但国家安全委员会表示,纽约研究中引用的全国数据未包含行人在事故发生时是否在从事其他任务的信息。
该委员会转而发表了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在2013年开展的一项研究。研究发现,2000年至2011年间,有数百起急诊病例与行走时使用手机有关,而受伤的首要原因是跌倒。
尽管关于走路分心仍需进行更多的研究,但无可辩驳的是,边走路边发短信的安全性不如关注周围的环境。
“当你忙于发短信等次要任务,你不会很好地判断交通中的间隙距离,你会走得更慢,会做出糟糕的决定,而且你留意不到周围的环境,”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科洛什说。
如何加以控制
广告
很显然,避免陷入边走边发短信的危险境地的方法就是不要边走边发短信。
但这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人们很难控制自己对科技产品的使用。所以一些专家建议进行自我控制练习。
临床心理学家、《抗压大脑》(The Stress-Proof Brain)一书作者梅拉妮·格林伯格(Melanie Greenberg)说,人们可以通过问自己这些问题练习变得更专注:
加扎利说,减少对设备的使用也可能有帮助。比如,你可以把手机放在包里而不是口袋里,这样取出来更麻烦一些。
国家安全委员会表示,当行人必须查看手机时,他们应该停止步行,站在安全的地方。委员会还建议戴耳机的人把音量调低。
前苹果公司工程师克里斯·马塞利诺(Chris Marcellino)领导了最初的iPhone通知的开发,他建议进入手机的设置,关掉所有应用程序的通知,除了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那些,比如与工作相关的应用程序。
“这是些与你的生活关系不大,却一直在轰炸你的事情,”他说。
其他工具,比如iPhone安卓手机上的勿扰模式,可以设置用来暂时让通知安静下来。
即使知道所有这些,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穿过停车场时在查看Twitter。我反思了一下,意识到Twitter是在浪费时间。
于是我删了这款应用程序。然后我安装了另一个应用来屏蔽我手机上的Twitter网站——只为严加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