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的简单:纯洁、如同雕塑、宽敞的船领、长袖、曳地裙裾。

这是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的婚纱。是克莱尔·韦特·凯勒(Clare Waight Keller)为纪梵希(Givenchy)设计的高级定制服装,这位英国女士是这家法国传奇品牌的首位女性设计师。这满足了人们的一切期望。

这不是一个灰姑娘的选择,也不是什么奇幻故事或老式童话,而是骄傲地把女人放在最前面,放在最中心。它强调了马克尔自身的独立性,没有让她穿上华而不实的虚饰;同时又尊重了传统,把她的身体遮盖起来。它以缜密的缝线(有六处严格布置的接缝);面料质地(双层卡迪丝绸)以及对设计师的选择来歌颂女性的力量——设计师是一位英国女性,正如肯辛顿宫发布的声明,她“曾在普林格(Pringle of Scotland),蔻依(Chloé)和纪梵希这三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时尚品牌担任创意总监。”

马克尔头戴五米头纱。
马克尔头戴五米头纱。 Ben Stansal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这件婚纱之中有一丝好莱坞的意味:毕竟纪梵希是由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捧红的品牌,而马克尔的裙子有赫本的感觉。这是暗示了马克尔以前的职业生涯,也是在致敬她这位息影后全心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的偶像。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在婚礼中。
哈里王子和梅根·马克尔在婚礼中。 Pool photo by Owen Humphreys

它将一只手伸过大海,向欧洲致意,韦特·凯勒需要每周两次从欧洲出发,乘坐欧洲之星,来到马克尔的宅邸——纪梵希顺带还要定制马克尔的丝绸公爵缎婚鞋和伴娘裙——此外也是在向所有英联邦国家致意,它们被体现在马克尔的头纱里。

头纱长5米,由丝绸薄纱制成,韦特·凯勒的声明说它是“梅根和我共同的想象”。它的边缘绣着全部53个英联邦国家的花朵,每一朵都不相同,它们代表着马克尔和哈里王子将在更广泛的英联邦世界里担任的青年大使角色。头纱上还有英国开花植物腊梅,代表着肯辛顿宫和马克尔的新家;以及来自马尔克家乡加利福尼亚的州花花菱草。它由玛丽王后的钻石白金束发头冠固定住,这只头冠是以1893年玛丽王后婚礼上佩戴的钻石胸针为主体,在1932年改制而成的,由女王借给马克尔,被称为“一根有弹性的十一节束带”。

梅根·马克尔在婚礼中佩戴的头冠。
梅根·马克尔在婚礼中佩戴的头冠。 Pool photo by Jonathan Brady

这对夫妻以及这场婚礼,给被视为彻底僵化的王室所带来“弹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作为一个巴黎高级时装品牌的英国设计师,并且代表纪梵希参与这一非凡创造过程的所有人,我对我们完成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感谢梅根·马克尔、哈里王子和肯辛顿宫,让我们成为这一历史篇章的一部分,” 韦特·凯勒在声明中说。

梅根·马克尔的母亲多里娅·拉格兰到达圣乔治礼拜堂。她穿着Oscar de la Renta外套和裙装,帽子由英国设计师史蒂夫·琼斯设计。
梅根·马克尔的母亲多里娅·拉格兰到达圣乔治礼拜堂。她穿着Oscar de la Renta外套和裙装,帽子由英国设计师史蒂夫·琼斯设计。 Pool photo by Gareth Fuller

说到意外,也许最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个泄漏与流言甚嚣尘上的时代,马克尔设法做到了彻底保密。《每日邮报》(Daily Mail)充满自信地宣布这件婚纱是由Ralph & Russo设计的;《第六版》(Page Six)声称它是由史黛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设计的;博彩公司则下注博柏利(Burberry)和艾尔丹姆·莫拉里奥格(Erdem Moralioglu)。事实上,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错误地发推称莫拉里奥格制作了那件婚纱,之后不得不修改新闻,并承认设计者是他们的另一位校友韦特·凯勒——在围绕着它的所有谣言中,韦特·凯勒的名字甚至从未出现过。

广告

最后,马克尔确实实现了她的承诺:她的婚纱,乃至她的整个婚礼,带来了改变,并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之外。愿这种聪明的象征手法能继续下去。

采纳象征符号的并不只是新苏塞克斯公爵夫人和她的服装。在这场婚礼上,家人和嘉宾都有各种各样的时尚表述,似乎是为了向马克尔,向这份婚姻,乃至向婚姻的意义致敬。

剑桥公爵夫人和夏洛特公主。
剑桥公爵夫人和夏洛特公主。 Pool photo by Andrew Matthews

例如,剑桥公爵夫人凯瑟琳(Catherine)穿了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她在自己的婚礼上也穿了这个品牌,她的婚纱由另一位英国女性创意中坚莎拉·伯顿(Sarah Burton)设计。

穿着Stella McCartney的艾莫·克鲁尼和丈夫乔治·克鲁尼在婚礼现场。
穿着Stella McCartney的艾莫·克鲁尼和丈夫乔治·克鲁尼在婚礼现场。 Pool photo by Gareth Fuller

事实上,英国女设计师在婚礼中无处不在:阿玛尔·克鲁尼(Amal Clooney)穿了侧面带褶边的芥黄色丝绸卡迪长裙,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穿了桃色可持续粘纤层叠长裙,它们都是由以女权主义和可持续性著称的史黛拉·麦卡特尼设计,这些精神与马克尔非常贴近。朴亚卡·乔普拉(Priyanka Chopra)穿了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穿的是——喔,维多利亚·贝克汉姆。

嘉宾包括英国演员伊德里斯·厄尔巴岛;他的未婚妻萨布丽娜·多维尔;英国歌手詹姆斯·布朗特;以及穿着Stella McCartney的奥普拉·温弗瑞。
嘉宾包括英国演员伊德里斯·厄尔巴岛;他的未婚妻萨布丽娜·多维尔;英国歌手詹姆斯·布朗特;以及穿着Stella McCartney的奥普拉·温弗瑞。 Pool photo by Chris Radburn

同时,黄色和新草绿色是主要色调:比如剑桥公爵夫人;马克尔的母亲多里娅·拉格兰(Doria Ragland)穿了鲜豆苗色调的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外套和长裙;女王穿了带有淡紫色印花和装饰的鲜柠绿和柠黄色的斯图尔特·帕文(Stewart Parvin)套装。

伊丽莎白女王和菲利普亲王在婚礼现场。
伊丽莎白女王和菲利普亲王在婚礼现场。 Pool photo by Victoria Jones

如果我们用符号学来分析这一切(我们应该这样做,因为象征意义已经被永久引入了这场婚礼,谁也逃不过),这些色彩都预示着乐观、幸福和又一个黎明的到来。让它们继续闪耀吧。

广告