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对待性亲密的轻松态度助长了Tinder这些应用的出现,也造就了“勾搭”和“炮友”之类的词汇。

但新的研究表明,涉及到会持续终身的严肃关系时,千禧一代会谨慎行事。

研究爱情的人类学家、约会网站Match.com顾问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提出了“快性,慢爱”这一说法,用来描述随便的性关系和慢慢积累的忠诚关系的并列。

年轻人不止比上一代人更晚结婚生子,还会在结婚之前花更多的时间相互了解。事实上,根据另一个在线约会网站eHarmony的新研究,有些人在结婚前还会花上十年的时间以朋友或情人的身份相处。

广告

eHarmony网站的感情报告发现,年龄在25到34岁的美国夫妇在婚前的相识时间平均为六年半,相较而言,其他年龄组平均为五年。

这份报告基于对2084名已婚或处在长期关系的成人的线上采访,采访由哈里斯互动公司(Harris Interactive)进行。该样本在人口统计学上代表了美国的年龄、性别和地理区域,但在收入等其他因素上不能代表全国,因此研究结果仍有局限。但专家表示,结果准确地反映了符合国家人口普查数据记录的晚婚趋势。

24岁的朱莉安·西姆森(Julianne Simson)和男友伊恩·唐纳利(Ian Donnelly)就是典型。他们从高中就开始约会,大学毕业后便一起住在纽约,但并不着急结婚。

西姆森表示,她觉得自己“还太年轻”,不适合结婚。“我还在想很多事情,”她说。“我会在生活更有序的时候结婚。”

在那之前,她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完成,首先,这对情侣要还清学费贷款,获得更多的经济保障。她还想去旅行,探索不同的职业,还在考虑去上法学院。

“既然婚姻是一种伙伴关系,所以在法律上向某个人做出承诺之前,我想弄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在经济上能提供什么,我有多稳定,”西姆森说。“我妈说我抹掉了婚姻关系中所有的浪漫,但我知道婚姻不仅是爱情。如果只有爱情,我不确定它能维持下去。”

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等研究人际关系的专家表示,近几十年来,随着女性大量进入职场,对待婚姻的这种务实、严肃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普遍。在此期间,男性结婚年龄的中位数已从1970年的23岁上升至29.5岁,女性从20.8岁上升至27.4岁。

广告

现在,男人和女人都倾向于在安定下来之前先发展自己的事业。许多人背负着学费债务,担心着高房价。

他们经常表示,他们想先结婚,再组建家庭,但有些人对要孩子表现出矛盾心理。专家们称,最重要的是,人们希望拥有牢固的婚姻基础,这样他们才能保证婚姻顺利进行,避免离婚。

“人们推迟结婚,不是因为他们更不在乎婚姻了,而是因为他们更在乎婚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社会心理学教授本杰明·卡尼(Benjamin Karney)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的社会学家安德鲁·谢林(Andrew Cherlin)将这种婚姻称为“顶石婚姻”。“顶石是建拱门时安放的最后一块砖,”谢林博士说,“过去,婚姻是进入成年的第一步。现在,它往往是最后一步。”

“对很多夫妻来说,婚姻是你把个人生活的其他方面都捋顺之后才做的事。到那时,你把家人和朋友聚到一起庆祝。”

费舍尔表示,就像现代社会的童年和青春期变得更长一样,求爱和通向承诺的道路也越来越漫长。

“有了承诺前的这个漫长阶段,你就有时间对自身、对自己如何处理伴侣关系有更多了解。这样,到你结婚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有些什么,也就知道你可以保有自己的东西,”费舍尔说。

广告

她说,大多数的单身青年依然渴望一段认真的恋爱,哪怕这些关系往往会以不正规的方式开始。Match.com调查的单身人士中,将近有70%的人表示希望能有一段认真的感情。这是Match.com第八次美国单身人士年度报告的一个部分。

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这份报告根据的是超过5000名18岁及以上在美国生活人口的回应,调查由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Now与费舍尔和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的贾斯汀·加西亚(Justin Garcia)合作展开。和eHarmony的报告一样,它们的调查结果也有局限,因为样本只能代表某些特征,如性别、年龄、种族和地区,但不能代表其他特征,如收入和教育程度。

参与调查的人表示,认真的亲密关系会从以下三种方式之一开始:初次约会、一段友谊、或是“炮友”关系——也就是有性关系的朋友。但千禧一代比其他几代人稍微更有可能会从朋友或“炮友”关系发展为恋爱或忠诚坚定的亲密关系。

超过半数声称有过“炮友”关系的千禧一代都表示这段关系最终发展为恋爱,相比之下,X世代有41%,婴儿潮一代有38%。有40%的千禧一代称,柏拉图式的友谊发展成了恋爱关系,在这40%的人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这样的恋爱感情发展为了认真的、忠诚坚定的亲密关系。

27岁的艾伦·河原(Alan Kawahara)和26岁的哈莎·洛伊如(Harsha Royyuru)是在2009年的秋天认识的,当时他们刚刚开始各自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为期五年的建筑学课程,他们被分到同一个高强度的新生设计工作室,该课程每天需要花费四个小时,每周三天。

他们很快成了同一个亲密圈子的朋友,尽管洛伊如回忆道,她“对艾伦马上有了一种挺明显的迷恋”,但他们到了第二年春天才开始约会。

毕业后,河原在波士顿找到了工作,而洛伊如则找了个在堪萨斯城的工作,他们每六周在两个城市之间来回飞一次看望对方,以便维持这段感情。两年后,他们终于共同搬到了洛杉矶。

广告

洛伊如表示,不住在一起是个很大的挑战,“这对我们的个人成长和我们的感情来说都非常神奇。这帮助我们弄清楚了我们作为个体的身份。”

前不久,在两人恋爱七周年纪念日的伦敦旅行中,河原正式求婚了。

现在,他们在筹划婚礼,它既会有洛伊如家族的印度传统,又会有河原的日裔美籍传统。但两人说,这得花些时间。

“我跟父母说,‘至少得18个月,’”洛伊如说。“他们当然不会为此而兴奋,但我一直都有种独立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