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周二表示,它与至少四家中国电子公司有数据共享合作关系,其中包括一家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制造业巨头。

这些协议至少可以追溯到2010年。它们让美国情报官员列为国家安全威胁的电信设备公司华为,以及联想、Oppo和TCL得以访问部分用户数据。

这四份合作协议仍在有效期内,但Facebook领导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公司将在本周结束之前终止与华为的协议。

除上述中国设备生产商外,Facebook还为另外一些制造商提供数据,包括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黑莓(BlackBerry)和三星(Samsung)。《纽约时报》周日报道了这些协议。

广告

这些协议让Facebook从2007年开始就在移动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并允许设备制造商提供一些Facebook功能,比如地址簿、点“赞”按钮和状态更新。那时,独立的Facebook应用还没有实现在手机上良好运行。

Facebook的领导层称,与中国公司达成协议、授予它们的访问权限与授予黑莓手机的类似,可获取设备用户和所有朋友的详细信息,包括工作和教育经历、感情状态和喜好。

Facebook的领导层表示,与华为共享的数据保存在华为的手机而不是服务器上。

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指出,对华为的担忧并不新鲜。他提到了2012年的一份国会报告,是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华为等设备制造商之间密切关系”的。

“我希望了解更多有关Facebook如何确保用户信息没有被发送到中国的服务器上的情况,”情报委员会(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民主党领袖华纳说。

“Facebook与华为、联想、Oppo和TCL的所有合作从一开始就受到控制,所有的产品都经过了Facebook的批准,”Facebook副总裁弗朗西斯科·瓦雷拉(Francisco Varela)说。“鉴于国会的兴趣,我们想澄清一下,与华为的合作提供的所有信息都存储在设备上,而不是华为的服务器上。”

从2009年开始,Facebook在中国一直被禁。最近几年,该公司一直在低调地寻求在中国获得一席之地。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试图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建立关系,并在中国的一所顶尖大学露面。2017年,Facebook在中国发布了一款照片分享应用,几乎是其Moments应用的翻版,但Facebook没有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这款应用上。该公司还开发了一款允许进行有针对性审查的工具,这导致一些员工因该项目而辞职。

广告

但Facebook仍难以取得进展。今年1月,该公司负责讨好中国政府的高管离职。在那之前,这名高管花了三年时间开展一场魅力行动,试图让这家社交媒体服务公司重返中国。

周二当天,与Facebook有合作关系的中国设备制造商无一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为获得了中国大型国有政策性银行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信贷额度,帮助推动其在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海外扩张。其创始人任正非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

从某种程度上说,华为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不仅卖手机,还卖关键的网络基础设施。

多年来,美国立法者一直对华为保持警惕,并建议美国运营商避免购买它的网络设备。

今年1月,时报报道称,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已决定不承销华为最新推出的智能手机Mate 10。

最近几周,特朗普政府把矛头对准华为和它的竞争对手中兴。4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提出一项计划,禁止接受联邦政府补贴的电信公司使用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