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爱情持久的秘诀在于慢慢来?就是,非常、非常慢那种?
千禧一代正在检验这一理论,开始选择体质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所称的“慢爱”。研究显示,千禧一代比他们之前的任何一代约会和性爱的次数都更少,结婚也更晚,更年轻一代则似乎在步他们的后尘。
这些变化让一些专家感到担忧,他们猜测,勾搭文化、焦虑、屏幕盯视时间、社交媒体和直升机父母让我们要面对没有亲密和承诺的一代人。(《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近来宣称,我们正处在“性衰退”期。)
广告
但费舍尔持着一种更开明的态度,她表示我们都能从千禧一代身上学到一些慢爱的好处。她说,千禧一代并非在破坏婚姻。他们可能更加珍视婚姻。
“似乎大家都迷上了对性、爱情和浪漫的一种非常短视的认知,”在金赛研究所(Kinsey Institute)担任高级研究员的费舍尔说。“我想让人们理解,虽然千禧一代还没有结婚,他们的性生活也少于我这一代,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好的。”
千禧人群的界定大致为1980年代到2000年初出生的人——尽管在年限的划分上存在一些争论。由于精通数码等原因,千禧一代已被认为给我们的生活、工作和互动方式带来了显著变化。
但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群体如此迅速地改写了求爱、性爱与婚姻的规则。2018年,初次婚姻平均年龄接近30岁(男性29.8岁、女性27.8岁)。这和1980年相比,婚姻时间推迟了不止五年,当时初婚平均年龄是男性24.7岁、女性22岁。
《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许多年纪相对小、20岁出头的千禧一代没有性生活,并且性生活不活跃的几率是上一代人的两倍多。另一项研究发现,25岁至34岁的美国夫妇婚前平均相处时间为六年半,所有其他年龄组平均值则为五年。
批评人士称,沉浸在数码中使千禧一代在社交上更加孤立、焦躁不安且以自我为中心,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性生活比之前几代人少。而就算千禧一代有性生活时,也常常被视为缺乏意义,因为他们是在“勾搭”或者是所谓“互惠”的性关系。
广告
作为《爱欲——婚姻、外遇与离婚的自然史》(Anatomy of Love: A Natural History of Mating, Marriage, and Why We Stray)一书的作者,费舍尔的事业就是致力于研究爱情与关系。近来,她收集了3万多人的当前求爱和婚姻趋势相关数据。费舍尔认为,与其对千禧一代进行批评和品头论足,我们倒不如多留心观察。她表示,有可能当今的单身族在开辟比前几代人更为成功的持久爱情之路。
“从那些不想在没有结果的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的人身上,我们都能学到东西,”费舍尔说,她在2018年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出版的文集《新爱情心理学》(The New Psychology of Love)中撰写了关于“慢爱”一章。
她指出,婚前约会三年或三年以上的人,离婚的可能性比匆忙结婚的人低39%。“这是一段相当长的前承诺阶段,”费舍尔说。“如果慢慢地去爱,那么或许当人们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就会知道他们遇到的是谁,就会觉得可以留住他们所遇到的。”
问问千禧一代,他们会告诉你,他们对待性、约会和浪漫的态度绝不是随便的。
23岁的安妮·凯特·亚历山大(Anne Kat Alexander)属于千禧一代的第二浪潮,“更多约会并不意味着千禧一代现在不重视婚姻,”她说。“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他们更看重婚姻,因为他们在做决定时考虑得更长远。”
费舍尔说,她的研究表明,如今的单身人士在花时间、精力和金钱追求伴侣之前,会尽可能多地了解潜在的伴侣。结果,通往恋情的道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第一次约会”曾经代表着恋爱中“开始了解对方”的阶段,但现在,在一段关系中,和某人正式约会来得要晚一些。
广告
对于一些单身人士来说,性才是恋爱中的“开始了解对方”的阶段。在Match.com进行的一项研究中,费舍尔发现,在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样本中,34%的单身人士在第一次约会前就与他人发生了性关系。她称之为“性面试”。
“在我那个年代,你和一个不太熟的人第一次约会,然后一起吃晚饭或打迷你高尔夫,”她说。“第一次约会发生了变化——它既费时又费钱。现在,他们会对一个人做个性面试,看看是否值得投入首次约会。
住在普林斯顿的亚历山大自我认同为双性恋。她说,她和伴侣希望在结婚前完成学业,开始职业生涯,并拥有坚实的经济基础。“要想拥有成功的婚姻,你们必须在很多不同的方面兼容,”她说。“性是兼容的元素之一,我觉得千禧一代想要确保它们也是兼容的。”
对于千禧一代来说,财务问题在人际关系决策中也显得很重要。他们谈论学生债务的负担,以及他们在日益缺乏人情味的就业市场中寻找有意义工作的愿望。许多人说,他们的生活深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失去生意、债务缠身,甚至离婚。
“当我第一次见到我现在的未婚夫时,我问他,‘你的信用评分是多少?’”24岁的露西·穆雷(Lucy Murray)说。“从长远来看,如果我们谈婚论嫁,一起买房、拥有共同银行账户、将汽车登记在彼此的名下,这些重大的财务决定将对我们两人产生永久的影响。所以我当时就问。”
经济问题继续影响着这对未婚夫妇的关系。他们最近从纽约市搬到了锡拉丘兹,因为那里的房子便宜。他们还取消了婚礼计划,最终可能秘密结婚。“婚礼很贵,”穆雷说。
广告
这股由千禧一代开始的趋势持续到通常称为Z世代的下一代,“他们是将整个青春期都花在智能手机上的第一代,”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著有《iGen》一书的让·特文格(Jean Twenge)说,该书称当今年轻人虽然没那么叛逆,但也不大乐意走入成年,而且尚未做好准备。“他们面对面在一起的时间更少,这可能与为什么他们彼此间发生性关系可能性相对小有关联。”
但费舍尔认为,如今的单身人士对婚姻和承诺有了更审慎的看法,为后代树立了一个好榜样。“爱是善变的,”费舍尔说。“你越能让爱稳定下来,就越有可能找到真正行得通的、长期有效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