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台湾台中市——在台中的万秀洗衣店,大多数脏衣服被送来熨烫、清洗或干洗后,都会干干净净地归还到原来的主人手里。
但是遗弃的衣物最后可能会出现在Instagram上。
年逾八旬的洗衣店经营者张万吉和许秀娥用这些衬衫、裙子和裤子把自己打扮了一番。他们利用这些被大意的顾客遗忘的数百件衣物玩穿搭,已经走红全球。
广告
这对夫妇近来爆红,最感诧异的要数他们31岁的孙子、他们的非正式造型师张瑞夫。“我大吃一惊,”张瑞夫最近表示。“不知道有那么多外国人会对我的爷爷奶奶感兴趣。”
他说,建立Instagram帐号是他的主意。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们的生意不景气。虽然台湾采取了非常高效的抗疫措施,但他的爷爷奶奶仍然不敢轻易外出。台湾的人口近2400万,报告的病例只有458宗,其中55宗为本土病例,七宗死亡病例
“他们很闲,”他说。“我看到他们觉得很无聊,就想让他们的生活精彩一些。”
张瑞夫在爷爷奶奶的洗衣店里帮忙。创建Instagram账号是他的想法。
张瑞夫在爷爷奶奶的洗衣店里帮忙。创建Instagram账号是他的想法。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们在镜头面前表现得非常自然。84岁的许秀娥散发着超模的傲慢气场,但又不失俏皮。83岁的张万吉是完美的绿叶,冷静的性格和妻子的高傲形成互补,他的浓眉非常抢眼。
“他的眉毛真的很特别,”许秀娥在洗衣店后方供奉土地公的小神龛旁接受采访时微笑着说。这样的摆设在传统的台湾家里很常见。
他们造型中的衣服不拘一格、时髦别致,而且很有趣。比如两人穿着同款运动鞋,得意洋洋地戴着棒球帽和有檐帽。张万吉有时候戴上颜色鲜艳的墨镜。在其中一张照片中,许秀娥酷酷地靠着一台巨型洗衣机,手臂交叉在胸前,张万吉漫不经心地扶着打开的门,咧着嘴笑。他们摆造型拍照的地方正是自己熟悉的洗衣店,这里有辛勤劳动组成的背景,到处都是顾客的衣物,要么用塑料袋打包后卷起叠放,要么是挂在架子上。
广告
这对夫妇充满青春活力的态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13.6万名,而且还在增加——虽然@wantshowasyoung帐号在6月27日创立后只发了19篇帖子。
“我的孙子很有创意,”许秀娥说。“他的创意给我们和其他人都带来了欢乐。”
帐号吸引了来自台湾和全世界各地的粉丝。这是阴暗的一年,疫情蔓延全球、经济衰退、气候变化和地缘政治冲突让人忧虑,但许多人认为这些照片给他们带来了安慰。
“看万吉和秀娥的照片让我更开心了,”一名叫tibbar1的用户周四在一张照片下方评论道。这张照片是为了庆祝粉丝人数破10万。“他们的照片很有感染力,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张万吉和许秀娥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粉丝的信息。
张万吉和许秀娥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粉丝的信息。 Reef Chang
张万吉说,希望顾客会回来取衣服并付钱。
张万吉说,希望顾客会回来取衣服并付钱。 Reef Chang
虽然这对夫妇现在走红网络世界,但他们61年的婚姻有着较传统的起点。他们的故事跟随着现代台湾的历程而发展,起于实施戒严令的压抑年代,随着台湾逐渐变得开放和自信,他们的故事也慢慢展开。
张万吉是在1950年代末时遇到了许秀娥,当年他才21岁。女方的姐姐和阿姨找到了他,要撮合这两位在台中市北部半农业的后里区土生土长的居民成亲。当她们带他回家见许秀娥时,他没有久留,令她感到失望极了。
广告
“我想让他坐下来聊聊,但他不肯,”她说。当时的人比较保守。“他很害羞,”她还说。
但他并不是没兴趣。“我对她一见钟情,”张万吉说。“不久我们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这对夫妇在1959年结婚,育有两儿两女,后来添了六个孙辈。张万吉14岁就开始经营干洗和洗衣店,为后里的街坊服务,夫妇俩后来共同打理店铺,积累了庞大的客户群,其中一些客户虽然早就搬到了台中市中心,但还是会把衣服送到他们的店里洗。
万秀洗衣店的店名取自两位店主名字中的第二个字,每天营业时间为早8点到晚9点。张万吉说,有时候下雨就可能早点打烊。他和妻子是仅有的员工。
被遗忘的衣服有数百件。
被遗忘的衣服有数百件。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从被遗忘的衣服中搭配出造型。
从被遗忘的衣服中搭配出造型。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980年代,台湾长达38年的戒严令结束,夫妇俩开始出国旅行,到访了美国、日本、欧洲和澳大利亚。张瑞夫说,现在当他们看到Instagram的照片下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信息,就会想起那些经历。
“我会给他们读其中一些收到的信息,告诉他们发信息的人来自哪里,他们就会说,‘啊,我去过那儿!’”他说。
广告
张万吉说希望自己和妻子的经历能鼓励台湾和其他地方的老年人活跃起来。
“这比干坐着看电视或睡觉好,”他说。“虽然我年龄大了,但我不觉得自己老。”
张瑞夫说,过去几周对于他的爷爷奶奶来说很特别——顾客们会留下来多聊一会儿天,这让夫妇俩快乐多了。来自世界各地友善的留言也把他们哄得很开心。“最近每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说,“我都能看出他们很愉快。”
张瑞夫为爷爷奶奶充当非正式造型师。他说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令他们非常高兴。
张瑞夫为爷爷奶奶充当非正式造型师。他说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令他们非常高兴。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众所周知,网络上的名气转瞬即逝。万秀洗衣店的这对主人并不想从这份副业中捞钱。但是,张万吉说,如果忘记取衣服的几百人能够回来把洗衣费付了,那他就会很开心。
“要是能跟他们聊聊也挺好的,”他挑起一边眉毛说。“还要收钱。”
周四早上在万秀洗衣店,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在近70年来首次发生。一年多前送洗衣服的顾客在看到本地新闻后,终于回来取衣服了——也把钱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