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给帮助热线和家庭暴力受害者收容所打电话的人表示,她们觉得自己要疯了。
一个女人打开空调,但说它自己关掉了,而她根本没碰过空调。另一人说她家前门电子锁的密码每天都会变,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还有人告诉一条家暴帮助热线说,她听到门铃响,但门口根本没人。
她们的故事是家庭暴力案件里一种新型行为的一部分,这种行为与智能家居技术的崛起有关。联网门锁、音箱、温度调节装置、灯以及摄像头被宣传为给人们提供便利的最新设备,如今它们也被用作骚扰、监视、报复和控制的手段。
在《纽约时报》进行的30多次采访中,家庭暴力受害者、她们的律师、收容所工作人员及急救人员描述了这类科技是如何成为一种令人担忧的新工具的。智能手机上的应用程序能够连接这些通过网络控制的设备,施暴者远程控制家中的日常物件,他们有时候是为了观看或收听家里的情况,其他时候是为了恫吓或显示威力。即使是在伴侣离开家中之后,这些设备也常常留在家中,继续达到吓唬和迷惑的目的。
广告
对于受害者和救援人员来说,缺乏对智能科技运作原理、另一个人对这些设备的控制程度有多深、如何合法应对这种行为,以及如何阻止这种行为的了解,往往使这种经历恶化。
“人们开始在培训中举手询问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终结家庭暴力全国网络(National Network to End Domestic Violence)安全网项目(Safety Net Project)主管艾丽卡·奥尔森(Erica Olsen)提到她举办的关于科技和虐待的会议时说。她说对于不当使用这些新兴科技的讨论,她感到很担心,因为“我们不想向全世界介绍这种概念,但如今它已经变得如此常见,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现象了”。
科技行业一些最大的公司都在生产智能家居商品,例如亚马逊(Amazon)的Echo音箱,以及Alphabet的Nest智能温控器。这些设备通常被作为有用的生活伙伴,用处包括当人们上班或度假期间,想要远程监控家里的时候。
据帮助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工作人员表示,过去一年里,联网的家居设备在家庭暴力案件中突然出现增长。那些在帮助热线工作的人士表示,过去12个月里,有越来越多人打来电话,内容是关于由无线网络控制的门锁、音箱、温度控制器、灯和摄像头失控的。律师们也表示,他们正在就如何在禁制令中增加涵盖智能家居科技的措辞争吵不休。
在全国家庭暴力热线(National Domestic Violence Hotline)接听电话的穆妮拉·布瓦尼(Muneerah Budhwani)表示,去年冬天时,她开始听到与智能家居有关的虐待故事。“打来电话的人说,虐待她们的人通过智能家居设备和智能家居系统,远程监视、控制她们,”她说。
格拉谢拉·罗德里格斯(Graciela Rodriguez)在加州圣拉斐尔家庭和平中心(Center for Domestic Peace)掌管一个有30张床位的应急收容所,她说,近期一些住进来的人提到了“让人发疯的东西”,比如温度控制器突然调高到了100华氏度,或是智能音箱开始播放震天响的音乐。
广告
“她们觉得正在失去对家里的控制,”她说。“在这里待了几天后,她们意识到自己是受到了家庭暴力。”
智能家居科技很容易成为不当使用的工具,而人们这么做的原因多种多样。像家中联网的安全摄像头这样工具的价格较为适中——一些摄像头的零售价为40美元——而且安装容易。通常,处在一段关系中的一方会负责给家里装上这些科技产品,这个人知道这些设备如何运作,也拥有全部密码。这会让这个人拥有利用这些科技针对另一方的能力。
硅谷家庭暴力项目WomenSV的负责人露丝·帕特里克说,她有些客户在遭受通过家庭设备的虐待后,因精神疾患留院治疗——接受医疗机构评估心理健康状况。
硅谷家庭暴力项目WomenSV的负责人露丝·帕特里克说,她有些客户在遭受通过家庭设备的虐待后,因精神疾患留院治疗——接受医疗机构评估心理健康状况。 Anastasiia Sa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应急人员表示,智能家居虐待的受害者多为女性。
在英特尔(Intel)研究智能家居科技影响的研究总监梅丽莎·格雷格(Melissa Gregg)表示,互联家庭设备的安装者以男性居多。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 University)博士后研究员詹宁·肯尼迪(Jenny Kennedy)表示,许多女性并未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所需应用。肯尼迪正在对安装了智能家居科技的家庭进行研究。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2010年发布的报告,每三名女性或每四名男性之中就有一名是肢体暴力的受害者,或曾受亲密伴侣的骚扰。)
向时报报告了有关被人通过智能家居设备骚扰案例的均为女性,她们大多来自此类科技盛行的富裕地区。她们以安全为由拒绝公开姓名,且一部分人正在摆脱各自的施暴者。她们的说法得到了家暴工作人员和案件经手律师的证实。
广告
所有人都表示,施暴者对连网设备的使用都是入侵性的——有人称之为一种“丛林战”形式,因为难以了解攻击者在何处。她们还将其称为权力不对称,因为另一方拥有技术的掌控权——进而扩展为对她们的掌控。
其中一位女性是硅谷的医生,她表示,自己的工程师丈夫“控制温度,控制灯光,控制音乐”。她说:“虐待关系重点是权力和控制,而他用的是科技。”
她表示,她不清楚这些技术如何工作,或者如何移除丈夫的账号。但她说,她梦想着能夺回技术控制权。
“我有一个正在实施的特别退出计划,我的一个梦想就是能够说,‘好,Google,播放我想听的音乐’,”她说。她表示,她对智能温控器的处理办法就是,“把它从墙上拔出来”。
专家表示,当受害者卸除设备时,冲突可能会加剧。“施暴者可以看见设备被拆除,这可能会使暴力升级,”女权法律倡导组织法律动力(Legal Momentum)的律师詹妮弗·贝克(Jennifer Becker)说。
数字权益团体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网络安全主管伊娃·加尔佩林(Eva Galperin)表示,关闭这些设备还可能会使受害者进一步遭到隔绝。“她们不确定施暴者是如何登入设备的,也不一定能研究明白,因为她们不知道这些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加尔佩林说。“她们做的只是将所有设备关机,而这只会进一步孤立自己。”
广告
相关法律手段也十分有限。贝克表示,施暴者已经了解如何使用智能家居科技来拓展他们的权力,而他们的掌控方式往往处于现有的刑法范围之外。她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施暴者传播室内联网安全监控录下的视频,可能会触犯部分州的色情报复法律,该法律旨在阻止前任在网上分享亲密照片及视频。
倡导者已开始教育应急人员,当人们在申请限制令时,他们需要要求法官将受害者已知或未知的一切智能家居设备账户包括在内。贝克表示,许多人还不知道如何提出这一要求。她说,即使人们得到了限制令,遥控改变房内温度或突然打开电视或电灯,可能也并不违反禁止接触令。
多名执法官员表示,这些科技太过新颖,他们还未接到过相关案例,不过他们怀疑类似活动确有发生。
“我确信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加州帕洛阿尔托的警局副巡长扎克·佩伦(Zach Perron)说。“据我对家暴活动嫌疑人心理特征的了解,这完全说得通。家庭暴力主要事关控制——人们认为是肢体暴力,但还有感情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